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混乱的超能力世界 > (六十八)我是谁

(六十八)我是谁

    眼前是一栋被爬山虎披上一层绿的危楼,一看就很有年代感。

    危楼前的空地上纠缠着一堆藤蔓,似乎在警告着来者别想进入。门前有一棵银杏树,树下堆着几个破烂的体育用具,是废弃的学校吗?

    冯淼带着疑问朝那栋建筑物走去。可就像遇到了鬼打墙般,他再怎么走都没办法缩短他与建筑物的距离。

    他开始渐渐加速,以至于在不知不觉中奔跑起来。

    这栋楼里有什么东西值得他去寻找。虽然没有根据,但冯淼仍然这样坚信着。

    危楼像是在与他开玩笑般,一直与他保持着距离。甚至当冯淼筋疲力尽抬头看时,那栋建筑物还在他的视野中渐渐变小。

    “不,不要!”

    冯淼伸出手来,试图抓住快要消失的建筑物,可它还是从冯淼的视野里消失了。

    现在,冯淼周围一无所有,就连远处都全被黑雾给挡住了。他开始觉得恐惧,以至于最后竟慢慢地抱膝坐在地上。黑雾就像一群残忍的狼般,慢慢地将他包裹在其中,不一会儿,冯淼的眼前只剩下了一片黑。

    “这位哥哥。”一个清脆的喊声突然响起,他感觉到有人在扯自己的衣角。

    “你能不能……陪我们玩游戏啊?我们在玩躲猫猫,但谁都不想当抓的那个。”

    冯淼睁开眼睛,发现不知何时,自己已经坐在了铺满银杏树叶的空地上。他眼前站着一位矮小的女孩子,穿着一身米色的小裙子,看样子才刚上小学二三年级。

    在她身后,还有三个年纪差不多的小学生,正因为什么而争吵着。

    可冯淼却看不清她的脸。不仅如此,她身后的那几个小孩子的脸也都像被橡皮擦过一般,使人辨认不得。

    “可以。”

    冯淼站起身来,爽快地答应了。他没有对眼前明显的异常提出疑问,甚至都没有发觉这些不正常的地方。

    “那好哦!你先转过身靠在树上,把眼睛闭着,大声从一念到六十。之后就可以来找我们了!”

    小女孩开心地跳了一下,她身后的小学生也同时停止了争吵,开始往教学楼里窜。

    冯淼照着她说的那样,开始靠在墙上数数。

    “一!二!三……”

    “六十!”

    冯淼睁开眼睛,开始寻找那些孩子们的身影。

    他刚走几步,就看到角落里的草丛中躲着一个小小的影子。

    “找到你了!”冯淼扒开草丛,那位穿着米色裙子的小女孩正蹲在墙角。

    可她就像没注意到冯淼似的,在原地恐惧地颤抖着。

    “我不想回家,不想回家……回家一定还会被打的,我想去找妈妈……”

    随后,她在绝望的喃喃中渐渐变得透明,最后消失在了冯淼的眼前。

    “第一个找到了,下一个应该在里面。”

    冯淼似乎被封锁了所有的情感,对于面前匪夷所思的一幕,他竟丝毫没感受到异常。

    他注视着小女孩的消失,随后像个无事人般起身朝那栋危楼走去。危楼的大门处有一块告示牌,但上面的字迹就像被谁刻意抹去了一般无法辨认。

    不一会儿,他又在楼梯间看见了刚才那个小女孩。

    与刚才不同的是,她那身米色的裙子已经破烂不堪。现在的她仅仅站在楼梯口,不禁丝毫没有躲藏的意思,反而在注视着前方,似乎在跟某人谈话。

    “不知道……这个也不知道……我好饿……”

    “找到你了!”

    冯淼拍了拍她的肩膀,随后,她就像刚才一样开始渐渐消失。

    “第二个找到了,还剩两个。”

    他在二楼的厕所里又找到了那个小女孩,此时的她换了一件廉价的白色衬衫,个子也长大了不少。

    她烦闷地望着镜子前的自己,似乎在想些什么。冯淼仍然无法从镜子上看到她的长相,但她的脸似乎比第一次要清晰一些。

    “说什么性格太像男生了……切,谁管那些人说啥啊。”

    她不屑地朝洗手台里啐了一口,打开水龙头开始捧起一握水朝脸上泼去。

    这一次,甚至冯淼还没来得及说“找到你了”,她就开始变得透明。

    “最后一个。”

    冯淼像别人控制了手脚般,毫不犹豫地朝顶楼走去。当他踏上楼顶的一刹那,周围的景象在瞬间变成了一个古旧的胡同。

    “别,别过来!”

    胡同尽头,一个满身污垢的落魄男子朝冯淼大吼。

    “逃犯”,冯淼的脑中突然迸出了这个词。

    他注意到,这位男性正一条手臂将刚刚那位女孩给死死勒住,另一只手抓着一把小刀横在女孩纤细的脖子上。

    虽然冯淼看不到女孩的脸,但他知道,她正在哭。他的心里突然开始隐隐作痛,似乎能感受到女孩的绝望一般。

    冯淼没有理会男子的警告,缓缓地朝胡同内走去。

    “不是跟你说过别过来了吗!停下!马上给我停下!”

    男子受到了刺激,猛烈地摇晃着面前的小女孩,似乎在提醒冯淼:如果再靠近,后果不堪设想。

    小女孩被无助地甩来甩去,哭喊声在冯淼脑中回荡,甚至都盖过了男子的叫声。

    冯淼的心中涌出一阵不知名的恐惧,他本能地想转过身逃离这里。可不知为何,他没法控制自己,有一股无法抵抗的力量硬推着他朝男子慢慢靠近。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突然,那位罪犯一把甩开小女孩,疯了一般朝大叫着朝冯淼跑去。当冯淼反应过来时,他的腹部已经被小刀贯穿。

    一股难忍的剧痛突然扩散至冯淼全身,他反射性地掐住面前男人的脖子。而后果是,更多的痛楚随之来临。

    终于,冯淼支撑不住的往后倒去。在最后的最后,呈现在他眼前的,是小女孩无助的身影。

    他终于,看清了她的脸。

    “不要啊!”

    冯淼挣扎着在空中挥舞双臂,突如其来的阳光刺进他的眼睛,使他终于意识到了自己在做梦。

    他扶着仍有些昏沉的脑袋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正睡在昨天下午来过的饭店里的“自己的卧室”中。

    说实话,虽然他们都说这是自己之前住的地方,可冯淼仍然觉得这个地方很陌生。

    “你梦到了什么?”

    角落里,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那清冷的声调使冯淼条件反射般打了个寒战。

    唐苓合上书本,眼睛似乎如黑夜中的猎豹般闪着冷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