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在盘丝洞养蜘蛛 > 第七百二十五章、 路袭

第七百二十五章、 路袭

    为防夜长梦多,夜宴之后,齐鹜飞就和元小宝连夜请辞。这一次元茂也没有再坚持什么,就亲自率领群臣,送出百里之地,依依道别。又命庄恒继续陪同西行,直到将他们送到出口处。

    齐鹜飞见鬼王如此安排,稍微放心了一点。他原本以为鬼王会支开庄恒,让元恩或者他的其它亲信送行,那就是图穷匕见,杀人之心昭然若揭了。

    在所有的鬼将之中,庄恒是目前最值得信任的人,也是鬼国数一数二的高手。让庄恒送行,正符合齐鹜飞的心意。

    庄恒带着两个亲兵,与齐鹜飞和元小宝一行五人,趁着夜色向西而去。

    此时月色正好,天际幽蓝,要不是亲身经历,谁会相信这里有结界隔绝,与外面的世界根本不通呢?

    正西行时,忽然一骑飞来。乃是一阴兵,到得近前,向庄恒禀报:“大将军,湖水沸了,正在变黑!”

    庄恒听得一惊,连忙询问详细,看向齐鹜飞和元小宝,说:“小王爷,齐真人,墨池有变,关乎涌金国运,我必须去看一看,就不能再送你们了。”

    齐鹜飞本能地觉得此事蹊跷。墨池早不变晚不变,偏偏此事出了问题?

    但墨池阴魔,确实关乎国运,庄恒不能不管。如果庄恒离开,元茂要派人杀元小宝和齐鹜飞就容易得多了。齐鹜飞想了想说:“墨池之事与我也有关系,我们同将军一同去。”

    庄恒看了元小宝一眼,露出担忧之色,略作沉吟道:“好吧,我们快去,若无事,我再送你们出去。”

    说罢,几人便调转方向,朝南而行,不多久就见到远处一片灰雾蒙蒙,正是墨池所在的方向。

    庄恒皱眉道:“怎么会这样?”

    看到那迷蒙的灰雾,齐鹜飞忽然就想起了起蛟泽中的那个雾影人,借助起蛟泽千里地气,掀起的也是滚滚迷雾。可那明明是行瘟使者,虽能肯定其与魔道早有勾结,但他是瘟神吕岳的人,难道和墨池阴魔有什么关系?如此说来,瘟神吕岳是不是能进出鬼国结界?

    不一会儿,他们就已经靠近了那雾。森森的雾气覆盖了整座山谷。山谷中的大湖正在沸腾,湖水蒸发成浓雾,随之湖面逐渐缩小。湖面越小,湖水则越浓越黑,蒸发出来的雾也越浓越黑。

    齐鹜飞暗忖,阴魔不是已经死了吗?连李靖都说那一道光是九天圣光,应该不会有假。难道连九天圣光都杀不死阴魔?又或者墨池不干,则阴魔不死?

    他们不敢贸然冲入雾气之中,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能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

    齐鹜飞也想过再试一试“元亨利贞”,但咒语需要有一个具体的对象,总不能就对着这弥漫的大雾念咒吧。而雾气虽越来越浓,却久不见其凝聚成人形,好上次所见不一样。

    过了片刻,雾中忽然出现一个人影。

    正当齐鹜飞以为是阴魔出现时,忽听庄恒喝道:“元恩,你在此处作何?”

    齐鹜飞吃了一惊,定睛去瞧,才发现雾中那人影有几分熟悉,正是元茂身边神出鬼没的侍卫元恩。

    只听元恩阴恻恻地一笑,说:“庄恒,你的死期到了!”

