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在大唐当主播 > 第九十幕 神秘蓝矿

第九十幕 神秘蓝矿

    恰在此时,官道的方向又出现了新的变化。

    蹄声马嘶,炬焰接龙,又有大部队在向咸宜观移动。

    和偷偷摸摸趁着月黑风高摸进沙陀行营的吐蕃贼不同,这支部队丝毫没有隐匿自己的动向。

    他们不需要,因为他们是真正的大唐铁骑!

    度母的预测竟然应验了!

    最不可能的事情发生了,真的有强大的敌人在接近!

    吐蕃人顿时一片大哗,他们相信度母,相信神谕。

    敌人蹄声近,度母让他们尽快退走,最虔诚的信众向着度母膜拜施礼,随即反身退走!

    初时只是数人,但瞬间就带动了周边的数十人,整个吐蕃队伍便如同雪崩一般,哗啦啦地倒涌出去。

    虽然大部队里有人对眼前的“度母”产生了怀疑,但是在人潮的冲刷下,他根本不可能再向前靠近,他的嘶喊声也被完全淹没在人流里。

    刚才和沙陀少族长奋战的先锋部队也开始撤退。

    他们最近撤退的路线经过度母圣身,但是这些人不敢惊扰度母,一步一匍匐,自圣身右侧绕行。

    沙陀族的战力只剩了四人,少族长没有下令对几十名先锋残部发动攻击,防止他们狗急跳墙,垂死反扑。

    他示意蒲涵等人迅速向度母圣身靠拢,以护其周全。

    度母圣身表演得十分投入,在所有吐蕃人退出视线之前,她们始终没有停止吟唱。

    吐蕃队伍里有一道微弱的声音,一直在愤怒的咆哮。

    他正是之前因为天獒暴死随日本和尚探过咸宜观的拓跋怀光。

    他没有办法和人潮抗衡,于是便想要躲箭射杀三女。

    那些虔诚的吐蕃人怎么可能让他用弓箭瞄准度母神?

    霎那间,拓跋怀光就被七手八脚地制服,让人倒拖着退入了密林。

    官道可驰马,唐军先头部队来得很快。

    为首一员小将一身银甲,手持映月画戟,威风凛凛,正是席温席厚君。

    黑猫萝卜缩在他地臂弯里正拖着一张苦瓜脸,似乎有些晕马,失去平衡感的它也不敢从高处跳下,只能无力地喵呜一声,躺平认命。

    “怎么会这样!”

    席温抱着黑猫跳下马来,他首先走向了浑身是血的朱邪翼圣。

    “没事,大哥!死不了!”,朱邪翼圣不愧是沙陀族第一勇士,他此时虽然身被数创,但都不致命,身上的朱红大多也是用敌人的鲜血染出的。

    “其他兄弟呢?”

    席温当然知道沙陀勇士的战斗力。

    吐蕃人虽有一身愚勇,但是缺乏配合作战的训练,在正面战斗里就是一群乌合之众。正常来说,朱邪翼圣的这支沙陀精英小队虽然人少,但若是准备充分,顶个三五百吐蕃人,应该不成问题。

    之前虽然有情报表明,秦岭之中已经有吐蕃人渗透,但必然不会超过五百人的体量。

    所以席温完全没有料到在自己接到萝卜报信就点齐家将风风火火赶来这段时间里,沙陀小队会被打得全军覆没。

    蒲涵和罗娇的啜泣声让席温有了不好的预感。

    “到底怎么回事?”,席温摇晃着少族长的肩膀,想要听他汇报战况。

    朱邪翼圣本就呐言,今夜的事又一时不知从何说起,一阵哽咽将话语都堵在了胸口,半晌无言。

    三头六臂的度母这时也解体现了原形。

    三女缓缓走来,还是巧舌的闪闪为少族长解了围。

    “族人都牺牲了。”,闪闪直接用族人称呼所有沙陀勇士,拉进了彼此的距离,这是她此时能够给予的唯一慰藉,“今日我们歌舞会有,一时兴起,大家喝多了些。谁能料到……谁能料到居然有人在天子脚下发动这样大规模的偷袭。似乎,吐蕃人买通了内应,不但得知了今夜防守虚弱,而且还有人为他们做标记引路,企图率先击杀少族长。”

    闪闪隐去了龙纹玉坠示警一节,只是讲她和思思,阿刁如何误打误撞发现了异常。

    随后凶徒来袭,她们只能躲在少族长帐中,放出萝卜示警。

    阿刁通晓吐蕃语,她听见吐蕃士兵议论,似乎还有将近三百人的援军小队在逼近。

    三女听不真切外面的战况,但是想必少族长为首的沙陀人已经陷入苦战。她们知道如果不做一些什么的话,一旦敌人援军赶到,所有人必然皆无幸免。

    兵器柜里恰好遗留有少族长的马铠,还有一块神秘的蓝色矿石。

    看到那种诡秘的幽蓝色,闪闪忽然间想到了她去XZ旅游时看到的度母形象。

    于是她便向阿刁咨询起吐蕃人关于度母崇拜的话题。她得知当时吐蕃人视度母为最高神灵之一时,便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虽然她知道那块宝石对于少族长一定有特殊的意义,但是事急从权,也只有碾碎蓝砂一用了。

    席温与沙陀族人都默默地听着,失去同伴的悲伤已经让她们神情麻木,除了默然落泪,表情均毫无变化。

    但是提到那块蓝色石头的时候,少族长的脸忽然涨红。

    蒲涵和罗娇的神情也有些不对,但她们都强自控制着自己,把脸绷得更紧了些,浑身微微发抖,嘴唇都抿成了一条缝。

    那块石头名为扁青,确实是当时常用的蓝色颜料之一。

    但是其原石型如人体肾脏,入药有特别功效。

    按照三国名医吴普的《本草》所述:扁青,治丈夫内绝,令人有子。

    同时期医术《名医别录》又称:去寒热风痹及丈夫茎中百病,益精。

    所以在塞外有原石崇拜的族群里,扁青原石象征着,嗯,咳,男性的力量。

    这个小插曲让少族长不得不抢过话头强行扭转节奏:

    “今夜是我们的疏忽,及时酒醒能够加入战斗的不过二十余人。战到最后,只剩下我们四个了!长公子!求你借我两百兵马,我现在就杀入山中,捣毁她们的驻地!”

    席温摇了摇头,“晚了。上次你发现了吐蕃人的巢穴,并且顺利逃出,他们必然就要做迁移的准备了。今夜这群蠢货一击不中,露了马脚,他们怎么还会留在原地?你放心,我席家绝对会还你一个公道,就算将这莽莽秦岭翻个底朝天,也要将吐蕃暗哨揪出来,剿灭干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