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南 > 第二千一百零五章 奋进的表小姐27

第二千一百零五章 奋进的表小姐27

    一转眼就入了秋。

    董山长教了萧元一段时间,就让他参加今年的童生试。

    要是考科举的话,那萧元得回原籍参加。

    索性他的家乡离京城也没有多远,他也没有急着收拾回去,只是给萧家那边的族老去了信,让帮忙把家里收拾一下,他不日就会回乡。

    这件事情让萧太太给知道了。

    萧元收拾好了东西打算回乡的时候,萧太太就病了。

    她这一病不要紧,萧元可就走不了了。

    他必须留下来给萧太太侍疾。

    要不然,就是大不孝了。

    毕竟哪有亲娘病的死去活来的,当儿子的丢下不管,反倒去参加科举呢?

    萧元不得不把东西放下,紧着去照顾萧太太。

    他亲自去寻了个大夫给萧太太看诊。

    大夫诊了脉,对萧元道:“太太是晚间着了凉得了风寒,老夫开些药先吃着,再好生照料。”

    萧元谢过大夫,又送大夫出去。

    回来的时候,萧卉在院子里等着他。

    “太太这病一时半会儿也好不了,你这一守不知道要守到什么时候,恐怕是要耽误今年的科考。”

    萧元嗯了一声:“什么时候太太好了我再走,要是时间赶不及,还有下回呢。”

    萧卉皱眉:“下回要等到三年后了,那个时候你就该娶妻了,总不能你什么功名都没有去娶曲姑娘吧。”

    萧元笑了笑:“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如今太太要紧,先照顾太太吧。”

    “我照顾就行,你……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萧卉拉住萧元道:“你这回科考关系重大,绝不能耽误了,太太那里,我去替你说。”

    “不必了,姐姐不能为了我和太太争执,咱们借助在别人家里,只能好好的,和和气气的,绝不能争吵埋怨,让人看了笑话。”萧元把萧卉拽着他衣袖的手拿下来:“太太不想让我科考,我便不考了。”

    说着话,萧元进了屋。

    他进屋就和萧太太道:“刚才大夫开了药,儿子这就去给太太抓药,太太放心,儿子必定好好伺侯您。”

    萧太太咳了几声,艰难的起身:“劳烦我儿了,我这身子不中用啊,偏偏这个时候病倒了,耽误了你的正事……”

    萧元恭手而立:“这是儿子该做的,太太好生歇息,儿子去去就回。”

    他从萧太太院中出来,还没出大门就碰到孙姨娘。

    孙姨娘一脸的担忧:“太太好些了吗?”

    萧元摇头。

    孙姨娘脸上隐隐带着忧虑,还有一些怨恨:“这可如何是好?眼看着你就要科考了,太太偏偏就病了,要是一时半会儿好不了,你可就……”

    萧元拍了拍孙姨娘的手:“无事,姨娘不必着急,好好呆着,我能解决。”

    大约是萧元一直都很有能力吧,孙姨娘看他信誓旦旦的,就信了。

    萧元出去买药,拿了药没有赶着回去,而是去官学寻了容三公子。

    萧元是通过书院的同窗认识容三公子的。

    两家有婚约在,容三公子也不像其父那般势力,他认为萧元是未来小舅子,自然对萧元很是照顾。

    寻到容三公子,萧元就请容三公子去边上的小酒馆坐一坐。

    两个人进去了,萧元把药往桌上一放。

    容三公子就问:“你们府上谁病了?”

    萧元叹了一声:“是太太病了,得好生将养,这不,姐姐在家照顾太太,我就出来买药,买了药想起和你约好的事情,就过来和你说一声,这段时间我得在家好生伺侯太太,只怕是要爽约了。”

    容三公子皱眉:“你不回去参加童生试了?”

    萧元摇头:“太太病成这样,我如何回得去,对不住了,你要的东西我不能去给你寻,我会写信回去让族中长辈帮忙寻找。”

    容三公子听的更是一头雾水:“不是,你们家实在是……就是病了一场,怎么就耽误你科考了,谁家科考不是天大的事情,偏偏你们家这样。”

    萧元苦笑:“是我时运不济。”

    他叫过店小二,让他给弄一盘卤肉要带回去。

    容三公子点了两个小菜,萧元摆手:“酒就不要了,给我来碗面就行,我吃完就回。”

    一会儿功夫,包好的卤肉还有小菜都端了上来。

    萧元就赶紧吃饭。

    容三公子劝他:“你慢一点,别噎着了。”

    萧元抬头笑笑:“我怕姐姐照顾不了,得赶紧回去替她。”

    “你姐姐可好?”容三公子问了一句。

    “好着呢,就是素来苦夏,倒是瘦了不少,看那样子一阵风都能吹倒,你说,我能放心她侍疾吗。”萧元抬头对着容三公子笑了笑:“你是不是想知道我姐姐长什么样子?”

    容三公子立马羞红了脸:“这……你姐姐应该不差的。”

    萧元指了指自己那张脸:“我们是姐弟,自然是长的很像,你看看我的模样,就能知道我姐姐长什么样子了。”

    别说,萧元的长相是真好,容三公子也算是见过不少青年才俊,要论长相,萧元那是数得着的,要是萧卉和他长的像,必然也错不了。

    容三公子想着萧卉的样子,耳朵都红了。

    萧元吃完饭就走。

    他走后,容三公子结了帐也回国子监。

    他的同窗问他有什么事,容三公子也没瞒着,就直接说了。

    “你这个岳母不地道啊。 ”

    容三公子比较单纯,他的同窗家里人口多,反正是挺复杂的,心眼也就多了一些:“早不病晚不病的,偏偏这个时候病,这明摆着就是故意的,故意不让庶子回去考试,这女人啊,真是个糊涂的,你回头可得仔细打听着些,小心你那未来的媳妇和你岳母一个德性。”

    容三公子摇头:“不会的,我,我家娘子最好了。”

    他的同窗一脸的笑:“都没见过人家的人呢,你就敢确定?”

    然后,那人凑近了轻声道:“这可是个好机会啊,这不,你岳母病了,你可以去探病,说不定有机会见着你家娘子。”

    容三公子立时双眼发亮:“确实如此,确实如此。”

    他同窗又道:“你若是去探病,就和你岳母好好说说你的嫂子都是什么出身,你得让你岳母觉得萧家要是没个拿得出手的人物,你娘子嫁过去之后必然要吃亏,指不定还要受婆婆搓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