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末死神 > 第十章 5岁小童杀老虎

第十章 5岁小童杀老虎

G东省是属于西南一方,所以眼前这一头老虎应该是华南虎了。它体型苗(苗条)而不瘦,虎腹较细,虎头较圆,而且耳短、尾长、四肢粗大,胸腹部杂有较多的乳白色,全身橙黄色并布满黑色横纹。加上2.4米左右长的身高,陈晟祀可以肯定,这是一头雄虎。

    老虎,与传说中的龙都是中国的图腾兽,从古人的龙虎四字词就可以知道了。它们就像侠客一样,除非是雌虎带着小老虎,否则它们都是一个个身手不凡的独行侠,大型的猫科动物它排行第一。狮子只不过是国外推崇的亡兽之王,但是与同年龄的老虎单对单,不逃必死,绝无幸免。

    陈晟祀十分庆幸,这头老虎是一头公的。如果是母老虎可就麻烦多了,心中的窃喜并不会让陈晟祀的表情露出任何变化,这可能是读取脑中记忆的副作用又或者与生俱来。除非陈晟祀承认了你,否则,你永远只能是个局外人。

    这头华南虎昨天就已经吃了野猪肉,现在还有一小半残骸在它的窝里,因为它在窝里留下了自己的气息(尿尿),所以根本不会担心那些胆怯弱小且无力的小东西去偷吃。本来不缺粮食的它,像往常一样去巡逻一下自己的领地顺便再打个猎物回来,毕竟,没有那只老虎会嫌食物多,就像没有人会闲钱多一样。就在它巡逻到靠近人类的那一区域的时候,一股新鲜的牛肉味重重的冲击着它的大脑,平常野猪或者兔子小鸟它都吃腻了,突然出现一种新鲜的肉类气息,怎么可能还能淡定得了?

    云从龙,风从虎。这一头2.4米长的华南虎用来12秒从几百米外的树林奔到这一块空地上。眼睛死死地盯着地上那一块肉,脚步在7米以外停了下来,围着这一块新鲜的牛肉兜着圈子。

    牛肉是什么问题都没有的,因为华南虎的大鼻子可嗅出一些对它有害的元素,到时毒不了老虎不止,还浪费了陈晟祀的一块牛肉。这可是陈晟祀用一半身家(32块)买来的一块大牛肉,足足有3斤重,而且还是牛肉铺的老板看陈晟祀看着可爱,觉得顺眼才便宜卖给他的。要是浪费了这一块牛肉,损失的不只是钱了,后续的几乎统统都得搁浅。

    陈晟祀十分有耐心,他的耐心源自他脑后记忆中的自己。因为未来的自己曾经对自己说过:“一个没有耐心的人,是不可能也绝对不会侥幸成为一名强者的。”陈晟祀一动不动,出来双手环扣住边上的树干,防止自己掉了下去以外,他没有任何的动作。看起来就像是长在树上的一部分一样,无法辨认出来,更别说华南虎这个色弱(不是色盲,只是看的颜色比较浅)的动物。

    一直在围着牛肉转了9圈,华南虎没有发现到有可疑生物的踪迹,失去耐心的它开始一步一步的慢慢走近那块已经开始遭到森林里的苍蝇光顾的新鲜牛肉了,可能是王者之气的原因,苍蝇门都被赶走了。张开血盘大嘴,连嘴边的白胡须都向上扬了扬,咬住那块牛肉,只留下一小半在嘴外面,可见这头华南虎它的口有多大,这可是三斤牛肉啊。华南虎并没有现在就把牛肉吃掉,而是准备掉头向虎窝走去,打算在自家虎窝里享受美味。就在它刚转身走出一步,躲在旁边大树上的陈晟祀手指夹起一颗“碎铁”,用力一捏。出发以后立马向这头打算吃美食的华南虎一扔,打算让它吃不了牛肉,做个饿死鬼。

    “嗙轰~”这颗“碎铁”在华南虎的头顶上直接,里面射出了许多加大版的碎铁铁针,每一根铁针都有出膛式铅笔的笔芯那么细,都有一厘米长。这是陈晟祀为了不破坏虎皮和虎肉做出的改变,而且这样一来,只要从伤口处找出铁针就可以了,不像那些细小的碎铁铁渣那样麻烦。

