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创圣演武 > 第564章 难得的休假

第564章 难得的休假

    直对一凡的话计从狱长。这时候也不禁踌躇:“如果封死了通道。我们如何提取犯人?”

    一凡摇了摇头道:“用不着提取!你只需要按照我说的去做就行!你刚才也亲耳听到他的我表白。被他杀害的国家元政客数不胜数。不管他如何合作。短时内是不可能让他出来!”

    副狱长见一凡的态,坚决。便没有再作争辩。非常爽快的答应了下来;对他来说。堵死通可是一件好事。监狱更加牢固了。至于犯人的处理问题并不是他所关心的。

    一凡转身对掌管控制台的监察员道:“给我接通狱室的对讲器。转换声音谱频。我有话要自问他!”

    但就在这时。中央控制室突然响起了刺耳的警报声。

    “到底生了什事?”

    被突如其来警报]了一跳的副狱长忍不住歇斯底里的吼叫起来。

    今天难碰上狱不。又刚好有上级前来视察。本来还打算好好的表现一番的副狱长人。结果篓子捅了一个又一个。不仅没能在上级领导面前留下好印象。一个不好说不定他的监狱铁饭碗就要摔破。

    监员迅查到警报原因所在。并大声汇报道:“报告副狱长。有一个狱室的通道壁出现了裂纹。现在应急班已经赶去处理!”

    副狱长怒吼道:“是那一个?这里墙壁都是全金属打造。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裂纹?”

    监察员控制台摆半晌后道:“出现裂纹的原因不明。刚才仪器并没有录到任何震源。可以排除的震等外部因素!出现裂纹的狱室是……是……”

    早已不耐烦的副狱长劈头喝道:“是那里?给我说清楚了!”

    这一下。监察员没敢再有半点迟疑。立即道:“正是关押编号nk-ec435人的狱室。通往狱室的充水通道出现处裂缝。裂缝积越来越大。通道的水都渗到岩层的缝隙去了现在通道里剩下的水已经不足一半!”

    副狱长吃了一惊道:“是第几节水箱开始漏水?”

    监察员一脸惊惶的:“是……是所有水箱都在同一时间漏水!”

    吃惊过后的副狱长这个时候反而冷静了下来。主投影幕上还在显示一凡前来探望的犯人的狱室情况那犯人至今还躺在生活舱里头。就像完全不知道外面通道生的事情。

    副狱长立即下令道:“远程控制生活舱。给犯人注射安眠剂!”

    监察员一脸苦瓜相的道:“我已这么做了但生活舱却完全没有。恐怕已经停止了运作!”

    副狱长突然一手按在监察员的肩上厉声道:“那你还在等什么。怎么还不启动狱室的安全系统释放催眠神经气体?”

    监察员再一次让副|长失望道:“气体罐安全阀门出现故障。无法打开!”“怎么会这样?”副狱长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么多故障突然凑在一起他实在无法再用“巧合”二字来说服自己。

    就在。主屏幕的影像有了的变化。只见一直没有动静的生活舱。翻盖的钢化玻璃突然出现了龟裂纹。透过狱室内部安装的窍听器可以清晰的听到玻璃一点一点的碎裂的嘎吱嘎吱声响。那声音就像用利器刮玻璃一样刺耳让听的毛骨悚然。

    在众人静静的注视下。生活的翻已经完全破裂。躲在里头的犯人缓缓的坐了。他慢慢抬起头还朝暗藏的摄像头笑了笑。然后监视屏幕便突然暗了下来。再有半点影像声音传送过来

    副狱长看着黑了下去的屏幕。口中喃喃道:“他怎么知道监视器安装的位置?”

    这时操纵控制平的监察员再给副狱长一记重击道:“报告狱室内的所有监视器都失去了信号。无法掌握狱室的情况!”

    副狱长那运动不足而福肥大的身躯晃了晃伸手按在桌边喘了口气才道:“应急处理班呢?怎么还没有报告传来?”

    监察员立即回答道:“非常抱歉。刚打算给您汇报。我们刚刚失去了跟应急班的联系。不管怎么呼叫都没有回应。安装在他们身上的生命探测装置显示他们还在。不过他们的身体状况并不乐观。应该是受到了袭击。重创后失了意识!”

    副狱长身躯又晃了晃。他此时显然没有再大声喊叫。他沉声道:“立即派出一支狱警。给我全副武装起来。一旦现逃脱的犯人。允许直接开枪射杀。不用警告!”

    一直在旁边静静观察事态展的一凡。这时终于开声道:“副狱长这么做我可会非常为难。这犯人很可能掌握了非常重要的情报。甚至可能是左右国家安全级别的情报。为了活捉他我们可是花费了很大的气力。你就这么杀了他。我会很头痛!”

