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明权臣 > 218 一败涂地

218 一败涂地

    “我们在前线发现了秦决率领的舰队,只有一艘,但周围有四个方阵在保护它!”一名外籍士兵跑到斯密斯面前说道!

    “希望我们能赢,只要赢了,大明就是我们的摇钱树!”到现在斯密斯都没有考虑过自己会输。

    这就是他们的本性,只要利益足够大,他们才不会管什么风险,什么后遗症,民族兴盛,国家耻辱。

    他们只想搞钱,只要有了钱,他们认为自己无论去那里都是皇帝。

    但秦决不一样,他只想要武器,强大的武器,越多越好。

    在这个世界上,元规则才是一切,暴力获胜者永远有支配一切的权力。

    武力,绝对的武力才是秦决所渴求的事物。

    所以他才那么着急拉出一支能打的舰队,只要它们出现,秦决就能拿到更多的利益和土地。

    “在我的410面前瑟瑟发抖吧!开炮,全力开火,荡平面前这群害死的混蛋,我要让他们为自己的行为付出巨大代价!”秦决指着前面的舰队怒吼道。

    巨大的轰鸣声差点让他失聪,秦决只感觉大脑一晕,便立刻捂住耳朵向后面跑去。

    敌人的舰队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四颗***炸穿,站在信长号上的秋田立刻下令所有战舰放弃对陆地敌人的火力支援,全部调转方向,规避敌人的炮弹。

    但本上却下令撤退。

    “不能撤退,告诉本上指挥官,我们现在一但撤退,敌人就会追着我们打,现在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向敌人发起冲锋,逼退他们,为陆地上的部队提供撤退时间!”命令还没通过无线电传达过去,第二轮炮击就来了。

    秋田被直接震飞,他艰难的爬起来看到五十米外的战舰被炸碎一般,迅速下沉,那种破坏力和毁灭性深深震撼了他的内心。

    这一刻,他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做来自火力的压制,也知道了那群洋人为何如此惧怕秦决的战舰走出来。

    他很后悔,后悔将舰队指挥权交给本上,后悔接手这支舰队,后悔来打大明,后悔出生在这个世界上。

    这种景象太过恐怖,他此生从未见过,甚至连做梦都不敢想。

    在他的认知中,铁甲船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战舰,它们坚固,强大,迅速,堪称无敌的存在。

    但现在,这种无敌居然可以被敌人一发报废,当然其中也有殉爆的功劳。

    面对常识的冲击,秋田感觉全身无力,绝望的情绪占据了他的大脑,让他现在就想快点逃跑。

    “大名,丰臣大人命令我们阻击敌人,给地面部队逃跑的时间,我们将在高丽国对他们展开陆地阻击彻底放弃海面力量。”军师绝望的跪在地上不断哭泣。

    他知道,丰臣是要放弃他们。

    “我明白了!”秋田单手握住面前的护栏,看着远方被黑烟包裹的黑龙号苦笑道:“早知道,我们就应该给大明当一辈子的狗。反抗大明,果然是我们这辈子做过最愚蠢的梦!”

    想当年,秋田也算是最热诚的进攻派,他一直认为只要有了铁甲船,大明的龙船就是垃圾。

    虽然日本也闭关锁国,但他们的闭关锁国和我们的不一样,我们是彻底封锁一切。

    他们会每隔一段时间就派人外出确定世界局势如何,这也是为何他们在黑船事件后能如此迅速的接受,并且进行工业化的重要原因之一。

    可现在他就像是坐在后悔椅上的罪犯,总而言之就是后悔,十分后悔。

    当初之所以这样做完全是因为冲动,一时的冲动。

    可惜,人犯错还能改,在战争中,一但产生对局势的错误判断就会死伤无数,没有丝毫挽回的机会可言。

    在经历第三轮炮击之后,铁甲船舰队也完成了掉头,不再是侧身对准黑龙号,而是船头对准黑龙号。

    秦决也下令停止进攻,他看到了本上带着自己的舰队跑了,现在双方距离过远,敌人在射程边缘,这时开火那怕有一轮不中,就是浪费火力。

    “命令所有舰船展开接敌队列,等待敌人前来送死!”秦决指着他们怒吼道:“那群傻逼暂时不用管,我们早晚能消灭他们!”

