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男友可能是个怪物 > 26、我不喜欢草莓味的酸奶

26、我不喜欢草莓味的酸奶

    同样的,白皎皎也看到了来上课的云东序。

    刚刚众人的议论声还在耳畔,她可不想因为多看他一眼而被人捕风捉影再被编排些有的没的给自己添堵。

    于是迅速收回眼神,竖起书本把自己的脸藏在了书后面,假装埋头看书,双耳不闻窗外事。

    然而,没几秒钟,白皎皎眼前的光线就被一道黑影遮住了。紧接着,鼻息间被那股熟悉的白檀香气填满。

    是云东序走过来定住了。

    “搞什么啊!”白皎皎想哭。

    可是在云东序的「死亡凝视」下,却不得不探出一双眼睛,抬起头来。

    “坐过来。”

    云东序的声音并不很大,与寻常时候说话的声调毫无二致。

    可在此时静的掉一根针都能听到的教室里,这一声轻唤,所有人却是都听见了。

    几乎是下意识的,又是一轮倒抽冷气的声音。

    传言不实啊这是!

    这哪是什么白皎皎为了抢男人如何如何,明显是云东序在主动啊!

    甚至是,几乎从不来上课的云东序,在传闻之后就来上课了!再加上刚才那三个字,这……不就是为了陪白皎皎上课而来的吗?

    可是,白皎皎那一脸懵又不情愿的样子又是什么意思?

    这两个人究竟是什么情况?

    到什么程度了?

    同学们眼神交流的功夫,云东序已然走到了后排坐下,隔着重重人群,目光依旧落在白皎皎身上。

    这时,贝晓琪呆呆的用手肘撞了撞白皎皎,低声道:“皎皎,他刚才,是在对你说话吗?”

    “不知道。”白皎皎故意装傻,更不动弹,打开书本假装看了起来。

    “皎皎。”

    “干嘛啊,都说了我不知道!”

    “……你手机响了。”

    “……”

    白皎皎手忙脚乱地拿起手机,打开微信一看,是云东序发来的:“没听见?”

    三秒钟之后,白皎皎更加手忙脚乱的收拾起先前摊开的书本,握住早上刚买的酸奶,对贝晓琪说了声:“我过去一下。”

    脸上是赴死的决然。

    “皎皎,你……”

    贝晓琪此时的心情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来形容,白皎皎之前明明在医院里澄清过,怎么就?

    然而,众目睽睽之下,贝晓琪没勇气拦着白皎皎问她太多,只能配合的起身,在她离开前问了一句:“那下课,还用等你吗?”

    白皎皎满脑子都是对云东序当众叫她的愤怒和无奈,哪里还能听到贝晓琪问话?

    自是没有理会,急匆匆向后排走去。

    折腾了这么一出,上课时间也到了。白皎皎刚一落座,上课铃声就响了起来。

    老师王品华走进来时,教室里正轰响着如潮般的讨论声。

    众人都按捺不住燃烧的八卦之心,激烈的讨论着坐在一起的白皎皎和云东序。

    有喜欢云东序的,正不遗余力的向白皎皎泼脏水;有曾追求白皎皎不得的,也在恨云东序的横刀夺爱;还有一些知道云东序和童真的关系的,正抱着看好戏的心态,四处吃瓜。

    讨论异常的激烈,音浪一波高过一波,没有人注意到王老师已经在讲台上站了好久了。

    第一次受到学生这样的无视,王老师气坏了。拿起黑板擦狠狠的敲击讲台,强行叫停三遍之后,众人讨论的声音这才弱了下来。可那窃窃私语的声音,仍旧余音绕梁,不绝于耳。

    就在这时,一声“呼噜噜”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响起。

    大家都知道这个声音源自于哪里,顿时心照不宣的安静了下来。

    此情此景,王老师都想拍案走人了。

    要不是手里握着的板擦提醒他还肩负着教书育人的责任,他真的就走了。

    这群学生是不是不想好了?自己都发脾气了怎么还震慑不住他们?

    反倒是一声……对了,刚才那究竟是什么声音来着?!

    王老师气呼呼的抬头望去,只见最后排坐着的几乎整个学期都没怎么来上课的云东序正全神贯注的……喝酸奶。

    刚刚发出的那“呼噜噜”的声音,就是他喝酸奶喝到底部而自吸管中发出的声音。

    旁边还坐着一个谁?

    白皎皎?!

    她怎么跑去和他一起坐着了?!

    感受到王老师愤怒的目光,白皎皎脑子一抽,伸手将云东序手上的酸奶抢了下来。

    咦~!

    不仅是王老师,全体同学都产生了一种不适感。

    一个是常年不露面的活在传说中的云东序,一个是出了名的禁欲系学霸白皎皎,怎么就突然走到了一起,并且开始公然在课堂上做出如此暧昧的举动了呢?

    这实在是……太令人无法接受了!

    “我不喜欢这个口味的。”

    云东序薄唇微抿,看着白皎皎抢下的草莓味酸奶的空盒,说道。

    “……”

    全场再次哗然。

    王老师强行按住自己握着板擦的那只手,不叫自己把它丢出去砸到云东序的脸上。

    “啪嗒!”板擦最终砸在了讲台上,王老师把全部的怒火化作一声怒吼:“点名!没来的同学直接挂科!”

    这一招十分奏效,同学们的注意力总算集中在了王老师身上。

    哦不,他手中的花名册上。

    摆脱了人群的注视,白皎皎如释重负,低声问云东序:“你来干什么?”

    问过之后,立刻意识到自己问的这是一句废话。

    一个学生来课堂上,除了上课还能干什么?

    况且他面前确实摆着一本暂新的教材。

    白皎皎自问,凭借自己对他这几天积累的浅薄的了解,这种问题,他通常是不屑于回答的。

    果然,只见云东序单手托腮,闲闲地望着窗外,根本没有打算开口的意思。

    “云东序!”

    喊过几个名字之后,很快的,王老师点到了云东序的名字。然而,云东序充耳不闻,丝毫不予理会。

    白皎皎一旁坐着,都忍不住替他着急。

    这人怎么回事?连点名这么大的事儿都不放在眼里?!

    几秒钟后,整个教室的目光已经全部聚集到了他们所在的角落,白皎皎开始坐立不安起来。尴尬地坚持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低头小声提醒道:“云东序,答到呀!”

    “……”

    云东序毫无反应。

    白皎皎不敢抬头,只得偷偷的用手肘撞过去:“云东序,大家都在看着呢!”

    “……”

    云东序仍旧一动不动。

    “云东序!”

    王老师再次叫出云东序的名字,声线都颤抖了。

    看来是气到极致了。

    白皎皎紧张的胸口砰砰直跳,她无法理解云东序的淡定,更加入法忍受这种不把老师放在眼里的行为。

    于是咬着牙,一狠心抓起云东序闲着的那只手臂高高举起,代他喊道:“王老师,云东序他,在!”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