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凶灵秘闻录 > 第九百四十八章:老年神父

第九百四十八章:老年神父

    时间分秒流逝,行走接近尾声,最终,随着一路向北坚持不懈,绕过数条路段后,透过前方树林,二人接近终点,远远看到了此行目的地,不错,在小镇北端,在那片被秋风吹得沙沙作响树林深处,一栋媲美3层楼房的中型教堂至此显露视野映入眼帘!

    (看来诅咒添加的脑海记忆着实有用,虽第一次来教堂,然无论是所处位置还是建筑外形统统和记忆中一模一样!)

    “到了!就在那!就在前方树林后面!”

    放眼眺望,注视片刻,确认了教堂真实存在后,早就恨不得立即钻入的李大勇不可谓欣喜若狂,当然了,大汉欣喜难耐手指前方,站在身侧的卢盛又何尝不是一样?眼见教堂近在咫尺,待互相看了眼对方后,下一刻,二人果断动身,就这样怀揣着神灵庇护心理双双拔腿奔跑,径直奔往教堂。

    然而……

    呼啦。

    就在两人拔腿疾驰靠近教堂的那一刻,空气中刮来微风,一股不同于周遭凉风的细微阴风却也在此刻席卷而来,夹杂在阵阵凉风中悄无声息闪电靠拢,朝对面教堂席卷而去,不仅如此,随着阴风席卷悄然吹拂,正赶往教堂的卢盛与李大勇亦双双出现异状,非是身体出现异状,而是那佩戴于各自手腕的电子手表莫名出现异常。

    ………

    由于统一信仰基督耶稣,欧美教堂大多相近,无论是大型教堂还是中小型教堂其内部构造往往大同小异,贴满天使的玻璃彩画,悬挂房梁的古典吊灯,贯串左右的浑圆支柱以及墙壁所雕刻展现神灵雕塑等等总是给人以熟悉感,除以上这些外,那宽阔空荡无人祈祷大厅连同遍布两侧成排座椅亦时刻提醒着来人这里是圣地,是上帝独有的专属房间。

    在这里,信徒们可以祈祷,可以忏悔,可以在神父主持下聆听主的教诲,而最为重要的还是要牢记警示,通过耶稣受难深刻意识到人类罪孽,于是,透过大厅,信徒们还可清晰看到前前方筑有圣台,圣台后则固定放置着每座教堂皆必然存在的耶稣塑像。

    吱嘎。

    哒哒哒,哒哒哒。

    “喂!有人吗?这里有人吗?”

    “有没有人啊?”

    寂静教堂传来响动,空旷的大厅出现身影,随着推门而入,很快,大厅涌现呼喊,继而传出李大勇那起伏不休高声呼喊。

    因教堂内部保音较好,一时间,余音绕梁,回声不绝,李大勇倒是卖力呼喊,可惜毫无效果,最终,喊了半天,加之良久无人回应,东北大汉选择放弃,和卢盛一样双双确定教堂无人,是一座没有神父的空荡教堂。

    见状,耸了耸肩,李卢二人随之落座,在确认了教堂仅有己方两人后开始休息,恢复体能,毕竟一路走来颇为疲惫,如今到达终点,不管有没有人先坐下歇歇总归没错,不仅如此,如仔细观察,还能进一步发现二人神态现已有所变化,变得不同以往,变得安定异常。

    没有原因,没有理由,如果说进入教堂前两人曾紧张坎坷维持良久,那么,随着走进教堂置身现场,二人抹除了紧张,消除了不安,早先的负面情绪就这样在踏足教堂时消失无踪,可以明显看出此刻两人非常安心,为何如此?答案不言而喻,其种种表现可归纳为心理作用,一种人类独有的环境影响思维,先不谈自从进入教堂起就宛如死里逃生的李大勇,就连卢盛也都被周围那充满浓郁宗教色彩的教堂气氛所感染,尤其是那座放置于前台正中耶稣雕像,每每凝视塑像,青年总会下意识心中安定,安全感成倍增加!

    (那座塑像应该就是欧美人所信奉的基督耶稣了吧?据说耶稣是基督教救世圣人,死后成为了众人信仰神灵,照此看来,或许……或许有用,待在这应该能避免女螝袭击吧?但愿如此。)

    正当黄毛青年胡思乱想之际,李大勇动了,就这样在休息片刻后离座起身而后做了件令卢盛顿感意外的事,入目所及,就见以往从未信奉过任何宗教的东北大汉此刻竟摆出副虔诚姿态面朝走向圣台面,走向耶稣塑像,抵达近前,先是学着电影里神父那样用手指在其左右肩膀连同额前各点一下,而后双手交叉放于胸前,随着做过动作,大汉神情恭敬祈祷自语,以不输于狂热信徒的模样认真祈求:“伟大的耶稣真神请你保佑我们平安无事,阿门!”

    李大勇用一连串夸张动作把卢盛看得目瞪口呆,正想开口询问对方何时信的耶稣,可,未等张口,意外突发,忽然,一道略显苍老的声音却是在此刻突兀响起,回荡教堂,以突如其来的方式传递现场映入耳膜:

    “信奉主是世人获得救赎的唯一途径,你能如此赞美与歌颂主已足以证明你信仰虔诚,在此,我代替主接受你的祷告。”

    如上所言,由于苍老声音太过突兀,结果可想而知,声音方出,无论是李大勇还是卢盛,二人双双被吓了一大跳!就好像两只正偷吃奶酪的老鼠被猫发现般顿时汗毛倒竖彻底惊慌,惊慌中,卢盛猛然起身环视周遭,至于前方正闭目祈祷的李大勇则更是被吓的猛打激灵险些瘫倒,顾不得继续祈祷,忙寻声侧头仓惶转身,转身望向声音方向,看向右侧那链接圣台阴暗走廊,然后,他看到了一人,一位须发皆白慈祥老者。

    瞪大双眼定睛细看,就见走廊阴影中站着一人,一名年约六十左右欧美老人,对方不知何时早早站在那里久无动静,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老人衣着,此人身着黑袍脖系白扣,胸前佩戴十字圣架,略有秃顶的脑袋下则显露着一张和蔼面容,此时此刻,老人就这样一边保持友善笑容一边注视对面,注视着厅中已错愕呆住的两人。

    “你,你是神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