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真不是木匠皇帝 > 第八百一十五章:全胜骑兵

第八百一十五章:全胜骑兵

    朱由校的意思被一五一十报给了勇卫营的总督陈策,当夜,他手中拿着皇帝写的关于线列战术的外文字,满脸皆是震惊。

    在他看来,这种战术相当于是眼下明军中已经普及的三段击战术的升级版。

    三段击确实不能继续再用了,三段击适用小规模战斗,但是就最近几年的战事来看,明军多是与伪金、蒙古进行大规模野战。

    随着天启一朝大力发展火器,到如今,几乎人人都已经知道,火器相比于冷兵器的优势。

    陈策作为禁军勇卫营的总督,皇帝身边的亲卫大将,自然更加明白火器时代的来临,已经无法阻止。

    既然无法阻止,就要积极适应。

    皇帝的这份所谓“线列战术”的构想很是给他以启发,陈策参加过的战斗不少,脑海中当即出现许多的想法。

    约半个月以后,朱由校正在西暖阁批阅奏疏,一名御马监小阉兴冲冲赶来,道:

    “陛下,陈总督请陛下前往演武场,说是有了新的战术奏请施行!”

    朱由校一听,心里很高兴,陈策到底跟了自己这么多年,还是有些本事的,立即起身前往演武场。

    最近这半个月,勇卫营几乎将京郊演武场给“霸占”了。

    由于在训练新式的线列战术,陈策也都是吃住在演武场,每天指挥,总算是有了些许感悟。

    由于皇帝出宫的步骤太过繁琐,朱由校再次选择微服骑马前往,只带着几名身手不错的侍卫。

    一路上京师人潮汹涌,各地的商人、旅客,蒙古人、朝鲜人,以及签订了贸易合约的西方各国商人和罗马传教士们汇聚在一起,喧闹不已。

    没有人注意到,大明的天启皇帝正一阵风似的从他们身边疾驰而过。

    刚出永定门,距演武场,还有数里,便远远能听见似乎是勇卫营正在操练的喊杀声,夹杂着枪炮的响声,使人心神激振。

    不经意间,朱由校的一只手紧了紧马缰,加快了速度。

    一行人很快来到演武场,陈策早得到皇帝微服前来的消息,正在等候,连忙迎上前来,行礼说道:

    “臣参见陛下!”

    “免礼,听说爱卿知道怎么操训线列战术了?”朱由校勒停马缰,翻身下马,将坐骑交给一名侍卫。

    陈策跟在朱由校身后进到演武场,挥手清理空中因大军行进而荡起的灰尘,说道:

    “回陛下,臣觉得既然要发展鸟铳手的线列战术,倒不如将线列战术与大明的步阵相结合,创造出一种全新的战法!”

    朱由校走得很快,直奔平日里陈策点将练兵的高台,陈策则是跟在身后,滔滔不绝的讲述自己这段时间来的想法。

    “往次的战斗,我军人数众多,但往往发挥不出优势,迁延日久,仅粮饷便是一笔极大的开支,臣想,能不能在日后作战尽量缩短战斗的时间。”

    “一次战斗,分出胜负的时间要在一个时辰以内,在这一个时辰尽可能对敌方造成杀伤,避免徒增消耗。”

    朱由校来到台子站定,扭头说道:

    “你的想法很好,但不要空谈,空谈误国,实干兴国,朕今日来此,就是要见见你这半月来的成果。”

    陈策点头,他也就等着今天。

    旋即,他跨前一步,面对正在操练的演武场内,大声喝道:“停止操训!”

    说完后不久,命令递次传下,偌大的演武场内,勇卫营各营纷纷停止操练,用飞快的速度排列整齐,望着上方。

    “陛下今日微服出宫,要看看我们号称京师禁军的勇卫营的操练成果,鸟铳队,上前!”

