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乾坤归藏 > 夷土部落 第六十一章 九幽泉

夷土部落 第六十一章 九幽泉

    瑶树崖,茅草屋!

    江沉夜一脸怒气,须发皆张,两条胳膊全是血迹,江岚唯唯诺诺的站在一边。天灵将五行离火石收在手中,正和江沉夜对视。

    “小娃儿,还没去找你,你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赶快交出五行离火石。”江沉夜怒道。

    “大族长,天灵是为了救坟儿。”江岚哀求道。

    “江岚,你竟敢将这小娃儿私自带到瑶树崖?”

    “大族长,我……”

    “江族长,方才我用五行离火石已经探查清楚,弃坟兄弟风府穴处有一丝碎爻元气堵塞,导致弃坟兄弟昏迷不醒,若不将此处碎爻元气逼出,弃坟兄弟恐怕会成植物人!”天灵严肃道。

    江沉夜一阵犹豫,道:“你可有法子救治?”

    “江族长的碎爻元气,只有江族长才能控制的了!既然要逼出碎爻元气,自然也得江族长才行!”

    “我?”江沉夜瞪大眼睛吃惊道。

    天灵点了点头:“江族长就按平常的方法,将元气输入弃坟兄弟的体内即可。剩下的就交给我!”

    江沉夜面色怀疑,囚冬已将江弃坟扶着坐起。

    “江族长,你刚才也看到了,五行离火石有护主能力,若单单取石头而不懂使用法诀,这五行离火石就是一块普通的石头。你快些将碎爻元气输入弃坟兄弟的体内,我来引导。”

    方才江沉夜强行抢夺五行离火石,被这石头反击受伤,伤不重,却足以让他心有余悸。此时,他走到江弃坟跟前,将一股碎爻元气输入江弃坟的体内,不一会儿,江弃坟全身元气缭绕。

    天灵将五行离火石拿在手里,用元气催动着。一股微弱的黄光从五行离火石上慢慢散发出来,越来越强,天灵继续催动,口中念叨着阳君天教给他的法诀。

    片刻功夫,散发的黄光缓缓地汇成一股粗壮的光束将江弃坟笼罩住,身体上血管经络清晰可见。江沉夜的碎爻元气随着血液流动,传遍江弃坟的奇经八脉,缓慢输入游走的碎爻元气,看出江沉夜十分小心谨慎。

    五行离火石中间的黄色火苗跳动的越来越快,天灵口中不住的念着法诀,额头布满一层汗珠。一丝红光从五行离火石中射出,直直射向江弃坟的风府穴,这丝红光一接触到江弃坟,体内的碎爻元气登时犹如猛兽看到猎物,纷纷朝着红光处游荡过来,不断的冲击着风府穴。

    江弃坟虽处在昏迷状态,脸上却显示出一脸的痛苦状,随着碎爻元气的不断冲击,江弃坟的身体痉挛抽搐。天灵此时面色苍白,汗滴如雨,五行离火石所散发的黄色光罩也在逐渐减弱。

    江岚和杀无忍静静的看着天灵和江弃坟,满是焦灼不安。忽地一声轻微的哼声,江弃坟痛苦地睁开眼,抬头看到江沉夜正在为自己治疗。强撑着将自己的身体朝边上挪去。

    “坟儿!”

    “弃坟兄弟,别动。”天灵面如白纸,皱着眉头努力的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

    “江族长,你的元气可以收了!”天灵道。

    江沉夜如负释重,猛地做了个收的姿势,将元气归入气海。

    天灵口中念着法诀,五行离火石光芒逐渐减弱,先是黄色的光消失,最后那一丝红色的光芒过了许久才消失不见。

    “坟儿,你醒了。”江沉夜一脸关心的看着江弃坟,小声道。

    “天灵,杀长老,你们…你们怎么来了?岚叔,谢谢你。”江弃坟环顾了一周,唯独没有看江沉夜。

    江岚笑了笑,道:“你都昏迷十几天了,我们都快担心疯了。今天辛亏大族长帮你治疗,还有天灵小兄弟的五行离火石帮助。”

    “岚叔,谢谢你关心我。天灵,谢谢你帮我治疗!”

    天灵挤出一丝笑容:“辛亏有江族长的碎爻元气帮助,要不然我还真没有办法。”

    江沉夜随即面容冷酷,道:既然醒了,是不是可以走了?

    江岚急忙道:“江族长,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坟儿才有所好转,你让他去哪里?”

    江弃坟冷笑一声,随即缓缓的从床上坐起来,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江沉夜。

    该走的人应该是你,这里可是瑶树崖,不是你的天火大殿。

    江沉夜笑道:“瑶树崖也是属于燧人氏,既然你之前决心要脱离燧人氏,那么这里你也不该来!”

    江沉夜,滚!

