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未知爱恋 > 40.赌约

40.赌约

    …

    幽暗的休息室里,欣宇在给手腕缠上绷带,这时屋内被人用力推开,夜辰有些气愤地走了进来,“刚才的比赛你怎么回事,明明可以很快收场为什么要拖这么久?难道你不知道多一秒就会少很多钱?”

    欣宇轻笑了一声,起身朝衣柜走去,“钱对你来说…很重要吗?”

    夜辰双手插兜冷吟了一声,“你觉得有人会讨厌钱多吗?”

    欣宇穿上外套走向门口,在经过夜辰身边时面露凶色扫视了对方一眼,“对于你这种人,我是真的喜欢不来!”说完直接走出了休息室。

    …

    下午五点刚过,天色已经完全暗淡了下来。医务室内,夜辰坐在床边一边发着信息,一边用笔在记录本上书写,在看到水月渐渐睡醒后,才疲惫地合上记录本起身朝屋外走去。

    目视天花板发呆了十分钟,水月才起身穿上外套离开了医务室,在下楼梯走到一半时,一个人急匆匆地从下方跑来,她下意识的站到一旁让出道路,而跑着的人在看到人后也停下了脚步,“你…没事吧?”在相同的地点,相同的时间,他们再一次相遇了,只不过这次显得平凡了许多。

    因为楼梯口的灯光有些昏暗,加之身前的人背对着光,水月用了好一会才看清来人是谁,“呵呵~好巧!”

    白靖收回视线,苦笑着退到了楼梯平台处,“嗯,好巧!”

    水月看他这般愁容,先是犹豫了一会,然后深吸一口气笑着问道,“我重吗?”

    “嗯?”白靖抬头刚想询问什么意思时,发现水月竟然从楼梯上跳了下来,没有丝毫的犹豫,他张开双手很是慌张地瞄准掉下来的人,在将人稳当接住后怒吼道,“你疯啦?”

    水月安心的用手搂住其脖子笑道,“看来我不重!”

    “吱~感觉你,该说你自我意识过剩,还是说你自我感知太过强烈好呢!”

    “你这人,难道不知道真话也分该说和不该说的吗?”说着想要从他身上下来,却被他的两只大手抱得更紧了,“虽然有点重,但我…不介意!”

    水月撑起身子,郁闷地叹了一口气,“你难道不知道说一个女生重,很不礼貌?”

    “这个,对不起!”

    这是今天以来的第二份道歉了,水月轻挑眉头退到一旁问道,“现在流行道歉?”

    白靖尴尬地挠着头,“那你告诉我该怎么做?”

    水月依靠在楼梯护栏上,平静地看着楼外漆黑的夜笑了一下,“你平时是怎么,就怎么呗!”

    看到她平静面孔下开始散发着一抹淡淡的忧伤,白靖沉寂了一会缓缓说道,“我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才会出现这样的表情,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做你的听众,让我帮你分担一点,这样…至少比你一个人扛着要轻松一些。”

    水月把视线收回静静地看着他,有些疑惑,“我…什么表情?”

    “我曾经以为人难过时,无非就是流泪和痛哭,可在遇到你之后我才意识到,原来一个人可以难过到没有情绪,没有言语,也就没有所谓的悲伤,只有那种…失格的笑容!但她可能不知道悲伤就像水缸,在满时是会溢出来的。”

    水月有些失神地底下了头,随后掩面而笑,笑得有些癫狂,直至再无力气才恢复了冷静,“谢谢,谢谢你这么关注我,还…担心我!”说着绕着白靖走了一圈,然后停留在其身前深情地注视他,“明明有那么多好女孩可以去关注,为什么偏偏选中了我?”

    白靖握紧了双手,似有千言万语想要表达,然而努力到最后只蹦出了一句简单而含蓄的话语,“你这么聪明,应该早就知道答案了的!”

    水月微微一笑,然后负手背过身去,“我想亲口听你说出来!”

    “我…喜欢你!”

    “嗯,知道了。”

    “那你的回答是?”

    水月不紧不慢地朝楼下走去,白靖则一脸紧张地跟在后面,“你刚才也说了,我是个聪明的女孩,既然聪明,那找的男朋友自然不能太笨,”说着停在第一个台阶回身看向白靖,“你的IQ是多少?”

    “9…98!”

    “四舍五入的话,就是0了!”

    “哈?怎么可能,位数是8所以…!”白靖先是一愣,然后很是生气的吼道,“你的四舍五入难道是用二进制算的吗?”

    水月轻佻眉头,转身朝校道走去,“你知道考一百分的人和考98分的人,区别在哪吗?”

    “考一百分的人是因为分数只有100可考,而考98分的人是因为实力只有98。那个…你问这个是几个意思?”

    “那就证明一下。”水月稍微停留了一下,好让自己与白靖同步而行,“只让你证明好像有点不公平,要不这样吧,我们立个赌约,谁要是输了就听对方一个要求,而且是任何要求!”

    白靖看着身旁信心满满的女生,眉头微皱,“任何要求?”

    水月笑着回视他,“嗯,任何要求,包括…我给你吃,以及你每天的幻想在内!”

    这话把白靖说得怒不可遏,但又觉得有点道理,于是把头偏向另一侧小声嘀咕道,“真的…什么都可以吗?”

    水月瞟了一眼他通红的耳根,不由笑出了声来,“嗯,当然!”

    “那…赌什么?”

    “赌这次的期末考试,你在你年级里的排名和我在我年级里的排名拿来比,谁靠前谁赢,当然了,为了公平起见,我必须在你的名次上再加十个名次,怎么样?”

    白靖有些震惊地停下了脚步看着她,而水月也配合的停下回看向他,“我如果没记错的话,你十月份月考垫底了!”

    “嗯,我考了六个大鸭蛋!”

    “那你有自信和我赌这个?”

    “给你机会了,不想要?”

    “可…!”白靖欲言又止地挠着头,一种不祥的预感让他陷入了无止境的犹豫之中,到最后叹了一口气放弃了,“我看还是…!”

    “帮我拿一下。”水月将围巾和外套拿掉,然后将宽松的衣服束缚紧贴在身上,再将蓬松的头发解放之后迎风负手而立,“没穿内衣哦,怎么样,有兴趣了吗?”

    白靖失神地看着眼前的美女咽了咽口水,在过了将近三分钟时才回过神来,之后面红耳赤的他急忙将外套从新披到水月身上,“别…别感冒了!”

    水月不紧不慢地套上外套,围上围巾,随之侧目看向他,“有什么感想?”

    “身…身材不错!”

    “这种差劲的话以后不要说了,不然童子身会保存一辈子。”

    白靖先是一愣,然后据理力争道,“一辈子?怎么可能!只要我想,分分钟钟就能解决的事好吧!”

    水月正过身子,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朝校外走去,“人与动物的区别在于人存有理性,而你说这话时,已经间接证明你想以动物为榜样,有建立自己后宫的食欲,这不得不让我从新考虑你接近我的真实目的了。”

    “好,我承认,我馋你的身zi,但…更馋你的心!”

    水月抿嘴轻笑一声,邪恶地侧头看向白靖,“那为了解锁你内心更多的幻想,就努力得到我的心吧。”

    校外停车场,水月向白靖挥了挥手便坐上了一辆停靠在身边的轿车,在车子即将驶入车流中时,白靖用尽全身力气大声喊道,“等着瞧~!”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