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重生资本狂人 > 第0929章 沈弼发挥余热

第0929章 沈弼发挥余热

    今年是惠丰大班新旧交替之年,李半城迫切地需要确定,自己和惠丰的亲密关系,不会因为一朝天子一朝臣而疏远。

    为此,李半城精心准备一番之后,专门宴请了即将进入退休前休假状态的沈弼,而名义嘛,非常自然,答谢多年以来对方的大力照顾。

    沈弼是一位“表叔”,其酷爱名表的癖好,在圈子里不算什么秘密,甚至他还为自己收藏的名表,做了精美的图鉴,以进行更有比格的赏析。

    像这样的“心意”,李半城肯定有所准备,但有一样,有些事情,必须把面子工程做足。

    说白了,对于“穷玩车富玩表”这句俗话,有多少人能真正理解其中的含义呢,所以,李半城为了让自己知恩图报之名,更容易被旁人见识到,他还准备了点“俗物”。

    当无事一身轻的沈弼,难得地面带微笑、表情轻松地走进宴会厅时,不经意间,便被一道金光,晃了一双老眼,晃得心花怒放。

    只见在陈列礼物的台子的中央,耸立着一座一米多高的,由纯金打造的大厦,造型惟妙惟肖,一眼便能看出,仿自沈弼担任惠丰大班时期的醒目成就之一,前不久正式搬入启用的惠丰银行总部大厦。

    现实中的那座惠丰银行总部大厦,造价大约十亿美元,在同时期的全球摩天大楼建造榜单上,名列前茅,尽显惠丰的财大气粗。

    此时,李半城打造了一座缩小的纯金版惠丰银行总部大厦,送给沈弼留作纪念,绝对地出手阔绰。

    不仅作陪的宾客面露震撼之色,连沈弼都难掩意外,正所谓,表叔爱名表,也爱真金白银也。

    宴会上的那些场面话,不做细述,只说宴后,沈弼和李半城二人独处、喝茶休息的环节。

    “回到英国后,我会担任一段时间的惠丰顾问,仍具备促进李生和惠丰发展关系的影响力。”沈弼投桃报李地说着紧要话。

    李半城则直接道出自己的忧虑,我怎么有个感觉,浦伟士对我的态度,好像有点高深莫测呢。

    “李生不要误会,浦伟士的表现,源于他的压力有点大。”沈弼笑了笑,“想必李生能够猜到,惠丰正在秘密部署迁册伦敦的计划,但香江这边的业务和地位,不容有失,可问题在于,高氏银行集团的挑战,越来越明显了。”

    这是李半城从沈弼嘴里,第一次正式听到,惠丰要撤离香江的话,相信其中原因是,要退休的沈弼,心态起了变化,又受到了如此隆重的款待,便把人情摆在了第一位。

    通晓人情世故者,都明白,这个氛围最适合交心了。

    “惠丰要保住香江的业务和地位,我愿意尽一份力。”李半城首先表明了自己的态度,然后转到了自己的交谈节奏上,“前段时间,我采纳了浦伟士的建议,开始收购香江电话公司的股票,这个过程怎么形容呢,像趟水过河,一点都不轻快,以大家族、机构为代表的香江电话公司重要股东,把持有的股票,卖给我的意愿,很低。”

    沈弼点了点头,“这应该就是高益带来挑战的效应了。”

    李半城继续说道:“就我们的既定目标而言,现在持有的那点香江电话公司股票,有点像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了,尤其等香江大东电报公司和香江电话公司完成合并,成为香江电讯公司,并取代香江电话公司的上市地位后,现有的香江电话公司股票,不知道会被稀释到什么地步,没准新的香江电讯公司还会搞供股集资。”

    “我们要的是控制权,而不是那点分红,所以,在和记电讯竞拍第二张市话经营牌照失败后,我们是不是应该增加投入,确保第二张国际电讯营业牌照落入手中。”

    沈弼思索道:“银行必须考虑投入的收回周期,尤其高弦鼓吹的香江国际数字中心,到底靠不靠谱啊。”

    李半城回答道:“我认为,香江国际数字中心还是能称得上有的放矢,法国总理希拉克都来香江,为Minitel在法国的成功应用做了演讲,这个方向不会有假。”

    “我的理解是,现有的电话网络,主要传送声音和英文传真,而香江国际数字中心的目的是,在这个电话网络上传递更多的内容,进而产生更多种类的业务,带来更加广泛的收入。”

    “从Minitel在法国的成功应用来看,实现技术完全可行,只是起步阶段需要资金扶持,外汇基金管理局就在动用外汇基金盈余,扮演这一角色。如果功劳全归人家了,那想必,即使市场份额不全都归人家,话语权也要全都归人家了。”

    “所以,我们应该增加投入的意义就在于此,但我不知道,浦伟士能否理解和采纳这里面的逻辑。”

    沈弼运转已经老迈的大脑,琢磨着香江国际数字中心所代表的新生事物,最后,他点头道:“我帮李生,做浦伟士的沟通工作。”

    其实,沈弼未必真的理解了香江国际数字中心的内涵,但有一个逻辑是显而易见的,那就是,惠丰想要在撤离香江的同时,还保住在香江的业务和地位,那就离开不亲信财团,而李半城便属于惠丰亲信财团里的头牌,绝不能冷落了。

    于是,在李半城这里吃了宴席、收了礼物后,沈弼不掺水分地帮李半城,和浦伟士作了一番沟通。

    浦伟士也不隐藏自己的真实想法,我们这么照顾李半城,会不会养虎为患,就像包裕刚,当年桑达士担任大班时期,为包裕刚的环球航运公司长期提供最优惠利率的贷款,可你看现在,包裕刚为了港龙航空和国太航空竞争,简直不遗余力。

    沈弼悠悠地说道:“放心吧,以我对李半城的多年了解,他这个人很识时务。再说了,你觉得,如果失去了惠丰的支持,李半城还能这么呼风唤雨吗?”

    其实,浦伟士没有那么多选择,沈弼留下的底子,他只能接着,“行,就按照你的意思,给李半城无限量支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