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混乱的超能力世界 > (六十九)意料之外的来客

(六十九)意料之外的来客

    不知怎的,平时很容易就能沉浸在书本中的唐苓,这几天的看书的效率比之前慢了不少。很多时候,与其说她是在“看书”,不如说是在刻意逃避着什么。

    “别,别打我!”

    冯淼惊恐地拉起被子挡在两人中间,似乎那是一面能抵挡所有攻击的盾牌。

    唐苓叹了一口气,尽量将语气放平缓,问道:“我不会打你,快说你梦见了什么。”

    “唔……一个长满爬山虎的建筑,楼前有片空地……空地上有银杏树。有个女孩要跟我捉迷藏,然后……”

    “阿喵,唐苓!饭做好了!不是叶星做的!”

    楼下,张栲榆那充满活力的叫喊声传了上来。紧接着,又传来了一声怒骂。

    “干嘛要提不是我做的?我做的饭不能吃还是怎么?”

    “马上,”唐苓朝楼下说,也没管他们听不听得见,“然后呢?”

    “然后……”

    冯淼拼命回想着在梦中的情景,可梦这种东西,一但有了些许忘记的片段,整个梦境都会在极快的时间内从脑海里崩塌,仅仅留下些许碎片。

    “我记不得了……”冯淼苦恼地抓着脑袋,道。

    “那就先去吃饭吧。”

    唐苓站起身,正准备从房间里出去。

    “但我记得最后的事情!我被一个逃犯给用刀捅了,然后就疼醒了……”

    冯淼像个想将功补过的小孩一般,特地强调道。

    “逃犯?男的女的?”

    “男的,而且身上特别脏。”

    “嗯……”唐苓沉思了一会儿,“走吧,去吃饭。”

    “那个,”冯淼突然想到了什么,“我昨晚不是在那什么……刘鼎那里睡着了吗?怎么今天……”

    “我背着你回来的。”唐苓像说一件极其平常的事般说道。

    “哦……谢谢啊,咦?”

    冯淼的瞳孔瞬间放大,他惊恐地看着角落里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少女,在心中加剧了几分“这个人是魔鬼”的念头。

    “咦咦咦咦咦!!!你的力气难道那么大吗!难道是怪力少女?!”

    “变成老虎把你背回来的。”

    看着咋咋呼呼的冯淼,唐苓不禁皱起了眉头。

    楼下,张栲榆摆好几碗稀粥和一盘小菜,打开手机无所事事地刷起花边新闻。

    叶星在厨房里摆弄着一碟凉菜,虽然她的厨艺很差,但仅仅是将酱料倒进装着菜的盘子里这种事,无论谁都能做到。她熟练地将酱料在盘子里翻了几下,夹起一小筷子尝了尝。

    “嗯……是不是味道有点淡呢?应该得多放点盐吧?”

    她真的做不到也说不定。

    叮铃铃……

    挂在门口的风铃传来响动,告诉叶星有客人来了。

    “烤鱼!快去招待下客人!”

    叶星一边在凉菜里添盐,一边吆喝着张栲榆。

    “糟了,盐放太多了!放些水然后滤掉应该没问题吧?虽然酱料也会被冲掉,但应该还能自己调……”

    叶星手足无措地端起放着凉菜的盘子,一边碎碎念一边用各种调料准备她那特殊的酱料。

    好不容易,凉菜被叶星弄成了看起来可以吃的模样,张栲榆还是没有传来动静。叶星有些不耐烦,端起盘子走出厨房,正准备责骂张栲榆一顿。

    “烤鱼!都说了别一天到晚刷手机……你,你怎么来了?”

    饭店里虽然开着空调热风,却反常地弥漫着丝丝刺骨的凉气。张栲榆正警戒地抓着他放满植物种子的口袋,只要门口的那位来客一有什么动静,几颗种子立马会飞向门口。

    “你们就是这么对待客人的吗?搞得我有点不想在这里消费了呢~”

    黄梅雨笑吟吟地拨弄着门口的风铃,嘲弄道。

    就在张栲榆不知道该怎么应对的时候,楼梯口传来了唐苓冷冷的威胁声:

    “你是趁着爆炸逃出来的吧?我对你的事没兴趣,但如果你还想来找麻烦,我不介意再送你回去。”

    “诶……就算你把我拧到监狱里去,他们也不太可能罚我,说不定还得给我发个锦旗什么呢~我可是大英雄哦?”黄梅雨耸耸肩,假装无奈地摇摇头。

    “什么鬼话啊!让光言市许多人遭罪的青牙二把手,你这么快就把自己犯的罪给忘了?”

    叶星愤怒地朝门口若无其事的黄梅雨咬牙切齿道。就算青牙已经被摧毁,叶星对这个组织的敌意还是没有消减。

    “欸欸欸,你这么说我可很伤心啊!你看,那位可爱的小妹妹似乎已经意识到了呢?”

