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植灵女王升级记 > 第二百五十六章 宣战(二更)

第二百五十六章 宣战(二更)

    彩色琉璃屏风,只开着一扇。

    秦思燕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那一扇打开的空间,耳边是自己心脏的跳动声,还有她紧张急促的呼吸声。

    上官鸿的妻子,白梦兰,究竟是什么样子?

    她想看。

    她想看,自己与她的差距,或者,这差距只是自己想象中的鸿大?

    她不过是比自己早出现,多了二十年的感情而已。但现在,她已经不在了不是吗?上官鸿的人生还有第二个二十年、第三个二十年、第四个二十年...自己,可以将它们填满。

    秦思燕如此说着。

    但,她要见白梦兰。

    仿佛一场宣战。

    过去,过去呀...她的心在说。

    过来,过来呀...白梦兰在画里说。

    她早想见秦思燕了,可上官鸿没带她见她的意思,好不容易上官鸿不在,秦思燕自己想见她,她当然要成全她。

    白梦兰冷笑。

    她在画像后作出后宫之主皇后范。

    而秦思燕忐忑,一步一步走近,紧张得连吞口水,果然像个要见正室的——姑娘。

    白梦兰更加冷笑,还没见人,从她踟蹰的脚步声就能听出这人上不得台面,如她们这样的家世,哪怕是继妻人选,那也是高高在上。呵,这个,举棋不定心思摇摆的,唯一的底气不过是自己的年轻和美貌。这世上最不缺的就是年轻和美貌。

    突然,白梦兰有些失望,她大概是高估了这姑娘。

    秦思燕脚步停在屏风前,一只手扶在门框上。

    白梦兰鄙夷一眼,这点出息,自己站不住吗还扶门,这是当瘦马养大的?

    家教再良好,也没哪个正妻会在心里赞美勾引自己男人的女人。

    没人看得到的白梦兰刻薄又尖酸。

    一只脑袋慢慢探了进来,白梦兰皱眉,你这是闹鬼呢?美人头蛇吗?你倒是晃进个蛇身子来我还高看你一眼。

    而秦思燕小心翼翼伸出脑袋,心有所感目光直接落到画像的方向,正对上一个美丽优雅高贵冷艳的女子,女子冰冷的双眼高高在上俯视着自己。

    活的!

    秦思燕脸唰一白,膝盖一软,腾腾后退两步跌坐在地,一手扶地,一手按着心口,吓得脸都青了,呼哧呼哧喘气。

    白梦兰翻了半个天际的白眼,呵,这就跪了,再捧一杯茶是不是就要准备过门?

    她看清白梦兰了,心中戾气一下平了下来。

    寡淡。

    就这样的,还不如她家的丫鬟吸引人,上官鸿能看上她那就不是上官鸿了。

    一下就不紧张了,懒得再往外看一眼。

    而地上的秦思燕回过神后恼羞成怒,不过是幅画像而已,一个死人,自己怕什么?

    她站起来,整理了几下,狠狠盯着门口,重重踏着脚上前两步,一下站在门口。

    墙上的白梦兰明眸微笑,岁月静好。

    方才是我看错眼了?心理作用?

    秦思燕眨了眨眼,不可置信,随后,是一阵无法遏制的自惭形秽。

    白梦兰的美,不咄咄逼人,却也不会让人忽视,她像天边的明月,令人一眼看到无法忘怀。这样的美貌,便是同为女人也想珍之藏之。

    秦思燕心中自卑如野草生长,某些时候,女人之间的攀比,无关男性。她见到白梦兰,就像雀见到凤凰,骨子里的臣服。

    秦思燕魂不守舍的退到画室窗户边,怔怔坐着,听到敲门声,是管家。

    “秦小姐,您方便下来吗?先生要回来了。”

    秦思燕啊一声,定了定神,搓了搓脸颊开门出了去,无异常道:“那我去楼下等先生。”

    管家目光睃了一圈,画室很正常,应该没发生什么事。

    没过片刻上官鸿回了来,见到秦思燕有些诧异,秦思燕表达过关心,几乎立刻告辞了。白梦兰给她的冲击太大,她得缓一缓,也要好好想一想。

    见她走得有些神思不属,上官鸿问管家和秀姑:“她是怎么了?”

    管家正要告诉他秦思燕进画室的事自我检讨,秀姑已经快人快语:“天啦少爷,我中邪了。”

    上官鸿:?

    管家:?

    秀姑吧啦吧啦把之前的事情说一遍,说完道歉:“少爷,我真的要拦她的,可谁知出口就是那样的话。可吓我一跳呢。哎哟哟,就跟少爷前两回一样,突然人就不是那个人了,如今少爷好了,我又犯了,不然我去金光寺也烧个香磕个头吧。”

    上官鸿:...所以不是我的问题是——房子的问题?

    就听秀姑又道:“我跟别人说话也没这样呀,怎么对着秦小姐就管不住嘴了呢,少爷也是,别是秦小姐八字和咱家犯冲吧。”

    一边管家不由的想,下次,是不是该我了?

    上官鸿默了默,道:“不是什么大事,以后,不要让人进我画室了。”

    秀姑连连道歉。

    上官鸿上楼立在白梦兰画像前,久久凝视。

    画像里的白梦兰也凝视着他,脉脉含情。

    上官鸿忽然微笑:“感觉梦兰你今日心情很好呢。”

    白梦兰:何止好,还惭愧呢,被关的久了难免想多,就说这世上有几人可与我比肩。

    上官鸿轻抚画像:“梦兰,你很孤单吧,多想,再见你一面,永远和你在一起。”

    白梦兰手指对上他的手指,我也是。

    灵灵灵:“白梦兰怎么突然这么平静了?怎么回事?”

    郝灵面无表情:“见到秦思燕了,发现对方不过了了,危机解除,自然开心。”

    灵灵灵看她:“你不开心?”

    郝灵:“不是,我只是觉得女人真复杂。”

    灵灵灵:“...所以我说你不是女人吧你还打我。”

    郝灵看过来,打你?看来还是打得轻哦。

    又一次深入灵魂的交流。

    灵灵灵:连句真话都说不得了。

    另一边,秦思燕出了洋房区,忽然站住,猛的转身,此刻她从震惊中彻底走出,汹涌而来的是羞耻和恼恨。威风什么,你也不过是个死人!

    这一刻,秦思燕无比坚定要拿下上官鸿,哪怕得不到他的心。只为——报复。

    没错。

    与一幅画像交锋,成了她败的耻辱,她,秦思燕,离开这片土地前,发誓必报此仇。

    从这一刻开始,上官鸿成了她对白梦兰挑战的棋子。什么身份地位财富权势,她只想在那个女人面前抬起头。

    拿下她的男人!

    秦思燕雄赳赳气昂昂的走在大街上。

    正巧严桥带着老道从另一条街拐过来,双方走了个照面,秦思燕没发现老道,老道却拧紧了眉。

    “黑气缠身,必死之相。”

    严桥一眼已将秦思燕牢牢记住:“师傅,我会查查她。”

    很好查,秦思燕一看就是女大学生,穿着校服呢,根据校服就找到学校了,再去学校一问,好嘛,原来是上官鸿的学生。

    师徒俩甚至松了口气,这俩人有关系就好,不然不是代表还有别的鬼?

    严桥更是现实:“本来咱们没借口接近上官鸿,等吧,跟着这女学生,最好出事的时候一举擒获那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