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南 > 第二千一百零六章 奋进的表小姐28

第二千一百零六章 奋进的表小姐28

    萧元拿了药回去。

    一进门就碰着了安宁。

    安宁对萧元笑了笑。

    萧元摆摆手。

    两个人正在打眉眼官司,正巧文雅带着许嬷嬷过来。

    她看着安宁就笑道:“你们俩这是干嘛?有什么话不能说,偏偏在这里挤眉弄眼的,知道的是你们要避嫌,不知道的还以为怎么着了呢。”

    安宁朝着文雅笑了笑:“倒也不是避嫌,只是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随后,她就问萧元:“听说萧家舅母病了,我正想过去瞧瞧。”

    “不是什么大病,就是受了风寒,得好生将养着。”萧元解释了几句:“姑娘现在要过去吗?”

    安宁点头:“一块去吧。”

    文雅想说什么,许嬷嬷拽了她一把,她才消停了。

    安宁和萧元并肩走着。

    许嬷嬷看到之后忍不住皱眉:“有些不成体统。”

    文雅冷笑一声:“怎么就不成体统了,人家也没有私相授受,原就是定了亲的,怎么就不能一块说说笑笑了。”

    文雅看不上安宁不假,但她也看不上许嬷嬷。

    她觉得许嬷嬷张口礼仪闭口规矩的,实在是有点食古不化。

    许嬷嬷板着脸道:“我劝姑娘还是不要跟着学了,哪有女人和男人并肩走的,夫妻夫妻,妻在夫后,走路的话,得错后一步方是正理。”

    文雅冷哼一声,她也不屑辩解,扭头就走。

    许嬷嬷赶紧跟上。

    安宁和萧元一块去了萧太太屋里。

    正好萧卉正在照料萧太太,安宁进去就问:“舅母可好些了?”

    萧太太捂着额头哼哼呀呀的:“不好,我头疼的紧,浑身都难受,吃不下睡不好的,只怕晚上也得要人伺侯啊。”

    “舅母很该好生养养身子,您年纪也不大呢,怎么经常这病那痛的。”安宁笑了笑:“我说句不爱听的,您也别嫌我烦,原您这个年纪不能老在屋里呆着,很该出去走动走动,再者就是不能张口闭口的不舒服,岂不知病啊痛的也是挑人的,您成天说这不好那不好的,说的多了,好好的身子也就不好了,您啊,就算是病了,也得说没事,说身体好着呢,再多吃些东西,好好养养,就算不好的身子也好了。”

    这话说的。

    萧太太一听就气闷不已。

    这是什么话?

    这不是嘲讽人么。

    这是嫌她扯萧元后腿了,故意说这样的话来恶心人呢。

    当时,萧太太的脸色就不好了。

    安宁赶紧道:“这屋里闷的很,难怪舅母脸色不好,我去开窗,让屋里透透风。”

    她起身就去开窗,萧卉没拦住,这窗子还是打开了。

    窗子一开,外头的新鲜空气一进来,萧太太只觉得神清气爽了好多。

    她这两天装病其实也挺辛苦的,每天只能在床上躺着,也不敢出去走动,也不敢多吃东西,躺的全身的骨头都疼。

    这会儿窗子一开,空气一对流,她就觉得身上好多了。

    “瞧瞧,这会儿脸色好了吧。”安宁笑着坐下:“您听我的,保管没错。”

    萧太太嘴角抽搐,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萧元忍笑道:“曲姑娘先陪太太说说话,我这便去煎药。”

    安宁点头:“我给你们出个主意,你们给舅母吃些清淡的,有油的有肉的先别吃,就只喝点粥,或者清清静静的饿几天,药也少吃些,毕竟是药三分毒,吃的多了,这病是好了,说不定那病就又来了,少吃药,净饿着就成,我先前得了风寒,也是饿了几日方好的。”

    萧卉点头:“早先我得了病,大夫也是这么说的,看来饿一饿对身体好。”