    这头华南虎也算机灵,对陈晟祀扔出碎铁的那一瞬间就感觉到他的杀气和“碎铁”的破空声。用力向前一蹬,自以为轻松地躲过来自暗处的袭击,连口中的牛肉也没有松掉,或许是认为有别的肉食者要抢它的牛肉。

    爆炸的振动力直接把这头华南虎它的屁股以下的骨头都震折了,连那条长长的尾巴都炸了个对折,就像折断却没有断开的木头一样。

    “嗷吽~”这头华南虎被剧痛刺激地张开了大嘴,发出了一声惨叫,连掉在地上牛肉都不再去理会,只想逃离这个地方。但是它发现它的下半身已经没有知觉了,扭头一看,绝望顿时人性化的出现在它的眼中。不只是尾巴,连后腿都向反方向折了过去,虽然没有流血,但光是看着这打折的腿,就觉得疼了。

    “嗷~....”华南虎在原地仰起头凄惨地叫了起来,叫声已经没有以往的王者气息,更多的是透露着一种无奈和绝望。

    “疏——啪。”在确认华南虎失去了行动能力,陈晟祀顺着树干向地面滑了下去,然后稳稳地落在地面上。

    虽然还能站在地上,不过现在陈晟祀的腿还是有点软。毕竟这是他的第一次猎杀活动,而且对象还是这一片的森林之王——华南虎。兴奋与恐惧早就让他那双小腿在树上就已经发软发抖了,但是心里一想到在家怀着弟弟妹妹的妈妈。陈晟祀皱着眉头,用力咬了咬牙,强行控制自己心中的情绪,开始准备接受战利品。没错,就是战利品。

    “嗷~”看到一个长着奇形怪状的“绿色小猴子”从树上下来,华南虎想用自己的叫声吓跑这只小猴子,来让自己安静地度过余下的时光。可惜,它的叫声并没有威慑力,而陈晟祀也不是绿色猴子。把从树上垂下来的**绳绕着树干几圈,把另一头在绳脖子上绑了一个结,变成一个和西部牛仔那样的套马头的绳套,那在两只手中,慢慢地走向华南虎,就像华南虎走向牛肉一样。

    陈晟祀打算凭空吊死这头必死的老虎,因为现在离要回家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若是没有再规定的时间回到家会被老爸下禁足令的。一想到这个,陈晟祀的脚步自然加快了几分。

    可是,万万没想到。这头受了重伤垂死的华南虎竟然还有一搏之力,用一边的虎爪用力一顶,把身体向陈晟祀顶过去了一点,另一只虎爪抓向这只它眼中敢于靠近自己的“绿色小猴子”,打算在自己死前再振雄威。

    看到虎抓向自己抓来,陈晟祀在惊恐交接之下用力地把手中的套绳推了过去,向虎爪抓来的同一方向转过身去,同时用手摸向腰间的美工刀...

    陈晟祀推出去的套绳恰好套中这头华南虎的圆头,虽然已经转身用背包挡下来老虎一扑一剪一抓三式的一抓,背包里面的零星物品都被抓了出来,虎爪子是有弧钩的,虎爪勾住了背包拉了过去,而陈晟祀也被华南虎拖到身边。

    正当这头华南虎准备低头将这个绿色猴子吃进肚子里头,临死前做个饱死鬼的时候。被拖倒在地上的陈晟祀突然一甩手臂,只见一道银光在华南虎面前闪过。然后这头华南虎只觉得天忽然变黑了,随之而来的是双眼的剧痛。

    “吼~”剧痛刺激了华南虎的凶性,把它的王者之吼给逼了出来。反应过来的华南虎一抓拍向“绿色猴子”最后出现的地方,打算一报毁目之仇,却拍了一个空。

    陈晟祀虽然是以旁观者去读取记忆,但是也是因为这样,他早就被记忆中的战斗场面给影响了。华南虎这一抓直接激活了陈晟祀战斗意识,再挡住了华南虎攻击的同时,拿出了利可断落发的美工刀用大拇指把推柄给推了上去,在虎头袭来的时候一刀划过它的双眼,然后松手脱掉书包,就地滚向远处,毕竟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

    显然,陈晟祀的决定是正确的,让他躲过了华南虎的含怒一击。被华南虎拍中的那块地方直接被拍出了一个小坑,陈晟祀爬起来,一身的迷彩服已经被地上的泥粉给弄脏了,不过他可不会去管这些小事前,也没空去管。跑到干脆绕绳子的树干下,拿起绳子以树干为支撑点,死命的向后拉。

