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颜控的快穿攻略 > 第五章 纨绔王爷不容易(5)

第五章 纨绔王爷不容易(5)

    上辈子这个女主应该也吃够了自己身份不如人的亏,怎么这会儿还是往坑里跳呢?要知道她现在口口声声控诉的罪人是她的嫡女妹妹!别说谭月无罪,就算是有罪又怎么样?放在别人身上就是赐死的罪,在谭月面前也就不疼不痒而已!

    皇后也是清楚知道这一点,回头看了一眼谭月,递了一个安抚的眼神,这边也是看透了谭琪是个无可救药的,直接略过谭琪走向萧君浩。

    “本宫不知你一个庶女,有何能耐让郗儿存心陷害,只是本宫方才一路走来,未曾听见郗儿说过什么不妥的话!”

    “相反,若不是本宫看见你们二人……甚至不知你也是谭相家的!”

    皇后这番话看上去是说给谭琪听的,实际上却是对着萧君浩。

    而此话一出还有什么不明白?从始至终不过是谭琪在作死罢了!

    谭琪瞬间白了脸色,瞪大眼睛看向假惺惺挤出几滴“委屈”眼泪的谭月,道歉的话在嘴边酝酿了半天都没说出口。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不关谭月的事?!明明她……

    谭琪这幅深受打击的面容落在萧君浩眼里,后者真是心疼的不得了,只是现在当着皇后的面,还是只能忍着,俯首应是。

    皇后看见萧君浩服软,也没了心情纠缠,甚至连什么迎春宴都没心情开了,不过现在人一屋子人等着,皇后索性看都没看失了魂的谭琪,搀着侍女的手径直离开。

    萧君浩紧随其后,经过谭琪身边停顿了一下,到底是不忍心,侧身悄声说了句什么。

    谭月假笑送走太子,想了想还是走近谭琪。

    “姐姐这回的目的达到了吧?嗯?费尽心思和太子殿下说几句话?”

    “妹妹真替姐姐开心啊,只是现在皇后娘娘怕是不愿让你进场了吧?姐姐还是先回家的是!”

    “哦对了!马车只有一辆,不让姐姐辛苦些,走回家就是了!”

    走回家?!

    原来谭月之前竟然是这样的打算!

    谭琪猛然回神,含怒瞪着浅笑嫣然的谭月,却见对方丝毫没给自己开口的机会,转身离开。

    谭琪死死攥着袖子,忍着几乎脱口而出的话。

    她今天丢人已经丢的够多了!

    皇后抬眼,看见是谭月自己一个人进来的,眼底闪过一丝满意之色。

    这份玲珑心思才像样!

    也只有这份心思和身份,才能配得上太子妃的位置……

    皇后这尊大佛心情不好,底下的人也跟着噤声,这次宴会清冷得很,连之前谭月随便扯的谎都没机会圆,叶奂也还真就是走了个过场。

    宴会结束,谭月刚出了殿门,没走两步就被人拦住。

    谭月面上端着笑,实则心里不耐烦地快炸了。

    什么鬼?这个男主刚才一句话不敢说,现在来找她了?!

    萧君浩心里的火气憋了半天了,此刻终于逮着机会,说话间毫不留情面,张嘴就带着质问的语气。

    “你为什么要陷害琪……你姐姐?”

    谭月得到预料之中的质问,但还是十分不爽。

    这人是聋子还是瞎子?刚才皇后都亲口辟谣了!这人现在怎么还揪着这事不放?!

    谭月深呼吸,还不容易压住一肚子的脏话,谁知还未开口,两人的“友好会谈”就被另一道声音打断。

    “呦,太子殿下今儿个艳福不浅哪!让臣弟也沾沾喜气儿呗!”

    这欠揍的声音和语气,听得谭月眼角一抽,如果刚才是舌头痒痒想骂人,那现在就是拳头痒想打人。

    就连身为友军的谭月都这样想,可想而知被调侃的萧君浩又是个什么心情。

    谭月扫了一眼对面的人铁青的脸色,在心里幸灾乐祸地乐了一下,还是颇有些意外地看向来人。

    叶奂跟在萧雲轩身后,对上谭月的视线微微欠身行了一礼,现在周围又没人,谭月也懒得再装,点了点头算是回礼,一边还在心里感叹这一主一仆都是戏精。

    哦对了,她本人就是戏精,有什么资格吐槽别人。

    这么想着,谭月自己把自己逗乐了,反应过来收住了脸上傻里傻气的笑容,萧雲轩已经走到了跟前,加入群聊。

    萧君浩从小被寄予厚望,言谈举止都是君子之风,此刻看见萧雲轩站没个站样就觉得难受,连着说话都没几分好气。

    “五弟身边不是跟了个美人?怎么?美人永远不嫌多?”

    萧雲轩好像丝毫没听出来萧君浩的夹枪带棒,依然笑眯眯的,刚想点头顺着话头接下去,却被谭月抢了先。

    “嗯?郗儿多谢太子殿下夸赞!”

    “……”

    “……”

    “……”

    萧君浩震惊转头看向一脸天真无邪的谭月,这辈子都没见过如此……的女人!

    萧雲轩也是愣了一下,还是先一步反应过来,向身后的叶奂使了个眼色。

    叶奂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她算是看出来了,这个谭相家的嫡女,和她家王爷是一类人。

    “谭小姐,方才您说喜欢妾身的舞蹈,刚才宴会上没机会展示,不如小姐移步莺嫣阁,妾身为小姐献上一舞?”

    莺嫣阁?青楼?!

    谭月惊讶了一瞬,随即兴奋不已,她这做个任务也不能白来一趟啊!这可是传说中的青楼啊!

    “既然如此,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谭月笑得灿烂,叶奂也毫无破绽,萧雲轩也是没想到叶奂竟然找了这么个借口,不过还是反应过来,一脸遗憾地向萧君浩告别。

    萧君浩从未去过那种烟花之地,但是多少有点耳闻,此刻不由变了脸色,却未出声阻止,而是眼眸轻闪,似乎在谋划些什么。

    谭月跟着萧雲轩走了一段,眼看离宫门越来越近了,谭月自觉止步。

    “王爷就护送到这儿吧,马车就在前面不远处,两步就到。”

    原本还在纠结怎么和谭月解释的萧雲轩愣了愣,反应过来习惯性地揽过一边的叶奂,又扯起了纨绔子弟的大旗,张嘴就是调戏的话。

    谭月充耳不闻,目光落在了萧雲轩放在叶奂肩膀上的手,挑了挑眉。萧雲轩被这视线看得差点收回胳膊,好险稳住了,却听见谭月下一句开口,几乎僵在原地。

    “王爷觉得,我的身份,做你的王妃如何?”

    谭月含笑看着萧雲轩,却并不是只是为了调笑,毕竟萧雲轩现在的伪装,都是因为实力不够强大,若是能和当今权臣之首的谭相结亲,这剧面可就不一样了。

    按理说,百利而无一害的买卖,萧雲轩求的不就是这个契机吗,应该立刻答应了才对。

    只是萧雲轩回过了神,几乎不经思考就选择了拒绝。

    这下不仅谭月意外,叶奂也没有料到。

    却见萧雲轩这会儿好像忘了自己是个“谈恋美色的纨绔”,放荡不羁的笑里竟然带了几分认真。

    “小姑娘家的婚事还是慎重点好,毕竟可是一辈子的大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