    萧元也应和:“极是,那晚上的饿就不给太太准备了,明儿早起看看再说,若是好一点,就吃点饭,要是不好,还得饿几顿。”

    “这个方是正理。”安宁笑道:“若是一日不好,就饿一日,两日不好饿两日,饿的多了,什么病都没了。”

    萧卉低头,她快笑出眼泪了。

    实在不行,萧卉就拿帕子捂住眼睛,以防眼泪掉下来。

    萧太太听这话差点没跳起来。

    听听,这是人说的话么。

    哪有这样的。

    曲家这丫头心眼太坏了,这是想把她饿死啊。

    等她死了,这丫头进门就能接管整个萧家,真的太歹毒了。

    再看看萧卉也一副认同的样子,萧太太更气闷。

    安宁还要再说什么,萧家的婆子进来:“太太,容三公子来探病了。”

    再看萧卉,一张粉面立马羞红。

    “快请进来。”

    这会儿萧太太都有点装不下病了。

    萧元道:“我去迎一下吧。”

    安宁拉着萧卉起身:“我们避一避。”

    说是避一避,其实俩人也没出屋子,就是在屏风后坐下,安宁小声和萧卉说:“姐姐这回能看着容三公子是什么样子了。”

    萧卉低着头羞答答道:“甭管什么样子,只要他人好就行。”

    安宁轻笑:“姐姐有福气,未来姐夫必然是极好的。”

    正说话间,萧元就带着容三公子进了屋子。

    容三公子一进来就朝萧太太行礼:“伯母好。”

    萧太太靠着引枕道:“好,你也好。”

    萧元拉了把椅子过去:“三公子坐。”

    容三公子坐下:“我瞧伯母脸色还算不错,这病想来用不了多少时候就好了。”

    萧太太能说什么?

    她总不能说我这病不拖到童生试结束就好不了吧。

    “都是我家元儿孝顺,照顾的好。”

    容三公子也笑:“这是伯母的福份,也是萧兄弟的福份。”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只是可惜萧兄弟这次科考了……唉,原我想着萧兄弟是董山长的得意门生,这回必然能考中,等中了秀才,也能给萧姑娘添些光彩,伯母不知道,我父亲和母亲是极喜爱读书人的,更爱有功名的读书人,我的两位嫂嫂都是出身清流之家,家里都是书香门第,大嫂娘家在国子监为官,二嫂娘家父亲是个老翰林,我母亲对两位嫂嫂就很爱重。”

    萧太太听了这话,脸色瞬间就不好了。

    容三公子又笑:“好在萧兄弟读书好,用不了几年,想来就能功成名就,到时候,我父母必然要看重萧姑娘的。”

    他没找任何的借口,也没包裹什么糖衣,就是有什么说什么,这般直白的说了他家父母势利眼的事情。

    偏偏他又说的很真诚,很不作伪,好似一切都是替萧卉考虑,让人想生他的气都生不起来。

    萧太太手都开始颤抖了。

    容三公子接着说:“我那两个嫂嫂素来都爱拿娘家人说道,这个说她娘家人有多厉害,那个说她娘家人如何清贵,要是萧兄弟不去科考,将来萧姑娘和我嫂嫂都没话说。”

    萧太太现在恨不得昏死过去。

    萧元咳了一声:“太太累了吧,三公子,咱们书房说话,让太太好好歇息一下。”

    容三公子应声:“很是,伯母好生歇息,待过几日我再来探望。”

    他起身正要走,突然间,一扇屏风就这么倒了。

    屏风后,萧卉有点惊慌失措。

    她拿着帕子想要挡住脸,但有些晚了。

    容三公子早看到了萧卉。

    这一见之下,他就跟个呆头鹅一样彻底的傻在那里。

    萧元赶紧过去把屏风扶起来:“这风吹的,怎么就刮倒了,我就说放在这里不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