    见到秦决停止进攻,秋田无比绝望,他知道敌人是想要先吃掉自己,根本没有任何想要追击的想法。

    在这个时候停止进攻也意味着他们根本不怕自己现在的舰队数量,就算自己不攻打过去,他们也会自己上来。

    到时候,黑龙号但凡有一颗炮弹落在他们的军队之中,死伤数量根本无法想象。

    “为了大日本帝国,为了将军幕府,为了丰臣大人,为了天皇陛下,冲锋!”秋田拔出佩刀对准黑龙号怒吼道。

    “天皇陛下万岁!”

    “天皇陛下万岁!”

    ……

    所有铁甲船全速冲向秦决的黑龙号。

    “开火!”秦决一声令下,410发出了绝望的声音。

    硝烟的气息弥散在战舰上,看着它们被一一打掉,秦决就像磕大了一样笑的愈发癫狂。

    但秋田却在音频中一遍又一遍喊着天皇陛下万岁。

    仅仅一日,攻守易还,但秋田却比大明的舰队绝望百倍不止。

    看着身边的铁甲船一艘又一艘沉没,他绝望的怒吼着,向那艘巨大的战舰冲去。

    秦决命令前方战舰散开,让黑龙号直接冲向对方的信长号。

    两艘战舰撞在一起,巨大的炮管直接伸到秋田面前,看着面前如用天一般恐怖的战舰,他绝望的跪在了地上。

    “大人,要不要开火?”

    “不必,下去抓住他们,船体有没有问题?”

    “只有一点变形,没有丝毫影响!”

    黑龙号上的士兵跳到信长号上面,俘虏了所有处在懵逼状态中的敌人。

    最后剩下的七艘铁甲船在反抗中被全部点掉,没有任何敌人存活。

    本上带着最后的舰队逃往日本本土,把丰臣扔在了高丽国。

    “继续前进,扫清他们的陆地力量!”秦决走到秋田大名面前蹲下,“你们了不起呀,大明的注意都敢打?”

    秋田抬起头看着他问道:“你会日本话?”

    “你说怪不怪?你一个日本人用汉语和我说话,我一个汉人用日本话和你说话!”秦决点燃一支烟继续问道:“你们地面上有多少人?”

    “三百万!”秋田怒视秦决继续道,“我想,我们应该谈谈!”

    “谈你妈!”秦决一巴掌打飞他两颗大牙,“你说打就打?你说谈就谈?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长什么样子!三百万很多么?三百万就能打我大明了么?不识好歹!”

    秦决接过一把匕首挖掉他的左眼,“现在我问你一句,你就答一句!别狗叫了!”

    见他继续喊叫,秦决轻轻挥动右手说道:“舰队向海岸靠近,对敌人逃亡部队火力全开,那条狗是不会回来的。把这条狗打到不叫为止!”

    秦决转身看着其他俘虏继续道:“这群人,没有留下来的价值,把他们吊在舰桥上晒成人干喂猪!”

    当舰队奔赴海岸时,敌人早就跑的没影了。

    “跑的可真是快!”秦决坐在秋田面前笑问道:“你这身衣服,至少得是个将军吧?”

    “我是大名!”秋田对他怒吼道:“有种你就杀了我,这样折磨我算什么本事?”

    “好玩呀!”秦决摊开双手微笑道:“我很享受这种支配一切的感觉,你也可以尝试自杀,但我要警告你哟!咬舌自尽的话必须要咬断后舌根。只有这样倒灌的血液才能把你自己呛死,你也可以尝试渴死自己或者饿死自己。但人是无法战胜生存本能的!”

    “你到底想怎样?”秋田无比绝望,他见过有人咬舌自尽,但都无一例外的失败了,难度太大,人在不借助手的情况下是做不到的!

    “我会让你亲眼看到你的国家覆灭,当然,在此之前我会先毁灭你的家人!”秦决狞笑道:“人人都有开战的权力,但绝对没有停止战争的权力。因为只有胜利者才能决定是否停战,而活着的人才配当胜利者!现在我再问你,你们陆地上到底有多少人?”