    叶星回头看去,唐苓虽然没有动作,可脸上似乎多了一层阴云。

    “监狱里的那层冰,是你做的?”

    “当然,要不是我的话,整层监狱的人都会被压在废墟下面呢。”

    听到唐苓与黄梅雨的对话,叶星也想起了新闻里所描述的“支撑着监狱房间的冰层”。

    “你有什么目的?”唐苓问道。

    “这话也太伤人了吧……我想救人都不行吗?”

    “你?救人?”

    光言高中操场上的人被瞬间冻成冰雕的一幕出现在了叶星的脑中,她不禁嗤笑道。

    “好吧好吧,只是和人联手了而已,我在牢房里可没办法弄到足够支撑起整个房间的水。但最后不也还是我救了人嘛。你说对不对,小弟弟?”

    黄梅雨突然朝张栲榆发问。后者意识到了黄梅雨此次前来没有敌意,便开始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

    “你过来的目的是什么,总不至于是吃饭吧?”叶星还是没有放下敌意,质问道。

    “我不能来吃饭吗?”

    黄梅雨朝叶星走来。张栲榆反射性地将后者挡在身后,可黄梅雨仅仅捻起了盘中的一小块凉菜,像是自己人一般放入了嘴里。

    “这位冯淼小弟弟是不是失忆了啊?或许我知道一些……咳咳,呕……”

    黄梅雨像是发现不小心吃进去了虫子般将刚放入嘴里的凉菜吐掉。不仅如此,她还弓着腰扣着嗓子眼干呕,试图让恶心感冲淡口中的酱料味。

    她刚刚建立起来的气场被一小块凉菜给打破了,这戏剧性的一幕甚至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张栲榆,他张大嘴巴,惊恐地看着叶星手中的凉菜,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就连凉菜都能做成黑暗料理吗?叶星,你好强大!”

    “咳,咳咳……就算我之前做过没法原谅的事,你们也不至于用这种手段来毒死我吧?咳咳……太狠毒了……”黄梅雨都给呛出眼泪来了,是加了芥末吗?

    “明明是你自己拈起来吃的……”

    叶星满脸黑线,她有自己将凉菜搞砸了的准备,但没想到对方会有如此大的反应。虽说这是对自己厨艺的否定,但看到黄梅雨的狼狈样,叶星心中仍有些暗爽。

    “你刚刚说……什么?”

    唐苓没有被这突如其来的戏剧逗笑,反而三两步走到了黄梅雨的身前,狠狠地盯着她。

    “给我张纸,咳咳……”

    黄梅雨弯着腰,无力地伸出手。像个坐了一天一夜的长途大巴,终于在最后一段弯路忍不住晕车的旅客般无助。

    唐苓不满地随手抽了张纸递给黄梅雨。

    “说,你怎么知道冯淼失忆了?”

    “我昨天恰好看到你们在街上听到你们的谈话了。出于好奇,就跟踪了一段时间,但跟到山里就跟丢了。”

    似乎被凉菜给弄害怕了,黄梅雨没有用那种刻意装出来的恶心语调。

    “你觉得我会信一个不久前铁了心要将我们杀掉的人会来帮忙吗?”

    “我当然是有条件的。”

    “什么条件?”

    “爆炸发生的那天,你们不是来找我的吧?你们在找什么东西?”

    听到这句话,饭店里的气氛顿时如坠冰窟。叶星的神经瞬间紧绷,她正准备怒斥,可唐苓却先开口了。

    “实际上,我们当时就是想来找你获取情报的。”

    “上午十一点?”黄梅雨勾起一副暧昧的微笑。

    “你可没办法拒绝监狱的安排。”

    “哼,不管你们在找什么,只要你们肯告诉我张松芽那个混蛋的消息,我就帮这位冯淼小弟弟恢复记忆。”

    “青牙的老大?”

    “现在是个带着青牙所有钱卷铺盖玩消失的软蛋。”

    “你们的钱来的可并不干净。”

    “切,不管你怎么说,我现在只想找到张松芽,要回那笔属于我的钱。做不做这个交易由你定。”

    “有什么根据能帮他恢复记忆?”

    “我认识一个人,会记忆重现。只要他的大脑还有一丝记忆,就能百分百帮他恢复。”

    唐苓没有发问,似乎在做艰难的决定。

    “看来你们得讨论一段时间啊。这样吧,如果你们答应做这个交易,明天下午两点,到这个地址来,我在那里等你们。”

    黄梅雨从兜里掏出一张小纸条放在桌上,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饭店。

    “等,等等!”

    叶星试图追上黄梅雨,可当她跑出饭店时,后者早已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光言市飞煌公园漷江亭……”

    唐苓看着那纸条上的字,心里涌起了数道挣扎的漩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