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玄尘道途 > 第六百九十三章 混元丹咒

第六百九十三章 混元丹咒

    黄日峰峰顶禁地“黄灵洞”,洞内弥漫着乳白色云雾,刘玉跟随师兄玄翰一路向洞内走去,临近洞底拐入一侧道,经六、七间石室,来到了最底部的一间“筑府石室”前,此间便是玄翰道人安排给刘玉闭关凝聚“本命元丹”之所。

    “便是这间了!”玄翰道人领着刘玉走入石室,这间石室是十多间石室中最靠近“黄灵泉”的一间,昨日一空出来,黄家便来人预约,但被玄翰道人给回拒了。

    “多谢师兄!”刘玉拱手一拜,感激说道,当年闭关筑基时,师尊玄南替他安排的“筑府石室”也是此间,这间石室于宗门内很是抢手。

    “法阵已开启,师弟安心在此闭关,待师弟凝聚“本命元丹”出关,为兄设宴为师弟贺喜!”玄翰道人取出一块玉令,一道法令打出,开启了石室地面所刻“黄灵破心阵”的聚灵功效,笑着说道。

    “有劳师兄了!”刘玉再次拱手谢道。

    “哎!咱们师兄弟不需说这些,闭关期间师弟若有事,可给为兄传言,为兄平日大多时间皆会呆在此洞!就不打扰师弟了,为兄便先走一步,”玄翰道人爽朗说道。

    “师兄慢走!”随着玄翰道人走出洞外,石室的厚重石门轰地落下。

    刘玉则来到法阵正中盘坐而下,从储物袋取出四瓶丹药一一摆在了身前的地面上,有前几日兑换的“生灵丹”、“回元丹”、“血枣丹”,还有一瓶“辟谷丹”。

    “气脉通贯,灵门大开,三精汇聚,紫府充盈,聚气凝血,元炁化丹,凝!”随着地面法阵聚灵功效开启,石室内弥漫的灵雾越来越浓,刘玉凝神闭目,立即施展“凝丹法诀”,全身毛孔、经脉舒张,全力吸纳四周云雾缭绕的纯净灵气。

    经五大气脉如洪灌入丹田,同时强行抽调体内大量精气、精血、精元,与汹涌灵气一道汇聚紫府,随着大量灵气不断灌入,紫府内灵压骤升,凝气化液,化为一方灵池,灵池灵液激荡,于紫府中心处形成一凝丹旋涡。

    当紫府中灵液旋涡形成时,刘玉一动不动已在石室内打坐了整整五天,只见其眼皮微颤,身前摆着的四个玉瓶中便分别飞出一粒丹药,刘玉张口将四粒丹药吞下,以弥补这五日损耗的大量生灵元炁。

    “生灵丹”补精气,“回元丹”补精元,“血枣丹”补精血,身处筑府石室灵气充裕,到是无需吞服补充法力的丹药。

    低品级的“生灵丹”与“回元丹”,刘玉之前也服过,其效果与凝气散之类的回灵丹药相当,并不能回补精气或精元,全当做回灵丹药服用。

    只有当这两种丹药品级达到四品或四品以上,才真正名副其实,具有补气养元之效,当然价格也是水涨船高。

    丹药于腹中化开,化为三股温和药力滋补周身,匮乏的肉身如遇甘霖般,疯狂吸纳药力,随后源源不断滋生出生灵元炁。

    而滋生出的生灵元炁,也就是三精之气,又被强行抽调汇入紫府凝丹旋涡之中,与大量灵液一道凝聚成“丹胚”,日复一日,约半月后,旋涡中心已凝聚出一粒红豆大小的血丸,也就是“丹胚”。

    这一凝聚“丹胚”的过程,通常需耗时十个月左右,紫府内“血丸”呈鸽蛋大小即可。

    接下来便需费心于这颗血丸不大的表面,绘刻出一道由繁杂图案,与晦涩上古篆文组成的“混元丹咒”,只有成功刻出丹咒,才算是真正凝结出法修的“本命元丹”。

    …

    “道长慢走!”周若水正将一位身着道袍的中年道人送出店,这道人方才购买了一张四品“阴风刺”法符,这已是今日店内售出的第二张了,一张售价足足九千八百块低级灵石,可不便宜。

    “师尊新绘的法符可真好卖!”小丫头一蹦一跳地返回店内,来到正收拾柜面瓶瓶罐罐的师姐苏翠旁,兴奋说道。

    “能不好卖吗?此符到黄宝堂兑换一张便需三千五百宗门贡献点,前些年主街白家的那间符楼卖过一批,每张售价一万四百块低级灵石,比咱们这高多了,也很快便售罄!”苏翠一边将方才展示的药瓶放回橱柜,一边说道。