    刚才在一凡面前还是乖宝宝的副狱

    时却一脸严肃的道:“这一层监狱里头还关许。如果|心让他们都跑了来。后果不堪设想。为了整个监狱的安全。我不不这么做。若你对我的处理手法有什么不满。请事后再往上头提交批文!现在监狱长不在。我是这里的最高决策者!”

    一凡倒是没想到副狱长态度变的这么强硬。他沉吟道:“犯人被送往这个监狱前。批文中应该详细注明了一个注意事项。犯人拥有远程狙击能力。目前所掌握的资料显示。犯能够通过振动现敌人。类似于雷达。他的能力能够轻易现隐藏在一公里开外的敌人。并将其杀死!你无论你派多少警都没有用。现在应该立即将通道堵死。不管是杂物还是其它什么的。我将通道填满。这是阻止他前进的最佳办法!”

    这时监察员又大声:“e1-34道的防壁传来了损毁告。敌人恐怕已经突破了第一道安全通道正往这边来。现在这里已经不再安全。请副狱长和客人尽快离开!”

    副狱长一手拉住一名从他身旁匆匆跑过的工作人员大声道:“你带上一队警卫立即护送客人离开监狱!现在立即去办!”

    艾歌看了看副狱长道:“那你呢?怎么不一起走?”

    副狱长想也不便道:“我走了这里怎么办?我要留下来指挥!你们快点离开。没多少时了!第一安通道设置了大自动防御武器敌人却能够轻易通过。如你们刚才说的那样。这个监狱的防御武器根本不下他脚步但想离开这里却也不是轻易能够办到。我早前已经说了。这里是的下三十多公里的深层建筑。你们走了之后我就会断掉所有电梯电源电源一旦断开就只能够从外部重新开启他有本事就给我爬上去好了!”

    在副狱长解的时候。那名被委以重任的工作人员已经带了一队全副武的警卫跑了过来。

    一凡拍了拍脑袋。无奈:“真是受够了。今天是我难的的休息日!”

    他手从一名警员上拿来了一柄重型的脉冲激光枪。一凡掂了掂起码有五十公斤。这可不是一般人能提在手里把玩的东西。

    一凡对副狱长道:“也说了犯若死了我会很头痛!就让我叫他乖乖滚回狱室呆着去好了!”他说完便朝大门方向走后。完全没有理会副狱长的阻拦。

    这一层监狱的图一在副狱长-前向他展示的时候已经记了下来。他身后跟了一大帮警卫。这是副狱长的意思。副狱长自己并没有跟来。他留在控制室指挥大局。

    一凡身后警卫的通信器对话中的知。犯人沿途破坏了多处狱室现在跑的犯人可能不只一个。

    那小家伙真是够顽皮害我今天的休假心情都泡了。一凡单手提着重型脉冲激器走在最前面将贴身的警卫都赶到了身后。

    “第一个客人就是你吗?”

    一凡看着前面一个身穿黑白相间囚衣的犯人。举枪笑了笑道:“能不能请你自己回到狱室去。我现在心情不大好。可不敢保证你的性命安全!”

    犯人一下子便缩到通道的拐角不见了人影。但四周的墙壁却突然冒出了丝丝的寒气。的面是开始结出冰块。跟凡身后的警卫有的身体已经开始打颤。

    “我想也是。关在这里的家伙那有这么听话的!”

    一凡转头对身后的卫道:“不想死的给我滚到我看不到的的方去!”他说完便独自提枪朝犯人消失的拐角走去。

    后警卫见一凡无其事的走在冰面上都面面相觑。一名警卫大声警告道:“拐角右侧就是其中一名犯人的狱室。犯人应该就躲在那后边。要小心!”

    这时一凡已经走到拐角处。他前脚刚出。一股突如其来的寒风便从他的右侧涌了过来。

    在警卫们吃惊的眼注视下。几乎一瞬间。一凡就已经被冻成了冰条。他手上提着的武器已经指着右侧但却来不及按下武器的开关。

    但就在警卫们打算上前抢救的时候。一道粗大的火红光束破冰而出。而覆盖在一凡身上冰块却一层层的剥落了下来。

    大腿粗的火红光束一闪动了三下。一凡这才停了下来。

    他看着右侧的通道言自语的道:“早跟你说了。我今天的心情不好!”

    一凡没有再去|侧的通道一眼。提着武器继续往前推进。

    当缀在后面的警卫上前察看的时候。都惊讶的合不上嘴。只见右侧面的整条通道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完全被冰块封锁。起码有二十米厚。就像一个冰一样。而那名犯人正倒在冰封的通道尽头处。双手外加一条大腿已经不翼而飞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