    众人被江弃坟这一声吼叫惊住。

    囚冬急忙上前搀扶,江弃坟一口鲜血已经昏倒在地。

    江沉夜脸上略显惊慌,江岚怒道:“你这是干什么?”

    天灵帮着囚冬将江弃坟扶躺在床上。然后又重新检查了一边江弃坟的身体。

    没事,暂时死不了。只不过是阴阳失调,元气攻心所致,缓一会就好了。

    江沉夜说话间拿出一个绿色小瓶扔给囚冬,道:“一会将这个给他服下。”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刚出门,便碰见落一和朱厌回来。

    四目相对,朱厌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将沉夜。

    江沉夜斜视了一眼朱厌,冷哼一声“果然是畜生”,随即御气而去。

    囚冬将绿色小平中的药丸倒出,只见药丸晶莹剔透,柔软顺滑,仿佛是一滴水珠。

    “清灵培元丹”江岚惊道。

    囚冬扶起江弃坟的头,将药丸喂了下去。

    天灵有些好奇:“什么是清灵培元丹?”

    江岚笑道:“此药品乃是鬼医慕容牛的独家秘制药,据说可以回生死,肉白骨。不过自慕容牛消失之后,就再也没有见到过。没想到大族长居然会有。”

    江弃坟吃了药丸,脸色登时红润了许多,缓缓睁开眼睛看了看。

    别看啦,他走了。

    江弃坟瞬时满眼泪水道:“江叔,你知道我母亲去去哪里了么?”

    你母亲只留下一份手书就走了,我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了。

    冬姨,你知道我母亲去哪里了吗?

    囚冬叹了一口气,没有说话,从怀中拿出一个盒子递给江弃坟。

    江弃坟有些发愣,接过盒子看这上面母亲亲笔的“坟儿亲启”四个大字。眼泪顿时止不住。

    这是你母亲留下的,她知道你回来找不到她肯定着急,所以给你留着这份手书,希望你不要去寻找他。

    你母亲总共留下两份手书,一份江左使已经带给你了。这一份你母亲一定要我亲手交给你,并且再三嘱托一定要在瑶树崖交给你。

    江弃坟接过盒子,急忙打开。

    里面叠的整整齐齐的一份手书,旁边放着一个燧人氏标志的的血玉吊坠。

    江弃坟紧紧的握着吊坠,眼前顿时浮现出小时候和父母在一起的一幕幕温馨画面。

    不忍多想,将吊坠揣入怀中,打开手书,只见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字。

    江弃坟一个字一个字的细看,慢慢的他的额头布满了细密的汗珠,表情越来越痛苦。越到后面,看的越慢,他的眼神中充满了前所未有的绝望。

    李天灵感觉有些不妙,急忙上前扶着江弃坟道:“弃坟兄弟,你重伤初愈,别看了,等伤好些了再看。”

    朱厌从未见过江弃坟这种情况,小心的挪到江弃坟的后面。

    江弃坟看的手书上每一个字,仿佛就是一根针,深深的扎在了他的心上。

    他决不会相信母亲竟然会替他说话,他不相信这么多年来母亲竟然是骗他的,江沉夜也是骗他的,一切都是骗局。

    江弃坟现在恨不得立刻找到母亲,趴在她怀中大哭一场,然后让母亲亲口告诉她:“手书上这一切都是假的。”

    可是,母亲在哪里呢?他现在又该相信谁呢?

    不?这不可能!

    这手书一定是假的,一定是江沉夜逼迫母亲这么说的!江弃坟已经由怒吼转成歇斯底里。

    一把将手书扔在地上。

    众人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江岚将手书捡起,粗略的看了一遍。

    这……,

    江岚表情凝重,心道:“如果这是真的,那还真就错怪了江族长。”随即说道:“坟儿,你母亲都这么说了,应该是真的,你不应该在恨你父亲!”

    江弃坟瘫坐在床上,一言不发。过了半天,才咬着牙挤出几个字“都是骗子,大骗子!”

    江岚缓缓的走过来,将江弃坟搂在怀里“坟儿,你母亲是九幽泉的圣女,这次离开可能是想家了,想回去看看。”

    江弃坟一定这话,眼睛瞬时有了光,道:“岚叔,你是说我母亲可能回九幽泉了?”

    江岚点了点头

    九幽泉在什么地方?怎么样才能到九幽泉?

    江岚道:“九幽泉在猿愁峡,那里只有父亲……江族长去过一次。或许你可以问问江族长!”

    问他!我就不信我自己找不到九幽泉,说着站起来将衣衫稍微整理了一下,示意朱厌,就往外走。

    弃坟兄弟,你的伤还没有好,不能随意活动,天灵急忙上前将江弃坟制止住。

    天灵,你莫管,说着甩开天灵的胳膊就往外走!

    我知道九幽泉在哪里!天灵扯长声音大喊了一声。

    众人为之一愣,都看着天灵。江弃坟刚迈出的脚瞬间静止,转过头道:“你知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