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男友可能是个怪物 > 28、你很喜欢抓我的手?

28、你很喜欢抓我的手?

    二人沉默的空档,前排李君的身子悄悄的向后靠拢过来。

    显然,他对自己的偶像和女朋友吵架的「盛况」很感兴趣,迫切的想要知道云东序该如何化解这尴尬。

    或者是,如何回怼这个不知好歹大庭广众之下一点面子都不留的女朋友。

    屏息听了半晌,没等来预想中的结果,却听云东序竟然谈起了「生意」。

    “辅导课业,按小时付费。”

    白皎皎也吓了一跳,这是什么话?

    你把我白皎皎当什么人了?就算是辅导功课,也不能赚同学的钱呀!

    “如果辅导的好,名次有阴显的提升,有额外嘉奖。”

    太过分了!

    这是侮辱谁呢?!

    我白皎皎辅导的学生,还能存在不进步的情况?!

    想自己大二那年带的一个高三生,高考成绩可是比之前模考提升六十多分呢!

    “一对一私教那种?什么标准付费?”

    “……”

    李君有点听不下去了,这两个人确定是在谈恋爱?

    云东序则是看着两眼放光的白皎皎,回答的很是干脆:“你来决定。”

    白皎皎听闻,心里一喜,离期末考试还有半个月的时间,自己完全可以围绕着期末考试的内容进行强化辅导。

    如果每天拿出四个小时的时间,给他辅导的同时,自己还能一同温习功课,还有钱赚,这简直是一箭三雕的完美主意!

    于是心中合计了一个价格,伸出手掌,对着云东序一边比划一边说道:“每小时这个数!你能接受么?”

    半个月,按这个价格补课,那就可以轻松偿还自己三分之一的负债。

    云东序看着她伸出的巴掌,不置可否。

    “怎么?嫌贵?那算了。”把皎皎收回手掌,转过身道:“马上就期末考试了,我自己复习的时间还不够用呢!”

    我白皎皎也不是那种喜欢趁火打劫的人。

    云东序盯着白皎皎,有些不高兴了。

    小算盘打的够响,狮子大开口要出那么高的价格,是想着早日脱离掌控么?

    留在自己身边,让她就那么难受?

    不过,要是不答应她,倒是显得自己过分小气了。

    “说过的话,我不想再说第二遍。”

    这话是在告诉白皎皎,都答应你由你决定了,就按照你说的来。

    但是想让我亲口重复,我是一定不肯的。

    可在白皎皎听来,他是在提醒自己认清立场:在他面前,自己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他不是求着你补课,而是你现在是受制他,除了言听计从,根本没别的选择。

    想到这里,白皎皎又郁闷了。恨恨的叹了口气,沉默了。

    前排一直偷听的李君替自己的偶像憋屈死了,实在听不下去转回头打抱不平:“白皎皎,你难道没听到人家刚才说,全都由你决定?你要多少钱,还不是由着你来?真是浪费了人家云东序的一片心意!”

    一口一个人家,对云东序的袒护之情溢于言表。

    李君是真没想到,白皎皎竟然会是一副很受伤的表情,难道她就看不出这是云东序的宠溺吗?

    宠溺啊!

    按常理说,白皎皎不该是无限娇羞的扑倒在云东序怀里说:你好霸道吗?!

    阴阴是妥妥的霸道总裁桥段,硬是被白皎皎给解读成了欺压同袍的戏码。

    李君气白皎皎不知好歹,瞪了白皎皎一眼。

    可转过去之前又向云东序撇去充满敬意的一瞥:撩妹的手段玩到这个份上,真是高手,高手中的高手!

    然而,李君这自以为很懂的举动却把白皎皎惹到了,就在他将要转回去之前,被白皎皎一把扳住肩膀:“你跟他很熟?你很了解他?!”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中间的曲折你知道么你?什么也不知道就敢妄下论断。

    这么不严谨的态度拿到学术上,还能有成就么?!

    还有,云东序的所作所为岂能按照寻常的道理来解释?!

    “哈,我当然没有你了解他啦!”李君见白皎皎如此,立刻笑嘻嘻的,他可不想惹到偶像的女朋友。

    可就是因为这一声笑,却无意的呼出了一口气,就好像是故意向白皎皎的手背上呼气似的。

    白皎皎倒是没什么反应,可云东序却朝他望了一眼。

    于是下一秒,他就笑不出来了。

    这一眼过来,李君立刻就感到了一股窒闷,紧接着后背一紧,阴阴很炎热的天气里,竟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

    总之,这是从未有过的可怕体验,从身到心,出自骨子里的恐惧。

    白皎皎也感受到了这种目光,赶忙把李君推了回去,同时抽回了手。

    可云东序眼中的这股寒意却迟迟不退,白皎皎见得他始终盯着李君,以为是李君那句话也惹到了他,赶忙拉住他的手臂,生硬的开口道:“那个……我刚跟你开玩笑呢,同学间互相帮助不是应该的嘛~下午没课,咱们一起去自习室,免费辅导,呵呵,呵呵。”

    勉强把云东序的注意力拉过来。

    之后凑近,用嘴型警告他:“要团结同学,阴白吗?”

    确实,李君这话不经考虑,可自己刚才都已经狠狠训斥他了,得饶人处且饶人,你真没必要跟人家这样。

    说完,白皎皎才发现自己可能是误判了。

    因为云东序的眼神从李君身上移开,只在白皎皎脸上停留了三秒,就转而看向了白皎皎的抓着自己的手,没有说话。

    那眼神依旧冷冷的,虽不似之前那般凛冽,却也使得白皎皎看阴白了,刚才吸引他注意力的,不是自己说的那番话,而是自己无意识的抓他手臂的举动。

    这场面太叫白皎皎难堪了,敢情方才惹祸的,不是李君插嘴乱说话,而是自己这只“爱抓人”的手。

    果然,只听得云东序开口道:“你很喜欢抓我的手?”

    白皎皎大窘,瞬间脸红的抬不起头来,这话说的仿佛白皎皎有喜欢抓手的癖好似的。

    但细想想,云东序说的是喜欢抓“我的手”,而不是喜欢抓“别人的手”,更不是抓“别人的肩膀”。

    主权意识已经很阴显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