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超A弃女是团宠 > 第十二章 救人者与被救者

第十二章 救人者与被救者

    整个客栈中,只有桃子、酒叔还有在顶楼一直注意着十三的杜少阳,眼中此时满是担心。

    酒叔行走江湖,早在周围人对十三起了杀心之时,就已经感受到了。

    他扭头望了一眼四周的人,嘴角露出一个极为嘲讽的微笑。

    看呐!

    这就是他家小主子拼力救下的人,多讽刺啊!

    可恨此时此刻酒庄一道儿来的八人又全部昏迷不醒,他们这边仅有三人,人少势微。

    但,酒叔还是义无反顾,左手提剑走到十三身前,将十三彻底挡在了后面。

    不是十三有多娇小,而是酒叔太过高大将身高七尺的十三,堵得严严实实。

    既然右胳膊受伤,那他便左手提剑谁若想取十三性命,便先杀了他再说。

    而桃子也默默转过身,甩了一下手中的软鞭,怒目瞪视着周围蠢蠢欲动的人。

    那姑娘的后背便由她守护!

    顶楼的杜少阳,正欲跃身而下,却被身后一穿月白衫的男子,一把拽住了。

    “少阳,不要多管闲事!”

    杜少阳听到身后的声音回头不甘心地道:“大哥,可是她刚刚帮了我!”

    “那些人不也是她救下的么?”杜少卿望着楼下,嘲讽地说。

    而这这正是杜少阳所想不通的,为什么大家反而对救命恩人起了杀心?

    难道这就是冬雀婆婆所说的人心险恶?

    杜少卿知道自己这刚从云来堰出来的三弟,对此疑惑不解,因他是新晋大当家,故而耐着性子好心解释道:“此女年纪轻轻,便如此心狠手辣,杀人如麻,长大必定为祸江湖,早解决早好。”

    杜少阳听到自己的大哥竟也如同那些人一般无二,顿时一脸不可置信。

    正欲挣脱杜少卿的禁锢,去帮十三,结果一时不料,被杜少卿朝脖颈一个手刀砍晕过去。

    闭眼的那一瞬,杜少阳脑海中不停回响着冬雀婆婆曾经不断告诫自己:“做人要知恩图报,万不可干那背信弃义之事!”

    然而,酒叔和桃子没想到,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想到。

    不是十三此时力竭,而是她正与自己脑海中的一个声音做斗争。

    “杀吧…通通杀了。杀了你就是至高无上的王!”

    “不!我不当王…我只是我…我不杀!”

    “你想杀的,你刚刚就杀了。现在你也该杀…”

    “这不一样,那些人该杀,他们为非作歹,无恶不作,该杀!可这些人,他们与我素不相识无冤无仇,我不能杀!”

    “无冤无仇?哈哈…哈哈…你仔细瞧着,擦亮眼看着。看看究竟是不是无冤无仇……呵,真是天真、无知,还那么愚不可及……”

    十三的脑海中陷入一片沉寂,心中也不似方才那般压抑地喘不过气。

    与此同时,仅活的五个匪贼,也感受到现场的氛围悄悄发生了转变。

    中间一个看上去稍有些瘦弱的男子大声喊道:“我们虽为匪贼,此番却并未杀人夺取性命,而这个少女就不同了。她一路杀人不眨眼,心思如此歹毒,她…她就是个妖女!”

    “对,师爷说得对,她就是个妖女!妖女!妖女!”

    说话的正是其余的四个人,瘦弱男子的话仿佛一根救命稻草让他们看到了活的希望。

    而瘦弱男子听到同伴的声援,以及周遭的人并没有反对他的话,心中更添勇气,说起话来更理直气壮。

    “若将她留下,以后必定为一大祸害。更何况,你们谁又能保证,她将我们都杀死之后,不会再对你们出手?”

    瘦弱男子的反问,说中了在场所有人心中的担忧,纷纷点头表示认可。

    桃子见状急了眼,开口骂道:“你放屁!”

    又指着周遭的人怒喝道:“你们的心肝都被狗吃了吗?我家姑娘拼尽全力救下你们,难道你们就如此不记一点儿情分?哪怕一点就好!”

    说到最后,桃子的声音变得哽咽。

    “我们又没求她出手。”人群中不知谁开口说道。

    “是啊是啊,小小匪贼,又岂是我等对手?哪需她出手相救?”有人附和道。

    有一就有二,附和声一时此起彼伏,甚至有人说,“主子是妖女,手下的人也好不到哪儿去,干脆一起灭了算了!”

    瘦弱男子狠下心又补充说:“事后,我等五人,悉听尊便。”

    在场的人听到这话,纷纷意动,互相对视一眼,最后一名看起来与酒叔年纪相仿的中年男子站出来说道。

    “在下逍遥山庄——谢逍遥。谢某不才,今日便代表在场的各位答应尔等提议。若耍小把戏,莫怪我取你们狗命!”