    “也是!对了,师姐,此符还剩多少张?”小丫头不由点头,随即问道,此符一天能卖出好几张,快没货了。

    “就剩三张了!还有一张已被李师兄预定了,明日凑好灵石就会来拿,你可别卖了!”苏翠忙叮嘱道。

    “这么好卖,师尊怎也不急?不抽空多绘些此符!”周若水嘟起嘴说道,师尊一开始拿出十张“阴风刺”法符放于店内售卖,不肖几日便被抢空,之后也不急着补,隔上十天半月才又拿出几张放于店内售卖,这几月前后加一起也才不过六十余张。

    “是啊!不过若水你发现没,师尊近来脸上总带着笑,变了个人似的。”苏翠突然小声说道。

    “师姐也发现了!平日偷懒,师尊没少数落咱们,但最近师尊应是遇上了什么顺心事,已多久没训咱们了!”周若水立即凑近点头说道。

    “会是什么喜事呢!”

    “会不会是新符卖的好,店内生意不错,所以近来心情不错!”

    “不会!想年关那会,店内生意可比现在好多了,师尊脸色还不是冷冰冰的,定是有别的事!”

    …

    “翠儿,你师尊可在店里?”正当两女凑至一块瞎嘀咕时,一身躯凛凛的高大男子快步走入店中,来到两女身旁问道。

    “拓跋师兄来了!师尊她不在店里,是有何事?”两女显然认识来者,周若水笑着回道。

    “你不是说这几日轮值,怎这会有空来闲逛?”苏翠在旁,却没给男子好脸色,赌气地说道。

    “唐记茶铺方才新到了一批灵茶,其中就有玄月前辈爱喝的四品灵茶“桂沁红”,师尊买了些,让为兄赶紧送来!”男子忙取出三盒桂木茶盒,解释道。

    高大男子名为拓跋石,乃是张天遗新收的弟子,跟在张天遗身旁任职,现为留仙镇护卫弟子,这不帮着师尊张天遗跑腿,一会还要赶回去当差,职务到也轻松,就是驻守留仙镇坊市的前后大门。

    “哼!”知道拓跋石没说慌,但苏翠小脾气上来,还是侧过了脸。

    “好翠儿!就别生为兄的气了,真是抽不出空,等过了这几日,定陪你去“白云涧”游玩,这糕点就当先给你赔罪,为兄还要去当值,先走了!”拓跋石忙取出一锦色纸盒,知道苏翠在赌气,来时特意去食铺买了一盒“龙须酥”,别看这小小一盒,可不便宜。

    “师兄,先走了!”拓跋石放在糕点便逃出了店,出店时不忘对门口帐台后正清点帐目的张百城打招呼,张百城不由摇头苦笑,苏翠这丫头可是个小辣椒,拓跋师弟往后可有的受了。

    “给我留点!”闻着纸盒中“龙须酥”飘散的香味,周若水立即解开取出一块,两三口吞下,又伸出去拿,苏翠见此,忙拍去小丫头的手,一盒总共没几块,她还没吃呢!

    “弟子拜见师叔祖!”没过一会,只见玄月冷着脸走入了店中,张百城忙起身招呼。

    “拜见师尊!”两女正吃着绵甜可口的龙须酥,听到动静,见是师尊来了,立即抹净嘴角,跟着拜道。

    “就知道吃!”玄月瞪了两女一眼,直径上了二楼的绘符室。

    “师姐,师尊这是怎么了?”见师尊脸色不对,两女对视一眼,周若水小声问道。

    “要不师妹你拿上玄赐前辈送的灵茶,上去探探口风!”苏翠摇了摇头,指了指一旁摆着的三盒灵茶,怂恿着说道。

    “师姐还是你去吧!”周若水小脑袋立即摇得如拨浪鼓,师尊一看就心情不悦,她可不敢现在送上去。

    “我也不去!”苏翠缩了缩脑袋,此时上去定触霉头,她又不傻,还是算了,等师尊下来再说。

    玄月皱着眉头坐于符桌前,至从师尊返回宗门,她便放下了心中牵挂,店内生意也比以前好了几分,算是事事顺心,不过方才前去玄翰师伯那打听师尊闭关近况,却听到一件令她甚是烦心的事。