    失去双眼的华南虎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脖子上游一条**绳做成的绳套圈住,被陈晟祀一拉,绳套立马缩紧,勒住了华南虎的脖子,还向上拉了起来。

    可怜的华南虎断腿断尾又瞎眼,现在连声音也发不出了,两只虎爪在脖子上挠了挠却无法挠掉又粗又坚韧的**绳,这也是陈晟祀带着这条又粗又长又重来到这里的原因。

    随着时间慢慢流逝,华南虎的生命也被时间带走了。陈晟祀松了一口气,可是没有时间给他休息,陈晟祀马上跑到不远处一颗被他用刀刻了记号的小树是绑着的几条绳子解开,然后几个蓝色的大帆布从另外几棵树上掉了在地上,从帆布上的湿润程度可以知道,这些帆布已经在这里过了一夜。

    打开帆布,里面都是一些大木条和两个圆形的大轮子,大轮子中心有一个3厘米直径的圆孔,用了5分钟,陈晟祀把这些东西组成一辆2.8米长,1.3米宽的手拉小木车。

    把帆布塞到小木车上,陈晟祀把木车拉到华南虎的尸体旁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2.4米长的华南虎用帆布抱成大布团,用**绳绑紧,抬到小木车上,再从破掉的背包里找到几条小麻绳,固定好。拉起小木车,陈晟祀一刻不停的跑向S县郊边的一间铁铺...

    ——————————**绳————————————

    “噹噹噹...”一阵阵的打铁声从魏记铁匠铺里传出,声音把铁匠铺门口上的招牌的灰尘震罗,这个写着魏记铁匠铺的招牌早已被灰尘和一些打不死的虫子的蛋壳被布满了,而且上面的字体还是古人用的隶书,从这些东西的痕迹可以看出魏记铁匠铺的历史是十分悠久,而且魏记铁匠铺的招牌也是一件古董。

    魏记铁匠铺早在清朝就存在这里了,那时这里还只是一个小村庄,魏记铁匠铺的建起是源于当时一位经过这里的铁匠爱上了这里的一名女子是为其留下来后开的。

    那时因为魏记铁匠铺的老祖宗——魏真,是一名出色的武器锻造铁匠,为这里的猎户提供了上好的铁弓和刀剑,所以远近闻名,不人不知晓。可是随着时代的发展与变迁,当时的小村庄已经变成如今拥有2012.21平方公里的S县,周边还有许多数不胜数的小村庄与小镇。而但是声名显赫的魏记铁匠铺则变成现在需要靠在城郊边,每日都靠着帮周边的一些农夫打造农具来维持生计的铁匠铺。

    魏记铁匠铺是代代亲传,现任的魏记铁匠铺的铺主魏大海才24岁,他的父亲魏西在前年的一次帮忙打造大型农具的时候不慎扭伤腰骨以后虽然花钱正了骨,却留下一个病根无法再打铁,只能传位给儿子了。

    魏大海看着自己父亲几乎每天都躺在床上不能动弹也不说话,心中十分不爽滋味。他从小就看着父亲打铁,受到父亲的影响,魏大海也爱上了打铁,跟随父亲一直以打铁养活家里的弟弟妹妹,可是现在只剩下魏大海了,打造的农具无法与自己的父亲相比,来光顾的顾客越来越少了。就连老顾客也走了几个,毕竟谁也不想自己花钱买次货。老中医说了,想要彻底治好父亲的腰伤需要虎腰骨一条,一条虎腰得多少钱,魏大海不知道,反正没有十来万是买不来的。

    失去了父亲,单靠自己是养活不了这个家的,难道真的要把铁匠铺关闭?魏大海不知道自己还能支撑多久,他只有更加用心去打铁,用力去打铁。

    “噹噹噹...”打铁声依然魏记铁匠铺持续传出着,但是今天铁匠铺的门外来了一个脏兮兮的小身影,在他的背后有一辆手拉型的小木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S:早上七点去学车学到晚上7点,而且回来还要被考题为了考驾照连玩的时间都没了。而且还必须得每天一张,辛苦死了。对不起啊,看这本书的朋友们,让你们等这么久,sorry了咯。不过,每天一根还是会有的,谢谢大家的支持哈,真理在这里拜谢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