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真不是木匠皇帝 > 第八百一十六章:买不到的,就去抢

第八百一十六章:买不到的,就去抢

    “上前!”

    陈策大声喊出,三千名选锋鸟铳手便纷纷再次上前,这次,他更增加了横队的宽度。

    三千名鸟铳手每一千五百人为一队,列成两个横队,很快,场中便是轰鸣作响,一千五百颗遂发火枪的铅弹向前方的草人进行密集射击。

    很快,草人变得千疮百孔。

    如此密集的横队射击,数百个草人没有一个的身上不被倾斜了许多铅弹,线列战术,实际上就是三段击战术的升级版。

    原本明军的三段击,纵深太长,而宽度不足,朱由校在手书中给陈策列举了一场战斗的假象情况,让他减少纵深,加大宽度试一试。

    说白了,这次军事改革,是针对如今明军火枪部队的,除了第一种的车营混合战术以外,就是重新规定了三段击的纵深和宽度。

    将来,朱由校还会让兵部拟定一份《鸟铳线列战术操典》,让京报出版,先行发往九边。

    朱由校想着,要对《鸟铳线列战术操典》每隔三年进行重新修订,此后这必须成为定制。

    自操典发行之日起,正式的大明官军火枪部队就必须依此重新进行建制、操训和作战。

    以往火枪部队杂乱无章,各地官军火枪部队往往作为附属部队,没有一种真正的军服,就连鸟铳质量也都参差不齐。

    作为大明真正意义上第一个正式针对火枪部队的操典,这正说明了火枪部队在大明军队中从附属物,真正成为主力。

    等到操典发布,朱由校会令有司为正式的官军火枪部队下发新的制式衣甲,九边所有的火枪部队正在使用的鸟铳都会被军器司分批次回收,换成最新的遂发鸟铳。

    历史上,欧洲的线列步兵十分耗钱,所以减少纵深,加大了宽度,增加一次排枪齐射的威力。

    但是对大明来说,这并不算难题。

    朱由校手中的大明人多,钱也多,遂发枪历经多年推广,在官军中早已经不是个稀罕物。

    勇卫营完全可以从九边继续选锋,将火器营的鸟铳手扩充至一万,甚至于两万人的规模。

    在大型战场中,每两千名遂发鸟铳手为一个横队,宽度将是以往明军的数倍,他们列为十个横队,使用三段击战术,进行连续不断的密集火力射击。

    足足两万人的火枪部队,就能组成十排以上这样的火枪横队,足可以保持压制性的火力射击一直连续不间断。

    朱由校想到这里,嘴角忍不住上扬,天底下不会有任何一支部队能挡住这样的大规模射击。

    如果有,再加上陈策提出的车营和骑兵部队,进行多兵种配合作战,明军会无往而不利!

    “陈策,你做的不错,朕心甚慰!”朱由校点了点头,走到台前,望着正将目光整齐望过来的勇卫营将士,大声道:

    “这次兵事改革,陈爱卿是得了朕的授意,看来三段击不能再用了,要把它变成十段击!要把它的宽度增加几倍!”

    “朕要在勇卫营大规模扩编鸟铳手,组建全胜骑兵队,于天下广招弓马娴熟郡国羽林之材勇。”

    “回宫!”

    “万岁!万岁!”看着皇帝一行人出了演武场,陈策总算松出口气,向一旁喃喃道:

    “看来以后火器,才是作战的主力啊。”

    一旁副将点头,说道:“火力的威力,在作战时我们都见识过,陛下大力发展火器,乃是圣明之举。”

    “只是…”说到这,他嘿嘿笑了一声,“总督,咱们都是勇卫营的老人了,全胜骑兵队的队长这缺…”

    看副将那副样子,陈策也笑道:“别扯蛋,全胜骑兵队要在九边各地组建,选任精锐中的精锐,真想当这差,得靠本事夺。”

    副将点头,脸上还在笑着,眼里却显得十分认真。

    ......

