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女相重生之毒女归来 > 十夜记:第十夜

十夜记:第十夜

    梵葳抬起头来看着他。

    少年天子的脸色在御辇内显得有些晦暗,明灭不定。

    “我小叔叔年少时心慕过一个姑娘,为了不打扰她,他从来都不以真面目示人,常常会扮成最让人忽视的街边路人,要么亲自给她沏一壶茶,要么,亲手给她煮一碗饺子,再要么,扮成车夫送她去任何想要去的地方。”

    梵葳惊讶极了,这世间竟还有如此痴情的男子?“然后呢?”

    “然后等那姑娘功成名就的时候,小叔叔终于打算上他们家门提亲了,可是人还没到那姑娘府上,半道就传来她被赐死的消息。”

    梵葳捂着嘴巴,这怎么听起来像是本朝那位惊才绝艳的女相大人?否则堂堂深闺女儿,哪来的“功成名就”?又哪来的“去任何想去的地方”?还有,赐死……能活得这样洒脱的女子,也只有女相大人了罢,只可惜红颜薄命。

    “接下来如何了?”梵葳又歪着脑袋问。

    顾子瞻嘴角有些苦涩。

    接下来的事,都是三皇叔顾北羽告诉他的,三皇叔说,小叔叔的意中人重新活过来了,只不过是以另外一个人的身份,最重要的是,那个女子爱上了旁人,并且嫁给了那个人,为他生儿育女,因为爱至深,所以小叔叔知道是她回来了,可是他直到死的一天都没开过口,没让她晓得自己的心意。

    这种事十分的怪诞,他不能让小丫头吓到,浅浅一笑,“没有接下来了,之所以说从我身上看到了小叔叔的影子,那是因为我同他一样,心慕一位姑娘多年,刚开始的时候,我也觉得自己不该打扰她,可是后来想想,很多事情并不是你不主动,她就能自动送到你面前来的,所以我不想学小叔叔,因为我不是他,我对于心慕的女子,就要主动出手。”

    说到这里,他又坐过来一点,轻轻抱住她,将脑袋埋在她颈窝,“小丫头,我不是小叔叔,我也不希望你成为小叔叔故事中那样的女子。”

    梵葳呆呆地坐着,还有些反应不过来,皇上心慕的人,是她?

    在顾子瞻第二次吻下来之前,她机敏地掏出帕子捂住嘴巴,瓮声瓮气地说:“你等等,你那天晚上说,让我入宫是想让我杀了一个人,又是何意?”

    顾子瞻唇角上扬,“杀了那个嘴壳硬,装作不喜欢你的顾子瞻,只留下现在这个我。”

    “你,你骗我!”梵葳娇小的身板儿气得直发抖,眉头紧紧拧在一起,不等她再说些什么,顾子瞻直接扒拉开她捂嘴的帕子,又往自己嘴里含了一颗樱桃,然后直接封住她的唇,樱桃甜美的汁水很快在两人唇齿间流转。

    “唔……”梵葳捶他,混蛋,竟敢骗她这么久,十夜了,她就跟大傻子一样每天晚上去帝寝殿守着,还以为他真得了什么了不得的大病,如今一听,他竟是得了一种叫做“混蛋”的病,一天不病发就会死。

    然而不管她怎么捶他胸膛,顾子瞻就是纹丝不动,一只手扣住她的后脑勺慢慢加深这个吻。

    梵葳被吻得迷迷糊糊,到后来自己是怎么主动迎合的,她一点都想不起来了,只是在感觉到他手掌不安分地在她身上游走又准备脱她衣服的时候猛地惊醒过来,使尽全力推开她,“皇上,我…我还未及笄呢!”

    都已经到这地步了,如今还说不喜欢,显得矫情,不喜欢会主动迎合?虽然默认了某些东西,梵葳心里还是有些气,自己怎么会看中这么一个混蛋加无赖呢?

    “好,那就等你及笄。”

    顾子瞻遗憾地缩回手,梵葳从刚开始的挣扎抗拒再到后来的娇软主动迎合,整个变化过程他都一丝不错地看到了眼睛里,他承认,这一刻想要她想到发狂,可是…不能,她还这么小,况且皇家规矩严厉,若是她在婚前失贞,哪怕是给了他,也难免让人诟病她不知廉耻,就算是一般的宫妃,初夜侍寝也有宫里成了精的嬷嬷去守着,更何况他是要把小丫头捧回去当皇后的,对于皇后应有的仪态和规矩,那就更是一点都不能错了。

    顾子瞻心想,其他过分严苛的规矩,等小丫头戴上凤冠的那天,他便为她废除,但初夜这一点,必须得尊重她,强来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他觉得,她能恨他一辈子。

    轻轻把梵葳纳入怀,嗅着她发顶上的清香,顾子瞻道:“等你及笄,我便以江山为聘,此生只娶你一人为妻。”

    “你可是皇上。”梵葳吓得不轻,“皇上怎么可能只娶一妻?”虽然她也羡慕爹娘的一生一世一双人,可是想想,这世间有多少男儿能做到?

    顾子瞻毫不在意地笑了笑,“一定得靠联姻来维持朝堂的稳定,那是没本事的皇帝才会做的事,我不需要。”

    这话何其的霸道和张狂,梵葳却听笑了,“若是让御史听到了,可有你好受的。”

    “那又如何?”听到她笑,顾子瞻愉悦地扬起眉梢,“御史哪天不参朕一本,那才叫见了鬼了,只不过,每次参的都是朕又如何如何的顽劣,就没有谁说朕处理的政务哪里不对,你觉得这是为何?”

    梵葳这才恍然大悟,的确,每次听人说起顾子瞻,第一样让人咬牙切齿的,绝对是他的皮性子,可就是没人说一句这皇帝如何如何的荒废政务,梵葳还纳闷呢,难道这么混蛋的皇帝在处理政务上是个“正常人”?

    事实也的确如此,顾子瞻就是皮了点,在理政的天赋上,是绝对没有大臣敢站出来质疑一句的,这也就是别的皇帝三天一朝,而顾子瞻五天都不见得去一回金殿的原因,别的皇帝宵衣旰食处理政务的时候,顾子瞻在呼呼大睡,或者早就偷偷溜出去野了,但是,等他上朝的时候,那手段,那智慧,那口才,绝对能让站满一地的文武百官佩服得五体投地。

    然后,大臣们才恍然明白过来,难怪上一任摄政王顾禾会如此的看中这个小皇帝,不夸张的说,这就是个鬼才,皮起来的时候能让你恨得牙根痒痒,可认真理政的时候,能让你忘了他只有十多岁。

    顾子瞻伸手刮了刮她小巧的鼻尖,宠溺地笑,“那么,小丫头愿意嫁给我,陪我到寿终正寝吗?”

    梵葳红着脸别开脑袋,“谁要嫁给你了。”

    “嗯?”

    想到刚才这混蛋含了樱桃来吻她的事儿,梵葳又羞又臊,“我…我愿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