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天步九重 > 一千三百四十、真金不怕火炼

一千三百四十、真金不怕火炼

    朵兰叹息了一声,明白神女的意思,她已经意识到自己的唐突,又改了主意。做人难啊,做女人咋就这么难呢。她赶紧看了一下陈鲁的文袋,还在。走到床边,解开陈鲁的衣带,里面根本就没有那个蓝腰带。

    朵兰大脑嗡的一声,赶紧喊店家,跑进来一个伙计。

    朵兰说:“我们这位大人换下来的衣服在哪里?”

    伙计疑惑地看着朵兰,心里在嘀咕着,看这位的样子不差钱,一赏就是几两金子,怎么还要那样的百衲衣。他看着朵兰,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

    朵兰又问了一句,声音提高了很多,在表达自己内心的不满。

    伙计说:“还在那里堆着呢,我们试着拿走,谁知道这衣服像是铁做的,我们两个人都没拿动。我们决定一会倒上一点清油直接烧了就完了。”

    言外之意这衣服已经像打铁的,好好的布匹,两人都抬不动,不知道这位姑娘还要这些破烂干嘛。

    “走,带我去。”

    伙计吃了一惊,看朵兰一脸的坚定,不像是开玩笑,试探着问:“客官,那是百衲衣,还要那个干什……”

    “别废话,前面带路。”朵兰一身断喝。

    伙计后悔了,哇,这些衣服里藏着宝贝啊,我们这些人有眼无珠,怪不得这么重,原来是有金银一类的包裹在里面。伙计领着朵兰来到了厨房后面。

    伙计自己先喊了起来:“哎,我们明明是放在这里了,怎么会没有呢?客官,肯定是他们放在灶里面烧了。”

    朵兰立即呆了,沉吟了一会儿,突然若有所思的样子,自言自语地嘀咕道:“这个东西是不怕火烧的。”

    伙计听得真切,哇,真是金子啊,真金不怕火炼,除了金子,还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不怕火的?看这个疯子身上带着金子,满大街去要饭,还被人家打得鼻青脸肿的。这才叫端着金碗要饭吃,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以斗量。

    朵兰自己拖过来一把凳子,坐在这里,说:“我在这里等着烧过了这些火,你先去看一下我的先生。”

    这个伙计如逢大赦,迅速溜走。

    很快这一灶火停了下来,伙头军还要添柴,朵兰制止了他。伙头军早都注意了朵兰,看见是伙计带过来的,也没当一回事。现在看她制止自己,愣了,疑惑地看着朵兰,虽然是男装,但一眼就看出来是女子。

    他问道:“锅里的菜肴在火候上有标准,没有大厨的话我们不敢停的。你要干什么?”

    朵兰根本不理他,看到旁边立着清灶鬼(掏灶灰的工具),她拿起来不敢三七二十一,把里面的炭火都扒了出来。

    伙头军不干了,喝道:“你到底要干什么?我们这里面有什么宝贝吗?”

    “你说对了,真的有宝贝,就是你这个瞎眼的东西,把好东西都糟蹋了。找不到我再和你计较。”朵兰没看到蓝腰带,正心烦,不客气地骂了回去。

    伙头军上来了脾气,他是做饭的,严格意义来讲是烧火的,和那些伙计两码事。伙计们看到客人就像见到了亲爹。不要小看历史上开饭庄的人,人事管理这一块绝对是现代管理的祖师爷。他们的奖惩制度、激励机制可谓完美。同样的餐馆,现代的那些伙计能给客人当爹,尽管老板也喊着顾客是上帝。

    这话倒是不假,是他老板的上帝,关伙计什么事?

    可那时候,岂止是上帝,那就是亲爹。但是后厨这一块就没那么多讲究了,他们平时和客人没有什么交集。还有,女人的名字叫弱者,这是一个年轻的女子,一看就是人畜无害的样子,伙头军当然也不怕她。

    他抢过朵兰手里大清灶鬼,哗啦一下,把里面的灶灰都拖了出来,包括原来没掏净的余灰。他喊道:“你就说找什么吧?随你找,不行我就拆灶台。”

    什么也没有,连一个碎片都见不到。朵兰没了脾气,口气缓和下来,说:“老师傅,刚才那一堆衣服是你烧的吧?”

    “衣服?什么衣服?”伙头军愣了一下,随即明白了,骂道:“你个宝仔(地方俚语,傻子),烧了衣服那还闻不出来吗?满屋都是布炽味。”

    是啊,还是自己的见识短,朵兰恍然大悟,那么多的衣服怎么会没有味道,自己真是一个宝仔。伙计!朵兰大脑灵光一现,是伙计干的。

    朵兰立刻喊道:“刚才那个伙计叫什么?”

    “叫四宝。”伙头军没好气地应道,他还得重新引火,锅里的菜要是出了问题,他还得被扣工钱。朵兰拿出一些散碎银子放在灶台上,赶紧来到前台。

    掌柜的正好还在。因为午饭的时间已经过了,客人不多,他在哪里盘着帐。朵兰赶紧问了一下。掌柜的说:“他说去倒垃圾,可是走了有一会儿了,我去看看。”

    朵兰明白发生了什么,说:“不用,你就告诉我我夫君换下来的旧衣服在哪就好了。”朵兰看他也是一脸的疑惑,加了一句:“快一点,不要问为什么。”

    掌柜的不敢怠慢,赶紧带她过去,指了一下那里,说:“一定是被他们收走了。”

    朵兰看了一下,地面上有厚厚的一层灰尘,还有少许的布条留下,其他的已经不见了踪影。

    朵兰急了,喝道:“快说,你们的活计在哪里倒垃圾?”

    掌柜看她语气咄咄逼人,心里不满,你尽管有钱,但毕竟是一个女子,带着一个疯疯傻傻的老公,在这里颐指气使的,什么意思?

    掌柜说:“你的那些衣服不是宝贝,是垃圾,我们没有给你们收处理垃圾的钱,已经很够意思了,伙计们不愿意做这个活的。拜托你问一下你夫君衣服的味道。说实话还不是看客官出手大方,赏了很多,我们才不管你们这些事呢。垃圾也好,宝贝也好,自己带走就好了。”

    果然是掌柜,铁嘴钢牙,说的朵兰哑口无言。但是不能就这么算了,说:“你让一个伙计带我去找这个垃圾点。”

    “这没问题,应该的。客官你这样说话多好,也省得我们为难。”掌柜的一边说着,一边派一个伙计领着朵兰去了垃圾场。但是那里根本就没有四宝的影子,也没见到那些“百衲衣”。

    朵兰绝望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