    刚刚回到西暖阁,朱由校便把想法一一告诉给司礼秉笔太监王承恩,让他拟定几份旨意。

    “这份,你发给兵部和五军都督府,要他们与陈策一同拟定《鸟铳线列战术操典》,然后呈给朕看。”

    “这份,你发给内阁,昭告天下。”朱由校靠在御座上,道:“全胜骑兵队,先不推到全国,在九边试一试。”

    “还有这次的兵事改革,全都先在九边试,然后再在畿辅推行,进而推广到全国的卫所。”

    王承恩不慌不忙的连连点头,道:“陛下,可还有什么吩咐,奴婢一并都让司礼监告谕各部。”

    朱由校一抬手,笑道:

    “倒还真有件事,朕想着,既要正式组建火枪部队,火枪部队就要在各地重新组建,招募人选,也要有自己的衣甲和旗仗。”

    “你派人去一趟二十四衙门,不论先前他们是给王公干活还是给宫里做活儿,都给朕停一停。”

    “让他们先给火枪手和全胜骑兵各弄出二十万套制式的战衣、钟鼓、旗仗来,要与步兵的不同,有火枪部队的特色,完事朕要亲自检阅。”

    “制式盔甲嘛,就交给军器司设计,光好看不行,得实用。马尼拉、佛朗机、尼德兰、不列颠…,这些地方来的货物随他们挑,什么不够买什么,朕现在最不缺的就是钱。”

    “要是实在太稀缺,告诉朕那玩意儿的源头在哪儿,买不到的,朕就派登莱水师去抢,再建立一条海上贸易线路。”

    “你听没听明白?”朱由校看着一脸懵逼的王承恩,露出了不满的神色,后者闻言,连忙说道:

    “听、听懂了,奴婢全都记住了。”

    “来你给朕重复一遍!”

    朱由校黑着脸盯了王承恩一会儿,没成想这小子还真都全记住了,这记性,委实不赖。

    待王承恩全都说完,朱由校脸上这才多云转晴,宽慰道:

    “司礼监这次的人手要是不够用,就到王体乾的御马监拉人凑,不用给他什么好脸色。这些日子,往各部院多跑跑,勤催催,不催他们不知道干活。”

    “兵事改革,这是头等大事。”

    王承恩连忙点头,心里盘算着皇帝说的事情,连忙跑出西暖阁来到司礼监,找到正当值的太监们,一件件的吩咐下去。

    他刚走不久,魏忠贤走了进来,一脸紧张道:

    “爷,孔府的事儿,查出眉目了,关系重大,奴婢不敢擅专,还请皇爷秉断。”

    朱由校早就憋着一股劲儿想办了孔府,给造谣者们迎头痛击,闻言脸上兴奋的神色一黯,手指敲了敲桌案,点头道:

    “你说吧,什么事都有朕做主呢,把孔府这些年干的破事,一五一十都报上来。”

    魏忠贤走进来,令王朝辅屏退小阉,也示意他出去,待暖阁只剩了皇帝与自己,方才说道:

    “魏希孟去孔府拿到孔氏家训,这几月以来,番子们逐字比对,发现有大量与《皇明祖训》、《大明会典》的巧合之处,依此宣告天下,便足以当做孔府僭越犯上的证据!”

    “皇爷,孔氏虽为圣人之后,家训却与皇家祖训如此相似,如此岂不是目无皇朝,自比天子么?”

    实际上,何至于自比天子,在孔家看来,朱家此刻虽是皇族,却不过是天下间的过客。

    历朝历代,李唐蒙元赵宋,以至于如今的朱明,起起落落,唯有他们孔氏,延续千年,当为天下第一大族。

    朱由校冷哼一声,沉声道:“行,有口实能办他就好,接下来呢?你们东厂不会就查出这点儿东西来吧,直接说重点!”

    “孔府与鲁王府往来甚密,臣查到,鲁王一藩包括本家在内,多支分系都与孔家结带姻亲。”

    “这两家一个在兖州,一个在曲阜,一个以王田为说辞,一个以朝廷拨给的祭田、学田等为借口,圈占了山东大片土地。”

    “仅孔府,圈占土地就在三千大顷以上,鲁王府可能更多!老奴清楚记得,太祖爷爷曾有明旨,要孔府诸田,不得超过两千大顷。”

    “凭此一条,孔府可灭!”

    说完,魏忠贤匍匐在地,不复再言。

    朱由校也是深呼口气,先前想到孔家店很可怕,却没想到,他们明里暗里侵占了这么多的官田、民田。

    怪不得曲阜那个可比一州的县地,竟然穷成那样。

    这可真是天下间的毒瘤,涂毒一方,留着他们只有祸害而没有于自己的利益,到现在,总算是铁证如山,不灭不行了!

    7017k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