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团宠小幼崽飒爆全皇朝 > 第269章 你们完美地演绎了不作就不会死

第269章 你们完美地演绎了不作就不会死

    萧景翊笑得跺脚,“自此以后,容慕白谈青蛙色变。”

    众人听着他的叙述,看着容指挥使怂包滑稽的模样,个个笑不活了。

    “容指挥使害怕青蛙这事,承包了我三日的笑点。”有监生笑抽了过去。

    “没想到容指挥使还有这么萌的一面。”

    “这画风太清奇,我得洗洗眼去。”

    魏皇扶着树干才站稳了,眼泪鼻涕都下来了。

    依依把青蛙放在竹筐里,拍拍小手,对容慕白道:“你的手臂流血了。”

    容慕白被青蛙吓破了胆,根本没察觉到左臂的伤处裂开了。

    他跳下来,疼得龇牙咧嘴,“小妹妹快帮我看看,好疼。”

    被那么多人围观,还有不少孩童嘲笑他。

    脸皮稀碎了一地。

    他索性破罐子破摔,还摔得噼里啪啦地响。

    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这真是至理名言呐。

    “小崽崽,他装的,不要上当!”萧景翊把小崽崽拉过来。

    “萧景翊,你过分了!”容慕白剑眉微扬,凛色从黑眸迫出。

    “他要杀我,小崽崽,你要保护我。”萧景翊把小崽崽当护身符。

    就是不让容慕白阴谋得逞!

    容慕白不搭理他,过去保护魏皇。

    这场又怂又贱的大戏落幕了,众人散了。

    依依带着夜司凛、叶凉音和慕容谦去河里捉鱼。

    慕容莲看见容慕白落单了,便走过去。

    “哥哥,你的左臂流血了,我帮你看看好不好?”她的童音奶脆奶脆的。

    “不用。”容慕白冷漠道。

    “哥哥,刚才那野丫头那么吓你,你不生气吗?”慕容莲天真地盯着他,“她还小,不懂事,我替她向你道歉……”

    “自家的小妹妹,当然不会生气。再说她跟我闹着玩的。”她的用意,他心知肚明,“你和小妹妹没半分关系,你凭什么替她道歉?”

    “我只是……”

    “昨日野猪攻击我们,你不要以为我没看见。”

    “看见什么?”慕容莲无辜地眨巴着眼。

    “陛下带着小妹妹他们进去,你把小妹妹推出来。”容慕白的眸光陡然变得凌厉,好似要刺入她的脑门,“你要置小妹妹于死地,你的心肠太恶毒了。”

    “我没有。”她的心又惊又怕,“哥哥你看错了,我真的没推她。”

    “我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是我,其实是……九公主……”慕容莲饱受委屈似的,“九公主挨着我,我亲眼看见她伸手推人……哥哥,你真的冤枉我了……”

    “你是不是要我请九公主来对质?”容慕白的眉宇瞬间涌起森寒的杀气。

    若非他不对孩童动手,不然她早就是一具尸体了。

    慕容莲小嘴嗫嚅,双眸泪光盈盈,好不凄楚可怜。

    “哥哥,我不是故意的……九公主挤着我,我站不稳,不当心推野丫头……”

    “就一会儿工夫,你想了几个借口。”容慕白冷酷得不近人情,“小小年纪,满嘴谎言,蛇蝎都及不上你的恶毒。”

    慕容莲:“……”

    他起身走开,背影冰冷。

    她追过去拦住他,倔强地问:“哥哥,那野丫头不愿认你,你为什么死皮赖脸地哄着她?”

    “因为她是我唯一的小妹妹,因为我做错了事,伤了她的心。”

    说到小妹妹,容慕白声色温柔。

    慕容莲看着他走了,眼角滑落一行晶莹的泪水。

    野丫头,你抢了我的哥哥,你该死!

    ……

    午时,众人吃着凰倾公主做的干锅牛蛙、烤鱼和鱼汤,赞不绝口。

    个个大快朵颐。

    余味绕梁三日。

    “吃过凰倾公主做的饭菜,我才知道我家厨子做的都是猪食。”

    “我以为来田野劳作,一定会清瘦几斤。待我回家,亲娘都认不出胖十斤的我。”

    “你胖成猪,亲娘以为哪头猪闯进府了,哈哈哈……”

    “我要拜凰倾公主为师,学她那手厨艺绝技!”

    “你要当厨子?你就这出息!”

    “厨子怎么了?凰倾公主这手厨艺,不是得到陛下的赏识和宠爱吗?”

    “你能跟小公主比吗?”

    ……

    下午,孩童们喂鸡鸭鹅,而魏皇躲得远远的。

    吃过晚饭,众人乏了,回房歇息。

    依依正要沐浴,一个孩童过来说,叶凉音在西苑那边等她。

    叶凉音还说,要跟她一起捉萤火虫。

    依依笑得又乖又软,哒哒哒地去了。

    西苑是仓库,不住人。

    这边有一个小门,从小门出去便是一片小林子。

    此时,西苑黑漆漆的,阴森诡谲。

    依依看见一道黑影闪过,进了那边的房间。

    她追过去,站在门口,露出人畜无害的微笑。

    房里黑暗如深渊,好似藏着魑魅魍魉。

    陡然,她的身后出现两只邪恶的手。

    用力地推!

    慕容莲!

    九公主!

    咦?

    怎么没推动?

    依依陡然转身,扣住她们的手。

    圆嘟嘟的脸蛋露出软萌而又冷邪的微笑。

    九公主和慕容莲只觉得,一股狂风般的力气把她们拽进房间。

    她们摔在地上,正在爬起来,却见一道黑影压下来——

    依依拿了一条绳子把她们捆在一起,又用布条勒住她们的嘴。

    “死丫头,放开我!”九公主炸了毛,口齿不清地怒喝。

    “你们准备了这么多好东西,当然是你们好好享受啦。”

    依依早就知道她们是没安好心,又看见房里布置了一些属于阴间的骇人东西,便猜到了。

    慕容莲恨恨地威胁:“陛下知道你谋害九公主,不会放过你的!”

    “我没来过这里,怎么谋害你们?”

    依依关上房门,上了锁,“你们完美地演绎了,不作就不会死。”

    九公主焦急地叫:“死丫头,你快回来!放开我们!”

    可是,没人回应。

    一旦入夜,没人会到西苑来。

    这里死寂得像阴气森森的墓地。

    她们用力地挣扎,但根本挣不开绳子。

    “九殿下,怎么办?”慕容莲害怕了。

    “我们大声喊叫,有人听见就会来救我们。”

    九公主扯着嗓子喊了半晌。

    可是,嘴被布条勒住了,声音很小,传不出西苑。

    慕容莲也大声喊着,直至累了才停下来。

    屋里昏暗,影影绰绰。

    她的目光不经意地转向那流血的布偶、插着针的木偶……

    那些东西好似活了,朝她张开血盆大口,还发出尖细的婴童笑声。

    “过来……过来吧……”

    “我饿了……我要喝你的血……”

    “哈哈哈……我要吃了你们……”

    “啊!”

    慕容莲惧怕地闭眼,嘤嘤地哭,“九殿下,他们过来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