    一声令下,作为选锋而出的三千余人的勇卫营精锐鸟铳手小跑着从各营而出,列队在所有人最前方。

    他们的站队与以往三段击有些相似,但又完全不同。

    朱由校看着眼前只有两线横队的鸟铳队列,点头说道:“看来你是真看了朕给你的话,减少了三段击的纵深行列,加宽了横队的宽度。”

    陈策笑着点头,说道:

    “陛下一席话,于臣而言,振聋发聩!臣岂敢不遵,经过多日的操练,觉得此横队举堂堂大阵对敌,当有奇效!”

    “臣有两种作战之法,陛下请看。”

    陈策说着,转头面相场内,大声道:“作战对敌,举堂堂大阵,一击而求胜,当如何?”

    “列阵!”队列中的一名千总大声喊出。

    剩下两名千总都明白陈策下达的是什么命令,于是立即统御本部行动起来,三千名鸟铳手分列为三排。

    一直到现在,朱由校看到的都还是三段击的加长加宽升级版。

    但是很快,这次军事改革的成果来了。

    上百辆战车被勇卫营的步兵推到演武场上,号称“全胜车”,为军器司根据嘉靖年间名将戚继光所用正厢战车升级改制而成。

    军器司在月初请来了天下著名的战车专家茅元仪担任高级匠师,协助其编修新版《武备志》,并且许诺,一旦成书,即奏请皇帝,以《京报》刊行天下。

    在茅元仪的指导下,军器司将原本大明旧有的几十种战车重新分类,淘汰掉其中大部分,留下实战成果显著的战车种类,进行升级改制。

    留下的每种战车,都有其专门配合的兵种和战术,这新式的“全胜战车”,就是专为线列战术研制,与火枪兵相配合,在作战时起到保护的作用。

    全胜战车的侧面装有巨型盾牌,为辽东、朝鲜边境运送抵京的铁桦木所制,坚硬无比,经军器司实测,甚至可以近处抵御火枪的多次射击,刀砍枪刺,更不能伤及分毫。

    战车的车轮,为马尼拉岛上运送而来的热带雨林中的巴沙木所制,这种木材是世界上最轻的木材,结构却比较坚硬,用作车轮及战车其它部位正好。

    正是因为大明在马尼拉等地扩张的殖民地,使得军器司有许多原料用于选择,全胜战车不仅重量轻,铁桦制成的盾牌,更可以保障内中火枪手的安全。

    全胜战车每车可装载二十名火铳手并十名步兵,最主要的是,重不过三石,遇到险阻五、六人就可抬过。

    根据军器司的说法,此车造价低廉,尤其是巴沙木,马尼拉岛上就取之不尽,只有铁桦木盾牌比较稀缺。

    经过实战检验,全胜战车配合火器部队作战,成效显著。

    战时,可用数十辆乃至数百辆战车并肩衔接,配合大量火枪手组成车阵,步兵和火枪手相配合,这就是陈策提出的第一种战法。

    这不是朱由校给他的线列阵型,是陈策结合了现有明军的作战经验,想出来的另外一种。

    相比于一直以来,明军火枪手几乎完全暴露在地方骑兵和弓箭手的视野中,用胆量进行射击,这次战术的进步,是极其显著的。

    陈策见到步兵与火枪手全都藏在战车中,一声令下,场中即是铳声大作,轰鸣炸耳。

    随后,冲数十辆全胜车中冲出几百名配备尖长矛的勇卫营步兵,对前方假象的敌军骑兵进行挑刺攻击。

    这些兵士使用的长矛,也是为车营作战而特制,只有全胜战车上的步兵才会装备,不会大规模装备于各地明军。

    陈策看着眼前,转身说道:

    “陛下,我军此后作战,若想无望而不利,步兵、战车和火枪手配合只是其一,还要学习戚家军的建制,让每支部队都有专门的医官和辎重队伍。”

    “最重要的,还是骑兵,我们要组建一支专门配合步兵野战的骑兵,如此一来,必定战无不胜,还请陛下三思!”

    朱由校闻言,细细思索一阵,道:

    “骑兵倒也不是不行,眼下蒙古各部尽皆臣服于朕,每年供奉的上好战马,留着也是留着,用来组建骑兵倒也不错。”

    “那这支骑兵就叫…全胜骑兵好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