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颜控的快穿攻略 > 第一章 纨绔王爷不容易(1)

第一章 纨绔王爷不容易(1)

    “哗啦——”

    一桶冰水自头顶浇下,浑身血迹斑斑的人悠悠转醒。

    谭月努力地抬头看向铁杆外的人,失血过多的头晕目眩只能让她看见几个模糊的人影。

    “送她上路吧。”

    原本奄奄一息的谭月闻声猛地一震!

    她记得这个声音!是曾经最疼爱她的大伯!

    也是这个人,抢了自己手里家族的继承权,将自己关在这个黑暗不见天日的地牢里!

    “咔擦”一声,水阀的开关被人掰下。

    围绕在谭月周围的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上涨!

    谭月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只是舌头已经被拔掉了,只能发出一两个没有意义的音节,身上层层的铁链完全束缚了谭月,若是以前,她大可以运功震碎,只是现在筋脉全断……

    哗啦啦的水声不绝于耳,水位此时已经漫过了谭月胸口。

    谭月死死盯着外面的人离开的方向,知道最后一丝光亮消失。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胸膛仅剩不多的氧气被再三压迫,窒息感终于不可避免地降临……

    “郗儿,你是我们谭家的骄傲,要做一个听话的孩子,不要去碰那些权利争斗,乖。”

    母亲小心翼翼的面容越来越模糊,耳边亲切又卑微的声音渐渐远去。

    水牢里早已不见人影,只有一串气泡后的平静。

    意识一点点消散……

    难道,她就这样死了吗……

    “尊敬的宿主您好,这里是快穿打倒主角光环系统,您的任务是帮助反派获得胜利!我是您的随身系统您可以随意称呼我!”

    一道莫名欢脱的机械音在耳边响起,谭月一惊,最后一点氧气化作气泡上升。

    “咕噜噜……”

    “……好的!以后我就是咕噜噜,欢迎宿主!”

    电子音话音刚落,谭月就感受到一股大力撕扯着自己,一阵天旋地转,再回过神来,自己已经处于一片白茫茫之中。

    低头看了看自己半透明的身体,竟然干净的好像从未有过之前非人的折磨。

    “宿主您好!这里是系统空间!咕噜噜将马上安排您进入第一个……”

    又是那个欢脱的电子音……

    “等等!”

    谭月张嘴打断,毫不意外的是,她已经可以开口说话了。

    电子音闻声而停。

    谭月仔细回想了一下刚才在水牢里接受到的信息,短暂的震惊过后,很快接受了现实。

    毕竟她生前就是古武世家的大小姐,接触到的功法也是凡人想都不敢想的,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可以确定的是,正是因为这个劳什子系统,才有了她现在的状态,只是这个系统口中的任务……

    “我做任务,有什么好处?”

    若是就此只能成为任务机器,那还不如现在死了,也好过任人摆布。

    好在这个系统还有点良心。

    “最后的任务完成后,宿主可以回到原世界,做自己想做的事!”

    谭月闻言愣住……

    那不就是重生一遍吗?!

    谭月是古武界难得一见的天才,更是最大古武世家谭家的继承人,按理说应该一世风光,只是父亲早死,母亲身为一个凡人懦弱胆小,一直告诫自己忍让,可是她忍让了一辈子,到头来呢!

    那些伪善的面容在谭月眼前一一闪过,所有的关怀备至现在谭月眼里却都是不怀好意的伪装,直到记忆最后定格在那个窄小黑暗阴冷的水牢。

    那种溺水绝望窒息的滋味……

    谭月死死咬着牙,看着自己面前的一片虚无,声音缓缓而又坚定。

    “好。”

    “恭喜宿主做出正确决定!那么,第一个世界开启……”

    眼前蓦然一暗,一阵天旋地转,谭月终于落到了实地。

    准确来说,是躺在了实地。

    缓缓睁眼,入目是古色古香的床顶,隔着帘缦,家具摆设皆庄重精致。

    谭月静静打量了一圈,没着急起身,而是先在脑海里呼叫咕噜噜。

    “在的!宿主!咕噜噜马上给您传送这个世界的资料,还请做好准备!”

    哪怕有了心里准备,但是在巨大的信息量涌入的瞬间,谭月还是差点痛呼出声。

    就像是硬往脑子里塞进东西,谭月皱眉缓了好一会儿,才开始梳理得到的信息。

    谭月现在的身份,是相府家嫡女,拥有主角光环的女主是谭月的庶姐,重生而来,男主则是当今太子,上辈子对女主痴心,所以女主重生后对男主很好。

    原本的谭月是典型的恶毒女配,作天作地想抢女主的太子妃身份,但是人家男女主两情相悦,最后原身直接被炮灰。

    而现在这个世界里,谭月需要帮助的反派正是顶着纨绔帽子实则野心勃勃的五王爷萧雲轩,别看这位前期没什么戏份,几乎没有存在感,但是却是这个世界的最终boss,当然,也是被男女主合力干掉了。

    而现在,谭月穿越到了剧情的关键点,她的那位好姐姐已经在谋划怎么重新嫁给太子了。

    而今天,就是入宫参加皇后的赏花宴的日子,前几天女主已经和原身打了一个回合,可惜人家不仅有女主光环,心机也比原主高了不止一点,自然是原身落败,不仅被身为相爷的父亲训斥,还让女主谭琪有了参见赏花宴的名额。

    如果没猜错的话,谭琪就是打算在赏花宴上和太子萧君浩表忠心搞暧昧。

    谭月起身,唤来丫鬟梳妆打扮,不多时,镜子里本就娇艳可人的面容更加精致得体。

    嫡女就是嫡女,什么都是最好的,谭琪是庶女,就算能入宫又如何?也要有拿的出手的东西才是!

    谭月看着镜子中陌生的自己,缓缓勾勒出一个残忍不屑的笑容。

    谭琪穿着昨天晚上熬夜改好的衣服上了马车,本想趁机打个盹补补神,却没想到还没来得及闭眼,马车的帘子就再一次被人掀开了。

    来人正是谭月。

    谭月一边打量着谭琪一身的装扮,不禁在心里感叹女主的心灵手巧,当然也没错过女主眼底的警惕和防备,可是那又怎么样呢?

    就算她今天来者不善,一个庶女而已,还能怎么办?

    不过心里想归想,谭月面上还是挂着无懈可击的完美笑容,眼睛里闪着不谙世事的光彩,好像真的是一个天真烂漫的女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