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天步九重 > 一千三百四十二、买椟还珠

一千三百四十二、买椟还珠

    四宝看了一下眼前的“仙姑”,看她怒容满面。扑通一声跪下,喊道:“仙姑饶命,小的真没看见什么蓝带子。说一句假话,你现在就把小的四马攒蹄丢到江里喂王八,小的虽死无憾。”

    朵兰看他的样子不像是撒谎,缓和了一下口气,说:“你开始说,几个人都搬不动,最后怎么两个人能抬到船上呢?”

    “这个小的也糊涂了,当时我们两个试着拿出一些东西,总是抬不起来,最后我们把几个零散东西丢下,竟然可以动了。”

    “你们不要动,我处理点事。有胆子你们就开船走,看我能不能追上,追上会有什么后果。”说着,不管了两个人,径直走上渡口,隐在林子里,念动咒语,联系神女。

    她把这里的情况讲了一下,神女那边沉默了一会儿,突然说:“我们都糊涂了,蓝腰带肯定被收回去了。当时看上去是阿德秘书监给他的,那一定是圣母的指令,现在这种情况肯定要收回去的。”

    朵兰又把他们拿这些东西的过程讲了一下,神女说:“我真的糊涂了,陈总制还有一个小蓝丝带,系在里面,他们丢出去的,一定就是这个。陈夫人不用管他们了,回去拿那个丝带,那是老圣母给的,一定是救命的东西。”

    朵兰大喜,赶紧回到船上,这次连船家都跪在那里。朵兰清楚,一定是四宝把这里的情况讲了。

    朵兰问了一下另一个伙计的情况,说:“你们走吧,这些东西你看着好,就都赏你了。记住,今天的事不要到处乱讲,人们会把你们送到疯人院的。”说完下了船。

    两个人看朵兰走远了,船家说:“我听明白了,你猜得没错,是应该有宝贝,但是这得有那个命,没那个命的人,金子见他都躲着走。听到没有?你要的宝贝还在你的客栈。哈哈,客官,你的人品注定你发不了财。”

    朵兰在空中听得一清二楚,也笑了。

    回到客栈,里面乱作一团,他们堵在盥洗室的门口乱喊乱叫。朵兰不知道他们在喊什么,这是地方言,三湘大地各有自己的方言,他们自己都不一定听得懂。

    掌柜的看见了朵兰,赶紧跑过来,说:“客官,你夫君的衣服里是不是有宝贝。四宝把那旧衣服拿走了,留下的几块布条,我们谁也动不了,真是作怪。你说句实话,到底是什么东西。四宝跑了,我们也好报官。”

    朵兰淡定地摆摆手,说:“让他们都散了吧。”说着自己走了进去,真是看见了一个蓝丝带,和几块破布缠在一起。一些人围着,拿着各种各样的家伙事儿。

    朵兰看他们这个架势,好像是试过了无数次,于是她示意一个人拿铁锹铲一下,纹丝不动。

    朵兰弯下腰去拿,拿了几次都拿不起来,仿佛有千钧之力。朵兰心里欢喜,知道是这个东西在护侍着自己的老公,这也是老圣母对陈鲁的回报。这个回报比任何功法都好。朵兰是个聪明人,这个丝带很可能保着老公不死,也可能足以和任何功法抗衡。

    可怜四宝自以为得了宝贝,却把真的宝贝留在了这里,这叫什么,买椟还珠还是反裘负薪?似乎都不恰当。

    朵兰有了主意,快步向楼上走去。在一楼,它已经听见了陈鲁那沙哑的、歇斯底里的喊叫声,朵兰听不清楚他在喊什么,也没有兴趣知道他在喊什么。她目前最想得到的是蓝丝带。

    门口有两个人守着,但是谁也没进去,看朵兰回来,如逢大赦,向里面指了一下,一句话不说,开溜了。

    “我是玉皇大帝陈子诚,你们有眼无珠,等我老人家使出手段……”一眼看见朵兰,立刻停了下来,喊道:“老婆,你可来了,他们要弄死我。”

    尽管糊涂,还能认识自己的老婆,这就很难得了。朵兰过去给他解开绳子。他一声不吭,看朵兰动作着。

    朵兰很奇怪,怎么突然安静了,低头看一下,陈鲁正在死死地盯着自己。他的脸色潮红,呼吸有一点急促。朵兰当然明白他的意思。

    陈鲁是男人,他有自己的需求。平时受圣人训,非礼勿动,非礼勿视,把自己打扮成一个正人君子。现在病了,疯了,他的诉求变得直白化了。他明白眼前这位美女是自己的老婆,自己想做什么都不过分。

    其实朵兰很同情这些夫子似的男人们,这也算是禁欲主义者,是圣人的受害者。汉人的那一套她并不看好,有时候还很心疼自己的老公。当然,也有好处,如果没有思维的制约,那与禽兽何异?

    对于这方面,朵兰和所有的女性没什么两样,想让自己的老公快乐,又有自私的一面,一路走来,就这样在矛盾中过着紧张的日子。

    朵兰的脸也红了,在陈鲁的手上狠狠地打了一下,说:“我们回使团。”说着,拉起他走到楼下,大家不但没散,反而越聚越多。看朵兰过来,知道东西是她的,都赶紧给他让出一条路来。

    朵兰不理众人,拉着嘴里唠叨着不停的陈鲁走到蓝丝带那里。朵兰说:“夫君,这个东西是你的吧?”

    陈鲁嘻嘻笑着,说:“你是我老婆,我有什么东西你不知道啊?我老人家穿的是什么?在天上,我是总制,就是我们说的玉皇大帝,穿的是一品的紫袍,是玉带。在人界我也是当朝四品,穿的是钦差服饰,这样的东西我老人家要他何用?哈哈……”

    朵兰听到这些,感觉他清醒了很多,说的很明白,虽然周围的人听不懂,把他当成了大疯子,但是陈鲁的病情和刚一见面时真的不一样了。

    朵兰佯装生气的样子,说:“你总是那么粗心大意的,这个就是你的,你快把它拾起来,我们回家。”

    陈鲁看了朵兰一眼,不管大家,嘴里叨咕着:“听老婆的话有酒吃,我这就捡起来。”说着猫腰动了一下蓝丝带。蓝丝带一下子不见了踪影。大家哗然。

    朵兰也吃了一惊,说:“夫君,你拿起来了?”陈鲁摇摇头。朵兰赶紧把陈鲁的文袋打开。里面几乎已经空了,金银一点不剩,还有八个镇海珠和红珊瑚宝石都成了又丑又黑的石头,蜷缩在文袋的角落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