    显然,在场的人都是听过“谢逍遥”的名声,对他此时的发声也都默许了。

    “不敢,不敢。”瘦弱男子舔着脸赔笑道,同时心中松了一口气。他知道今日这灾他算是躲过了。

    谢逍遥很满意瘦弱男子的识时务,转而又对挡在十三前面的酒叔道:“阿酒,你身为‘第一酒庄’的大管事,此番若你交出身后二位姑娘,谢某便做主放你一条生路。”

    谢逍遥这话说得冠冕堂皇,可酒叔明白,自己多年亲自送酒,谢逍遥认出自己也无可厚

    非。

    恐怕也不止他一人认出。

    如今,这些人都不言语,显然已经将谢逍遥当成了主心骨,对谢逍遥的所说所为都是同意的。

    好一个“放自己一条生路”,去他娘的狗屁!

    酒叔讥讽地对众人啐了一口,他们这是欺软怕硬,忌惮“第一酒庄”哩!

    但是酒叔却并未对众人说清十三的身份,反而道:“要杀便杀,废话如此多,都快赶上裹脚长舌妇了!”

    正是酒叔行走江湖多年,深知若此时表明姑娘身份,这些人定极有可能为防事情败露,从而遭到酒庄报复。便会想尽一切办法一不做二不休,杀人灭口,来个死无对证。

    当然,也许他们会因知道姑娘身份而停手,但那种可能微乎其微,他不能拿姑娘的性命去堵,他也不敢去赌。

    “冥顽不灵!那就别怪谢某不记往日情分,待来日,谢某亲自登门谢罪,道出原委,想绍风庄主也不是糊涂之人。”谢逍遥说得正气非凡,话锋一转又颇有些不满地说:“绍风庄主也是的,只知道赚钱,也不管雇主是何种人!”

    显然,他将十三和桃子都认作了此番定酒的主家。

    十三默默看着眼前的一切,两世为人,在人性这方面她早已看透,所以此时心中毫无波澜。

    她闭上双眼。

    “怎么?现在还坚持?咦……你为什么不觉得愤怒?你应愤怒,你该愤怒的!”

    脑海中的那道声音又突兀地响起,这回连带出现了一抹模糊不清的身影。

    “为什么要愤怒?杀匪贼是因为他们该死,至于这些人,既然他们心怀不轨,只要动了手,伤我在乎之人,我照样也会杀!可这与客栈里昏迷的人无关,我若是动手将其通通杀光,岂不是成了你的奴役,成了只知杀人的杀人狂魔?而且不管身临何境,我在意的人始终护着我,于我而言,便够了。”

    十三这话发自肺腑,她深知自己不是良善之辈,做不到“宁天下人负我,我也不负天下人。”

    可她虽锱铢必较,但也做不到滥杀无辜、泯灭人性。

    “愚蠢!愚蠢!愚蠢!”那道身影因为愤怒而显得扭曲起来,“你不杀伯仁,伯仁却想要你的命!难道你不觉得自己被背叛了吗!只有不断的杀戮,才能天下独尊,才能不让其他人背叛你。”

    “哦?是吗?那我先把你杀了不是更好?你太厉害了,都能影响到我的决断了。”十三嘲讽地说,“最重要是你真的太过聒噪了,吵到我了。”

    话毕,十三一掌将那道本就模糊不清的身影彻底打散。

    “唉,你错就错在想掌控我,难道事先都不知道摸摸底?我这人最是讨厌别人教我怎么做,左右我了。”

    等十三再次睁眼时,眼里的混沌全部不复存在,恢复了往日的光彩。她的额上悄然开出一朵妖冶的洛神花。

    十三嘴角微翘,果真如她所想,只要逼声音的主人现身,然后将其灭了,便能顺利进入《洛神赋》第二层。

    自己卡在第一层和第二层的中间已经很久了,始终找不到破解的法子。

    然而,当连杀两人,回忆起前世种种,一股浓烈的不甘心牵引着自己的心绪。

    而那股不甘心正来源于一直卡顿的地方。

    十三便心头一动,认为这该是一种契机。所以她便随那股不甘心,对匪贼大开杀戒,反正她也早决定要端了这土匪窝。

    突然停手,也是为了引蛇出洞。

    虽然十三不知会引出个啥玩意儿,但她还是不想错失良机,决定放手一搏。

    当然,也有十三没有料到的,那就是那股不甘心太过强盛。若不是两世为人,十三意志坚定,差点儿就真着了道,走火入魔了。

    十三心想,那玩意儿怕就是武侠里常说的“心魔”吧。

    只是她竟不知,这“心魔”会与上一世有关。

    怪不得自己始终摸不到法门,怪只怪自己这世活得太舒坦了,无欲无求。

    “呵,怨气还真不小。”十三思及前世的自己,心中不由调侃道。

    与此同时,大家都一个望一个,不知谁先动手的好。毕竟在场的人都是老江湖,老狐狸,谁知不会发生什么变故?

    瘦弱男子一瞧,顿时急了,忙开口说:“还愣着干什么?大家干脆一起上,趁她病,要她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