    随着他的话音落地,浓雾突然急剧翻滚,阴风怒号,一股强烈的阴气逼人而来。

    齐鹜飞暗道一声不好,这阴气伤人,必须马上走。他可以水遁而去,但元小宝不行。元小宝的影遁之术虽然也很高明,但远没有齐鹜飞的水遁那么快速边界。而这里已被浓雾覆盖,也没有影子供他逃遁。

    齐鹜飞刚想护住元小宝后退,庄恒已经出手,大喝一声,长刀出手,刀气纵横,撕裂阴气。

    齐鹜飞和元小宝立刻趁机后退,急速远离战场。以他们的修为,还没法参与庄恒和元恩之间的战斗。

    那边庄恒和元恩已经交上了手,一时间浓雾滚滚,鬼气森森。庄恒长刀在手,刀气纵横,作为鬼国数一数二的高手,自然不会惧怕元茂身边的一个侍卫。但元恩出没于雾气之中,时隐时现,四面八方,仿佛有无数他的分身。

    庄恒边战便骂:“元恩,你是皇家后裔,身体里流的是元家的血,怎可自弃而入魔道,做了恶魔之奴,你对得起元家列祖列宗,对得起老大王吗?”

    元恩冷笑道:“庄恒,我对不对得起祖宗是我的事,轮不到你来管!”

    庄恒又道:“圣人仁慈,划地立界,给了我们一条生路,我们也都曾对天地立誓,世代守护涌金之地,镇压阴魔。你违背誓言,自甘沉沦,出卖灵魂,不怕报应吗?”

    “报应?哈哈哈……”元恩哈哈大笑,“哪来的报应?老天爷?还是圣人?天帝亡我之心不死,你又不是不知道,还怕什么报应。至于圣人,明着是救了我们,却让我们永生永世困守在这里,替他镇守涌金之地,不也是与他做奴?你说我投身魔道为奴,你在圣人治下三千年不曾离开一步,你就不是奴隶了吗?”

    庄恒大怒:“巧言狡辩!今日我就替圣行道,杀了你这魔头!”

    说罢大刀丢出到空中,刀气暴涨,横贯整座山谷。同时从身后取下长弓,张弓搭箭,一箭朝元恩射去。

    元恩抵住刀气,见庄恒射箭,似乎有些慌张,急忙隐入雾中。浓雾被刀气劈成两半,犹如两座雾山,分出一条裂谷。

    元恩阴恻恻的笑声传来:“哈哈哈哈嘿嘿嘿,庄恒,你是军中第一高手,我自认不敌,但今日你要杀我却是做梦。”

    说罢,两边阴雾忽然合拢,雾中显现一个巨大的黑影,伸出手来,一把抓住了空中的巨刀。

    庄恒微一皱眉,冷哼一声,收了长刀,退出数里,忽然将弓朝天射了一箭。

    神识中传来嗖一声箭响。

    忽而,大地震颤,传来奔马之声。

    不一会儿,雾谷四面八方出现许多阴兵,为首的正是周新和梁才。

    原来齐鹜飞早就猜元茂不会放过元小宝,或会派人尾随刺杀,为保安全,特意找了庄恒、周新、梁才三人商议,决定由他们暗中保护。没想到元茂让庄恒护送,便只有梁才和周新领了几百亲兵在暗中隐藏。

    此时,周新梁才一到,加上那几百亲兵都是从兵营里挑选出来的强者,实力何止提升数倍。

    庄恒冷笑道:“元恩,就算你阴魔附体,今日也叫你魂飞魄散!”

    说罢长刀一举,再次杀了过去。那边梁才周新也引兵杀入。霎时间,浓雾滚滚,杀气腾腾,阴魔附体的元恩和他们战在一起。

    元恩很快不敌,节节败退,山谷中雾气的范围也在缩小。正当大家都以为他将败之时,远处的齐鹜飞忽然浑身一颤,一股极大的危机感袭来。

    他暗道一声不好,这危险的直觉比上次杨多在此地从墨池中呼唤出阴魔本体时还要来的强烈。

    只见谷中浓雾忽然猛的一阵翻滚,然后急剧收缩,瞬间缩成一个黑色的人形,双脚没在黑色的池水之中。

    人形渐渐清晰,可是脸上却没有五官,看着十分奇怪,只从身形上看起来有些熟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