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天步九重 > 一千三百四十一、四宝

一千三百四十一、四宝

    朵兰担心陈鲁,不敢长时间耽搁,告诉这个伙计,四宝回来告诉她,说完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陈鲁还在沉沉地、甜美地睡着。

    朵兰在旁边坐下,把陈鲁的手拿起来攥在自己手里,心里忽然涌起一种满足感。

    她被自己的这种感受吓了一跳。人就是这么怪,作为一个女子,哪个不盼着自己的老公拜将封侯、封妻荫子?可是繁华过后是一梦,最后能有什么?倒不如夫妻长相厮守,粗疏寡酒,自种自食,生儿育女,其乐融融。

    夫君是傻了,不如就这样傻下去,打入轮回又怎么样。她朵兰还是神仙,她能知道陈鲁将来的去向,再等他二十年有何不可?二十年,弹指一挥间,就像是在午间不下心打了一个盹儿。

    很奇怪,她突然生出一种可耻的想法。和自己的夫君悄悄地离开使团,找一个寰宇十方都不知道的地方隐居起来。而且这个念头非常强烈。

    绿玉公主的声音传来:“陈夫人,我们都知道你找到了陈总制,他情况怎么样了?”

    朵兰把情况简单地讲了一下,说:“是不是有什么状况了,你没答话,我就知道又有人去找麻烦了。”

    “确实,刚才来了一拨,应该是怪谲,他们找陈总制,已经被我打跑了,现在就要到四更天了,估算没事了。”

    四更天?这里刚过午时。哦,使团那里是西部,应该在这时辰后面,她不愿意去想这件事。她想问一下,刚刚为什么联系不上?没等她张口,绿玉公主已经没了声息。

    这时楼下传来一阵阵喧哗声,朵兰懒怠去听,现在她什么也不去想,也不去听,几乎也忘了蓝腰带,也不在乎了蓝腰带。他的心思就在自己的夫君身上,觉得这样的时光很奢侈,她分分秒秒都不想浪费。

    这时掌柜突然推门进来,朵兰有几分恼怒,但是并没有发脾气,淡定地看着他。掌柜的疑惑地看着朵兰,刚才是河东狮,这么一会儿又变成了小绵羊。

    朵兰看到掌柜有几分慌张,也感到很奇怪,等他说话:“四宝跑了。”

    什么宝跑来是你们店里的事,告诉我干嘛?朵兰想来他几句。

    四宝!朵兰突然意识到了问题,她腾地一下子站了起来,疑惑地看着掌柜:“你是说倒垃圾的那个伙计?他为什么要跑?你确定他跑了?”

    掌故的冷冷地说:“这正是我们要问你的话?我们怀疑你威胁了他。他把自己的东西都收拾了,连一个破木屐都拿走了,不是跑路是什么?”

    朵兰又好气、又好笑,说:“你的意思这件事和我有关?”

    “即使和你没关系,也和你们那些破烂衣服有关系。”

    掌柜的话提醒了朵兰,是啊,这些衣服在他的手里。她赶紧说:“看好我的夫君,我去找你们的四宝。”

    掌柜瞪大了眼睛。大家都猜测,这些旧衣服是古董,他还半信半疑,看朵兰这态度,这些百衲衣是宝贝,确定无疑。

    他坚定地点点头,说:“你夫君少了一根汗毛,我偿命。但是,在你回来之前,我们还得绑上他,在床上睡吧。”

    朵兰无奈地点点头。掌柜又加了一句:“我们的伙计都出去找了,你不是本地人,你去恐怕也没用,女娃子,在外面时间长了也不好,看一下,找不到就早早回来吧。”

    这掌柜不错,这样的人才能发财。当然掌柜的不是老板,他也是打工的,职业经理人,CEO。

    朵兰离开客栈,走到没人处,纵身跃起,环视四方,终于在一条支流上发现了四宝的影子,他站在一个乌篷船上向衡州眺望着。走出去大约有二十多里的水路了。

    朵兰早都明白了四宝的意思,四宝以为自己掘到了狗头金,这是跑路了。他走到前面,并入湘水,就是龙归大海,虎归深山。

    朵兰看了一下,前面有一个不大的渡口,空无一人。这只乌篷船离那里不到半里地。朵兰降下尘埃,装作男子的声音喊道:“船家,搭船。”

    “包船,不搭外客。”船家回道。

    “我就到前面的码头,捎我几步,我去坐潭州的大船。”朵兰几乎是乞求的口吻。然后看着他们。

    船停了下来,船家正在和四宝说着什么。很快,乌篷船拐了过来,船家喊道:“二十文制钱,给钞就得一百五十文。”

    朵兰答应着,船已经靠上了。四宝在打量朵兰,脸上露出惊异之色。朵兰看得明明白白,心里很清楚。四宝看朵兰像是客栈的那个女子,说话还是官话,起了疑心。但是他觉得不可能赶到这里,他都从客栈离开差不多两个时辰了,他们就是骑快马也追不上,虽然有几分疑惑,但还是没当一回事。

    “哦,是个女娃。”船机一边汀船一边嘀咕着。四宝大喝一声:“船家,开船。”

    但是已经晚了,朵兰已经稳稳地站在船舱边上,笑着说:“四宝,跟我回去吧。”

    四宝一下子瘫在了船头。四宝敢做这样的事,当然不是一个胆小怕事的人。他怀疑自己遇见鬼了,这个女人不是人,绝对是怪谲一类的。船家不知就里,已经看傻了。

    朵兰淡定地说:“讲一下吧,合了我的心,你可能还有一线生机,敢说半句谎话,今天你就得作鱼饲料吧。”

    四宝哆哆嗦嗦地说:“仙姑饶命,小的……”

    哈哈……

    朵兰哈哈大笑,说:“算你还有些见识,虽然我不是什么仙姑,但是能准确无误地追踪到你,你也应该知道我的手段,快说。”

    四宝虽然给人家当跑堂,但是他读过书,认识几个字,心气很高,总幻想着自己一夜暴富,回到自己的老家岳州,也开一个大酒楼,舒舒服服地做一个财主,也算是不枉在人世间走一遭。

    机会来了,就是朵兰。朵兰的话让他对陈鲁的这些百衲衣感兴趣,确信这里面有金子,而且不在少数。他就让店里的伙计和他一起抬上了这只船上。给了伙计一些纸钞,自己就准备逃之夭夭。他把这些衣服包的严严实实,以免被船家发现,不承想人家苦主找上门来。

    朵兰听完,又好气又好笑,喝令他打开包裹,让四宝一件一件地打开,朵兰一眼都不眨地盯着,到了最后,也没有蓝腰带。

    朵兰慌了,勃然大怒,喝道:“说,那里面的一条蓝带子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