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想死太难了 > 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 大道

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 大道

    “弟子见过师尊,二狗叔,飞叔。。。。”

    南宫云陌师兄弟几人被二狗唤来之后,便急匆匆的上前见礼。

    因为人有点多,所以一个一个的打招呼太过麻烦。

    “行了行了,在我们面前这么多规矩干嘛?”

    萧白不耐烦的摆了摆手,直接打断。

    太浪费时间,略过略过。

    “既然如此。。。。”

    “既然是师尊的要求。。。。”

    “那么。。。。失礼了。。。。”

    闻言,南宫云陌师兄弟几人先是相互对视一眼,而后。。。。

    “师尊,你们又叫我们干啥?”

    张轼歌使神力隔空随手抄了把椅子,而后一屁股坐下,一副大刀阔斧的坐姿,大大咧咧的问道。

    “嗯?”

    见此,萧白眉头微皱,似是想说些什么。

    可小和尚根本不给萧白这个机会。

    “是啊,师尊,你们没事喊我们干啥啊?我们忙着呢,这段时间忙死了。”

    小和尚也学着张轼歌的样子,依葫芦画瓢,也抄了一把椅子,不讲任何礼仪坐姿,甚至还悠哉悠哉的翘起了二郎腿。

    此时,萧白的脸已经黑了。

    见此,二狗等人在一旁疯狂使眼色,因为频度过高,都快翻白眼了。

    可是,张轼歌和小和尚还是依旧我行我素,仿佛根本没有看到二狗等人的眼色。

    “兄长。”

    “秃驴!”

    张瑶音和杨宛儿气急,不由得出声提醒。

    “妹妹,怎么了?”

    “老阿姨,咋了?”

    张轼歌和小和尚还没有回过味来。

    “无事,呵呵,小丫头没事干,喊你们玩呢。”

    回答张轼歌和小和尚的是萧白。

    那熟悉的声音。。。。

    还掺杂一些似笑非笑的笑声。

    不知道为什么,每当听到萧白发出这种笑声时,张轼歌和小和尚就没来由的瘆得慌。

    抬头一看,只见萧白此时正一脸微笑的看着自己。

    那笑容,如沐春风。

    而二狗等人则是叹了口气,纷纷向张轼歌和小和尚投去了【自求多福吧】的眼神。

    张轼歌:……

    小和尚:……

    好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不过,为时已晚。

    萧白现在已经开始说正事了。

    “先前你们出宗一行,二狗曾告诉你们【一路向西,必有收获】,你们可有收获?”

    萧白看向南宫云陌师兄弟几人,开口询问。

    “是关于四不像身世的事吗?”

    段无洛不禁问道。

    “当然。”

    二狗颔首。

    寂静稍许。

    “回师尊,未曾。”

    南宫云陌满面正经之色,肃声回答道。

    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嗯?”

    “没有吗?”

    率先发声的是司飞翰等人,语气中满是讶然和震惊。

    对于这个答案,司飞翰等人有些不能接受,或是说不敢置信。

    狗哥竟然推算错了?!

    是失误吧?

    狗哥竟然也会失误?!

    狗哥竟然也有失误的时候?!

    怎么可能?!

    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你们是一路向西吧?”

    对于这个答案,二狗脸色没有任何变化,而是继续询问。

    全场同样古井无波,淡然自若的,还有一人,那就是萧白。

    “是的二狗叔,我们一路向西,并借用师尊赐下的法宝直抵西卿沌洲尽头,但是依然一无所获。”

    南宫云陌恭声回答道。

    “嗯,那可遇到什么人了?例如怪人之类的。。。。”

    二狗继续问道。

    “唔,怪人嘛。。。。”

    南宫云陌师兄弟几人陷入回忆。

    时隔稍许。

    “二狗叔,怪人没有遇到,但是遇到一个疯子。”

    王昊突然说道。

    “嗯。”

    二狗饶有兴趣的点了点头,示意王昊继续讲下去。

    “当时我们正在赶路,路过一片树林,然后就遇到了那个疯子。

    那疯子自称玄剑子,起初还好,可一看到大师兄后就跟发了狂似的,突然就拔剑袭击,并声称要报当日之仇,喊大师兄单挑。”

    应该是不美好的回忆,讲述这段记忆时,王昊的脸色一直都不太好看。

    “当时那玄剑子还说,若是大师兄不敢应战的话,就报出师尊所处的具体位置,这样一来,便不会加害我们。”小和尚补充了一段。

    “然后呢?”

    询问的人是萧白。

    “然后我们就把他狠狠地揍了一顿。”

    “最后被我们吊树上了。”

    “原本准备活埋的。”

    “当时我们只觉得是个疯子,也就没有过多在意。”

    南宫云陌师兄弟几人纷纷回答道。

    “那玄剑子是谁啊?”

    萧白一头雾水的问道。

    难道是仇人?

    不过他不记得有这号人物啊。

    “不认识。”

    南宫云陌师兄弟几人摇头。

    二狗:……

    看来已经把玄剑子给忘了啊。。。。

    轼歌他们不认识很正常,毕竟没见过玄剑子,可萧白和云陌。。。。

    “二狗叔,怎么了?你貌似很在意这个玄剑子啊。”

    南宫云陌不禁问道。

    自打提到玄剑子这个名字之后,二狗紧皱的眉关便没有舒展过。

    “嗯,的确很在意。”

    二狗没有否认。

    “难道是二狗叔的仇人?”

    “早知道就直接杀了。”

    “现在过去还来得及吗?”

    “不知道风干了没有。。。。”

    南宫云陌师兄弟几人一脸懊悔之色。

    “不,不是我的仇人。”

    二狗摇了摇头。

    “二狗,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吧。”

    萧白看出了二狗的欲言又止。

    “云陌他们此行并非没有收获,反而大有收获。”

    “二狗叔,可是我们什么情报都没有找到啊。”

    “不,已经找到了,你们收获了最关键的情报。”

    二狗正色说道。

    “是什么?”

    萧白问。

    “西卿沌洲不复存在了,大道违背当时的承诺,再次亲自下场了。”

    二狗叹了口气,回答道。

    “啊?”

    “不复存在了?”

    “西卿沌洲不是还在吗?”

    司飞翰等人一脸懵逼。

    今天早上还有关于西卿沌洲的情报传递呢。

    到底是什么意思?

    “唉,走出宗主殿,看看此时此刻的天空吧。”

    二狗率先跳下椅子,自顾自的摇头叹息。

    萧白等人趋步跟上。

    来到了外界。

    “什么?!”

    “怎么会?!”

    天空不知何时勃然大变,厚重的劫云铺天盖地,电闪雷鸣,电光闪烁,天地一片漆黑。

    站在宗主殿门前,举头便是劫云,伸手可触。

    天道之力遍布整个神界,呼吸间、言语间,皆可清晰地感受到浓郁厚重的天道之力。

    足见天劫声势之浩大。

    而这场天劫针对的目标是谁,早已不言而喻。

    “为什么?”

    “玄剑子身上的诅咒,凡是他所在之地,大小劫难不断。诅咒只会波及其他人,但不会影响自己。

    现在的玄剑子,乃是大道的使者,代表着文明的湮灭。这件事,也许就连玄剑子本身都不知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