    听玄翰师伯说,其师母红夕道人近来正从周家各房遴选合适的女子,等师尊出关,便出面做媒,替她找一“师娘”。

    还真被芝姐当初说对了,师尊一回宗门,便有人上杆子牵线搭桥,想到莫名遇害的芝姐,玄月心情便越发的低落。

    与此同时,黄日峰半腰红枫洞府迎来了一位客人,洞府主人红枫道人与其道侣灵兰,还有女儿玄若仙子皆于洞府中恭迎,坐客的中年妇人是周家长辈,可不就是刘玉的师娘红夕道人。

    “六姑,快坐!”红枫、灵兰夫妇立即将六姑红夕道人迎入洞府落坐,石桌上已泡好灵茶,摆满了糕点、瓜果,显然一家子已等候多时了,知晓六姑红夕道人要来。

    “雪儿,还不快给你姑祖母敬茶!”方兰兰忙对一旁的女儿周含雪说道。

    “姑祖母喝茶!”周含雪立即举杯敬茶。

    “好!咱们雪儿是越来越漂亮了!”红夕道人接过茶杯,仔细瞧了瞧眼前的小侄女,双眸清澈,唇红齿白,身段曼妙,继承了周家女子特有的秀气,不由满意地点点头。

    “不知六姑给雪儿说的是哪家后辈?”方兰兰忍不住问道,六姑昨日便派人通知,今日会上门来替雪儿说亲,做为母亲,方兰兰自是忧心了整日,也不知家族安排雪儿嫁入宗门哪一家族。

    周兰雪乃是方兰兰与周秋枫的二女儿,第一胎生了个儿子,但灵根资质不佳,未能筑基,已寿尽老死,二女儿周兰雪是后来才要的,水、木双灵根,资质尚可,前些年筑基成功,道号“玄若”,师从玄蜻道人。

    “玄北有一弟子道号“玄霆”,你们可听说过?”红夕道人道人笑着说道。

    “玄霆?”方兰兰眼中不由一亮,没想到姑母替雪儿说亲的竟是此人。

    “怎么?兰儿,你知晓此人?”一旁的周秋枫见妻子这副神情,立即问道。

    “前些日子来兑换过东西,见过一面!”方兰兰随即开口说道。

    “是哪家后辈?修为如何?”周秋枫接着问道。

    “此子出身世俗贫寒之家,并不是家族子弟,修为已达八府,正于黄灵洞内凝聚“本命元丹”,家世清白,之前未有过道侣,元阳在身,六姑做媒,不会委屈了雪儿的。”红夕道人接过话说道,这些天她走坊了周家各房,就老七家的这小女儿最合适了。

    “这…”周秋枫不由眉头紧皱,没想到此次六姑做媒,给雪儿说的竟是这等亲事,对方修为已达八府,与他相当,既出身贫寒凡族,想来道龄怕是远在他之上,与雪儿更是相差甚大。

    虽说修真界不同凡俗,双修道侣间道龄相差数十年,甚至一、二百年者,比比皆是,但雪儿乃是他的掌上明珠,他怎忍心让其嫁于一老道,去受这等委屈。

    “兰儿,让咱家雪儿嫁给一比咱们还大的老道,此事为夫绝不同意,你同六姑说!”此事显然是家族欲牺牲雪儿来联姻,周秋枫脸色一冷,给了妻子一眼神,传声说道。

    “夫君莫急!看六姑接下来怎么说!”方兰兰到不急,她见过这玄霆道人一面,应不是什么老道,顶多与他们为同辈,此人一直带着面具,从其那海量贡献点来看,此人于宗门内的身份、地位,应不似这般简单。

    且六姑母亲自上门来说媒,应不像夫君想的那样不堪,六姑应知晓此人的虚实,且听接下来怎么说,说不定会是一桩好姻缘,毕竟对方修为已达八府,就依修为来说,雪儿算是高攀了。

    “是姑母没讲清楚,“玄霆”不过是此子的化名,其实此子乃是你们姑父门下弟子,道号“玄玉”,此子的秉性姑母是知根知底,品行端正,道心上进,不会委屈了咱们雪儿的!”见一下冷了场,看这两夫妇不说话,定是想茬了,红夕道人忙接着说道。

    “是他!”

    “姑母,此事不可!”不说还好,待红夕道人说出刘玉真实身份,周秋枫与方兰兰心头皆是一震,对视一眼后,忙同声说道。

    “怎么你们之前认识?”见两人古怪神色,红夕道人不由问道。

    “雪儿,初元殿不是还有事!你先去忙吧!”虽已是陈年旧事,但也不便当着雪儿的面讲,方兰兰随即出声支开一旁的女儿,说道。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