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男友可能是个怪物 > 29、在这种事情上也要作弊!

29、在这种事情上也要作弊!

    想到这,白皎皎的脸再次红了。

    难道云东序做了这么多,是因为他对自己有意思?

    白皎皎想起,云东序看到自己被唐曲轩拉着出来那次冷冷的目光,还有这一次自己抓李君肩膀时的目光,好像是同一类的。

    难道是吃醋?

    可转念想起。自己几次抓云东序手时,云东序那么抗拒的反应,似乎又不太像。

    如果是对自己有意思,不可能是抗拒的吧。

    想着想着,白皎皎又觉得不对劲,云东序似乎有些过分在乎这种寻常的不能再寻常的举动了。

    总之,突如其来的少女心,使得白皎皎第一次在课堂上溜号了,溜的还不是一般的远。

    此时讲台上的王老师已经开始划重点,多数同学集中起精力,努力跟着老师的节奏。

    只有白皎皎和云东序一动不动。

    “白,皎,皎!”

    就在讲完一个复杂的化学实验之后,王老师终于忍无可忍,一声咆哮,将白皎皎从思绪中拉出。

    白皎皎一个激灵,赶忙起身。

    王老师怒气冲冲:“我刚才讲了什么,你重复一遍!”

    白皎皎心虚的吱唔着:“呃……是说……”

    王老师恨铁不成钢似的,说道:“白皎皎,这话不是我一个科任老师该说的,但是看到你自暴自弃,我真是替你感到惋惜!”

    自暴自弃?

    阴眼人都能听阴白,这话的指向性很强,说的就是白皎皎前两天受到处分这件事。

    学生间的阴朝暗讽也就罢了,没想到王老师竟会如此当堂说出来,这无异于当众给了她一记响亮的耳光。

    白皎皎听完,登时脸色煞白,说不出一句话来。

    见得王老师一堂课连续发火,同学们也不敢再说话,屏住呼吸悄悄地坐着。

    只有云东序翻开面前的课本,握着笔连写带画,刷刷声很是恣意。

    “好了!”见得白皎皎无言以对,王老师开口道:“你就站着听课吧!”

    说完,低下头看了一眼教材,继续讲课:“接下来大家翻到……”

    “王老师!”

    被打断了思路的王老师生气的抬头,见得是白皎皎说话,便说道:“白皎皎同学,请你不要再扰乱课堂纪律了,好么?”

    重重地强调了一个「再」。

    好好的一堂课,因为你,耽误了多久,心里没点数么?!

    “王老师,我想回答您刚才的问题。”

    “这会儿想起来回答了?那刚才怎么不回答?”

    “因为刚才我在思考。”

    “思考什么?”

    “思考如何简化您刚才所讲的那个实验!”

    “简化?哼哼,你倒是说说!”

    白皎皎摊开教材,根据云东序写下的几个提示,给出了一个全新的实验方案。不少同学记下后,迅速的对比了一下,见得流程确实要比王老师讲的简单得多,纷纷向白皎皎投去佩服的目光。

    果然是学霸,思维就是活跃。

    然而,王老师脸上却挂不住了。

    一个溜号的学生,本来打算说完就算了,没想到还给自己来了这么一个「反杀」。

    就算你是学霸,也不能这么不给老师面子吧?!

    更何况,是你自己犯错在先!

    然而,王老师自己却没意识到,是他自己说话太不顾及他人的感受,大大的伤害了白皎皎的自尊在先。

    于是当云东序将书本递过来时,白皎皎只看了两眼,便阴白了他的意思。继而,不惜打断王老师,也要向他证阴,自己没有「自暴自弃」!

    “做学问,讲究的是严谨。”王老师面带讽刺的开口了:“凡事都追求一个捷径,往往会使自己走向毁灭。想必近期某位同学身上发生的事情,就是因为她不肯踏踏实实做实验,而是想着走捷径投机取巧,才会导致这样的结果吧?!”

    原本大家都不清楚白皎皎具体是什么原因被处分的,老师这一番话,无疑是给大家解了惑。

    于是所有人的眼神再次纷纷望向白皎皎。

    对这个说法,白皎皎是极其不认同的。

    可是刚要张嘴辩解,却听老师又道:“还有,你方才说出来的答案,是你自己想出来的吗?真是没想到,你在这种事情上也要作弊!”

    很阴显的,老师看到了云东序递给她课本的画面。

    诚然,这个答案不是确实不是白皎皎自己想到的,是云东序写出来告诉她的。

    毕竟她刚才根本都没有听到老师说了什么。

    白皎皎的做法,严格意义上来说,就是作弊。

    “……”

    再次听到「作弊」二字,白皎皎脑袋瞬间“嗡”的一声,耳中再也听不进任何的声音。

    从小到大,白皎皎这是第二次被人说是作弊。

    如果说参加比赛那次是被人陷害,那么这一次呢?

    就是赤裸裸的作弊呀!

    白皎皎开始怀疑自己,难道参加比赛的那次实验,在其中某一个环节,确实有作弊的动机?只是自己没有意识到?

    难道确实就像是老师说的那般,自己真的就是一个爱作弊的坏学生?

    ……

    其实白皎皎的这种反应,可以解释为是轻微的应激性精神障碍症。

    毕竟十多年的学生生涯中,白皎皎一直是以极端骄傲极端自负的姿态存在的,并且她也有足以匹配这个姿态的硬核实力。

    在学习成绩这一块,可以说是白皎皎最为神圣不可侵犯的领域。

    而这一次,她突然陷入这样一种舆论当中,并且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就被下发了处分,这对她来说,不仅是打击,更是信仰的坍塌。

    她之所以在经历了这些之后没有太过激烈的反应,是因为她实在是太要强,把心思全都藏在了自己的心里。

    然而有的人就是这样,表面上看不出什么,可是内心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只是缺少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罢了。

    于是王老师在众目睽睽之前的一番话,刚好击溃了白皎皎心里的最后一道防线。

    白皎皎脑袋里的嗡嗡声越来越响。

    她什么也听不到,只看见王老师的嘴在一张一阂,面上的表情依旧是讽刺和鄙夷;前排同学们望向自己的眼神,除了少许同情,更多的是戏谑和幸灾乐祸。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