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诸天之主! > 第卌九章此去一别,何年再见?

第卌九章此去一别,何年再见?

    酒楼二楼。

    苏昭听了陆皓东的话,点了点头道:“教授先进知识是好事,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苏兄此话,当浮一大白!”

    陆皓东闻言,很是激动,好似找到了知音般,说道:“民众愚昧,总得有人站出来,破开这黑暗的世间,我陆皓东不才,愿为先行者!”

    “有陆兄这样的仁人志士,我相信,未来必定是无比光明的!”

    苏昭赞叹了一声,端起酒杯敬道:“来,我敬你一杯!”

    为了理想,牺牲自己!

    这样的品格,太高尚了。

    虽然苏昭自己不能成为这样的人,但却不妨他佩服这样的人。

    一旁默不作声的张少筠也端起酒杯,遥敬了一下,她听懂了二人话中的意思,对陆皓东的行为有了一丝了解,不由得心生敬佩。

    “借你吉言,希望如此吧!”

    陆皓东一口干掉杯中酒,叹道。

    “嗯…有人来了!”

    苏昭刚想说什么,耳朵动了动,低声道。

    陆皓东心道:“这是酒楼,现在正是饭点,有人来有什么奇怪的?”

    正在这里,杂乱的脚步声在楼梯上响起,片刻后,几个腰挎弯刀、头戴大帽的朝廷官兵从楼梯上走了上来。

    为首一人大喝道:“所有人听着,都不要乱动,我们这次是来抓捕乱党,谁敢乱动,谁就是乱党!”

    二楼喝酒的酒客们瞬间安静了下来,全都看向苏昭那一桌。

    只因苏昭和张少筠的存在感太强了,在他二人进入酒楼之时,所有人都不自禁的看了过去。

    要知道,昨天白莲教的追捕令可是传遍了整个羊城,雌雄双煞的名头随着他们的打扮广为流传。

    西洋服饰,去辫蓄发。

    如此大胆的装扮,整个羊城除了苏昭外,再也找不到别人了。

    也就是今天一早,白莲教覆灭的消息传开了,否则,刚刚就有人偷偷去通风报信了。

    因此,当官兵说要抓乱党的时候,酒楼的客人都以为乱党定然是苏昭二人无异。

    为首的官兵首领在看到苏昭之后,瞳孔一缩,心道不好。

    其他人不知道,难道衙门还会不知道?

    覆灭白莲教的凶手,就是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苏昭。

    那可是横行南粤,无人能制的白莲教,高手众多,人多势众,轻易无人敢惹。

    此时,面对如此绝世凶人,为首的官兵瞬间就麻爪了。

    很快,他便回过神来,视苏昭而不见,径直向陆皓东走去:“陆皓东,你的事情犯了!提督大人现在满城搜索你们,你还敢出现在这里,真的好大的胆子!”

    自从看到这些官兵之后,陆皓东脸上瞬间变得惨白,他之前手中还拿着一个小包裹,在看到这些官兵的第一时间,便将这个包裹藏在桌下。

    随后,在桌下扔向对面的苏昭,目露恳求之色,随后低下头来,生恐这些官兵听到自己的话,轻声道:“苏兄,拜托了!”

    他手中包裹内的东西实在是非同小可,这次本来是想要藏在一个保险的地方。

    但是,因为在楼下正好看到了苏昭二人的身影,便起了结交之心,这才上了楼来。

    竟将自己的正事给忘了。

    这下好了,被官兵堵在酒楼,想走也走不了了。

    此时,他只希望,苏昭能将包裹藏好,不使包裹被官兵拿了去,那他便是死也无憾了。

    在陆皓东惊骇的眼神注视下,苏昭接过包裹,径直放在桌上,然后皱眉横了一眼那个官兵,冷着脸喝道:“嗯?你在叫唤什么?没看到陆兄是我的客人?让马唯其过来跟我说话!”

    随后,他看向陆皓东,端起酒杯说道:“陆兄,来,我们继续喝酒。”

    苏昭尽管不认为陆皓东他们能成事,但对这样的人却很是佩服,自是不能让他在自己面前被抓走。

    因此,他决定插手此事。

    那官兵首领走了过来,拔出腰间的长刀,壮着胆子喝道:“今天我们只抓陆皓东,与其他人无关,识相的快让开!”

    上官命令在身,哪怕明知道对面的凶人不好惹,他也不得不硬着头皮走上前来。

    “啪!”

    一拍桌子,苏昭大怒道:“滚开!”

    与此同时,一股磅礴的气势从他身上勃发而出,向着那队官兵压了过来,尤其是那个首领,更由重点关注。

    一瞬间。

    那官兵首领只觉得眼前一黑,好似有一座千丈高山向自己倒了过来,整个人不由得矮了下去。

    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他身后几个官兵也是如此,都趴在了地上。

    不仅是他们,便是整个酒楼中的客人都觉得心里面沉甸甸的,好似压了块大石头般难受。

    好在,苏昭一放即收,那股强横的气势很快就消失不见。

    官兵首领脸色难看的从地上起身,咬了咬牙,把脸一横,转过身来。

    “我们走!”

    剩余的几名官兵连忙跟在他屁股后面,灰溜溜的下了楼。

    “噢噢,想不到衙门居然怂了,这可是第一次见到。”

    “面对这等凶人,你敢不敢炸刺一下试试?”

    “此事没表面上的这么简单,快走快走,我们可别被连累了!”

    “对对对,再不走就成了乱党了。”

    见得这一幕,酒楼中的食客立时轰动了,很快,就有人慌忙买了单离开。

    “苏兄,你…是这个…”

    官兵灰溜溜离开,陆皓东人都傻了,竖起大拇指,对苏昭敬佩不已。

    “陆兄,你自己的东西,你自己保管吧!”

    苏昭摆了摆手,将那个包裹又递了过去,还给陆皓东。

    “好,大恩不言谢,陆某必铭记于心!”

    “我得趁着官兵还没有找过来,离开羊城。”

    陆皓东接过包裹,紧紧的搂在怀里,对苏昭感激不已。

    “来,喝了这杯酒,你就去吧!”

    苏昭端起桌上的酒杯,对他说道。

    “此去一别,不知还能否有再见之日,苏兄、嫂夫人,珍重!”

    陆皓东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颇为洒脱的说道。

    “陆兄,珍重!”

    苏昭点了点头,和张少筠一起,将杯中酒饮尽,为他送别。

    “告辞了!”

    陆皓东抱了抱拳,转身就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