    “三百万,四百万,五百万!”秋田依旧不服,他是一个顽固且守旧的人,对荣耀极其看重。

    “命人把石道河的守军将领叫过来!”秦决拿起一根铁棍开始猛击他的四肢,“你好拽呀?尼玛有没有教过你,失败的时候还那么拽是会很疼的?没教吧?我来教教你!”

    完全打断他的四肢后,秦决命人把他带下去,好吃好喝伺候着,后面还有大戏给他看。

    “你也太狠了吧?”月缨都有点看不下去秦决这么虐待人!

    “这有什么?月缨,你我都是要成大事的人,应该知道,欲成大事者!必须冷酷无情,不让这群王八蛋知道我们的厉害,他们一辈子都不会知道害怕!”

    守城将军登上战舰,这是一位六十岁高龄的老将军。

    “石河道守城大将白元参见驱夷大将军!”老将军单膝跪在地上,双手作揖。

    “老将军快快请起,抱歉是我们来晚了!”秦决扶起他苦笑道:“希望你能原谅我们。”

    “大将军这是那里话,若无你们,这石河道怕不是守不到今晚!”白元无奈叹息,当敌人撤退的时候,他整个人好似重生了一般。

    “那老将军可就死定了!”秦决苦笑道:“抱歉,我这人说话比较直白!不知老将军现在手里还有多少人?”

    “二十七万,但有很多伤病人员,城池也需要加固休整!”老将军低头说道,他深知秦决的狠辣,所以早就做好了当敌人破城时就自杀的决定。

    他这种人一辈子都不会留下任何污点,做人清明,知道自己能拿到什么,需要在什么时候做什么事情,这才是一个聪明的人。

    “那就把能用的人全部召集在一起,等到后续部队到来,我们就出发!”秦决转头看着身边的月缨微笑道:“你也先休息一下,军队暂时交到月缨手中,她会从地面对敌人展开进攻。我需要城池内的百姓为我修建点东西!”

    “是,我们一定按照大人说的做!”老将军立刻点头,他年纪大了,也不想继续打下去,这一战能守住个算是功成名就。

    急流勇退才是最好的选择,否则基本没什么好下场。

    “你呢?”月缨开口问道。

    “我当然是去威胁他们本土,让他们的舰队不能支援高丽国的部队,更不能接他们回去。这支部队,我们要在高丽国吃掉,让他们回去麻烦就大了!”秦决看了一眼身边的海军士兵。

    他很想直接让他们去做,但又害怕他们做不好,这艘战舰是关键,不能有任何差池!

    “那我们就兵分两路,对他们赶尽杀绝!”月缨也很期待,对于战争的狂热她不输给秦决,只是比较尊重敌人。

    “不必如此着急,你可以先围而不打,兵者,上善伐谋!”秦决指着高丽国的方向冷笑道:“以前他们会认为自己没得选,可现在呢?我大明赢了,倭寇输了,高丽国内部能没有一点动静?不能吧?那就让他们自己内部先乱起来。

    后面还有很多东西在做,你别着急,更不能冒进,如果因为你的失误损失过多士兵。我不会放过你,撤掉你的职位,这个权力我还是有的。”

    “哼,你敢!”月缨冷哼一声,完全没把秦决的话放在眼里。

    “我希望你能重视,这群人狡猾的很!”二人分别之后,秦决率领舰队向他们本土出发,欲要让他们彻底损失所有海上力量,成为陆地上的困兽。

    燃油和炮弹还有补给在晚上抵达了。

    同时抵达的还有诗曼茵和肖恩。

    “恭喜大人,我们赢了!”肖恩激动的和他抱在一起。

    “那你们打算怎么做?”秦决笑着问道。

    “斯密斯那群人已经开始逃跑,连要钱的时间都没有,但我不一样,我可以坐上大人这条船,去找他们要钱!”肖恩可不会放过自己的利益,一点也不会放过。

    “好!到时候你帮我带个话!”

    “什么话?”

    “我大明欲封他们的天皇为知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