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那些我们遗忘的旧时光 > 第一卷 都市篇——你若盛开,蝴蝶自来 第十二章 他懂她

第一卷 都市篇——你若盛开,蝴蝶自来 第十二章 他懂她

第一卷 都市篇——你若盛开,蝴蝶自来 第十二章 他懂她 (第1/2页)
  
  芳菲四月,春意盈盈,镜湖两岸,柔丝万千。
  
  一阵清风拂过,千株垂柳,竞相摇曳,半湖春水,熠熠生辉。
  
  置身其中,恍然有种“人在卷中走,水在画中流”的错觉。
  
  湖畔的长椅上,叶润秋没精打采地玩着手机,时不时向程程发个消息,追问领导的位置。
  
  程程模棱两可的回复让她头大如斗,她一时也琢磨不透领导的心思,索性坐在那一边想着对策,一边与傅雨辰周旋。
  
  不远处,傅雨辰双手插兜,站在水边,静静地欣赏着此间的静好。
  
  兴许在大都市待久了,他对这种诗情画意的情境,也有一种莫名的青睐。
  
  也不知站了多久,傅雨辰指了指湖心的几只黑天鹅,颇有雅兴地说道:“水中无日月,冷暖鹄自知,有时候也挺羡慕它们的。”
  
  叶润秋本就有些郁闷,一见到他这么快活,气更是不从一处来,“每天都被圈养的生活有什么好羡慕的?”
  
  她是以鹄自比,既同情它们的遭遇,也感慨自己的身不由己。
  
  此情此景之下,她这种行为无异于焚琴煮鹤!
  
  但傅雨辰却毫不在意,他回过身,一脸淡然地问道:“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她当即反驳道:“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
  
  闻言,傅雨辰嘴角一翘,清秀俊雅的脸上勾出一丝的奸诈,“你是想和我来一场辩论吗?”
  
  被他盯得脸一红,叶润秋咬了咬嘴唇,“听你的意思,我是没有资格和你辩论吗?”
  
  面对她的质问,傅雨辰显得十分从容,“那听你的意思,如果不和你辩论会是我的损失咯?”
  
  四目相视,叶润秋与之针锋相对,“可听你的口气,你对这场辩论持怀疑态度,甚至不屑一顾。”
  
  傅雨辰不以为意地笑了笑,不仅没被她的思维左右,反而来了个釜底抽薪,“可你给我的感觉,你对这场辩论更是可有可无,甚至想逃之夭夭。”
  
  一句话说的她哑口无言,可她不喜欢他那种胜券在握的样子,立刻反驳道:“别说的你很了解我!”
  
  “你不信?”
  
  “不信。”
  
  “那我说说看。”
  
  “可我不想听。”
  
  “你怕了?”
  
  “我怕?”她冷笑一声,“我为什么要怕?”
  
  “因为。”他顿了顿,迈着步子走向她,几步就到了她跟前,“你怕我了解你。”
  
  她撇撇嘴,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虽然知道你这是激将法,但我偏不信你能猜透我的心思。”
  
  “所以?”
  
  “所以,你可以说来听听。”
  
  “那我说对了有什么好处?”他嘴角噙出一抹微笑,似乎早就在这等她了。
  
  她皱了皱眉,“你想要什么好处?”
  
  “一顿饭。”
  
  “一顿饭?”
  
  “对。”
  
  他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亲手为我做一顿饭。”
  
  “就这?”
  
  “嗯。”
  
  “没问题。”
  
  叶润秋答应的干脆,可转瞬又补充一句,“如果没猜对呢?”
  
  “那我请你吃饭。”他说的理所应当。
  
  一人一顿,听起来很公平,但叶润秋总有种被套路的感觉,她摇摇头,“这不行。”
  
  他却莞尔一笑,“那你还想干什么?”
  
  一句指向性的话被他说的毫无违和感,可她无福消受这种阴阳怪气,抿抿嘴,一脸严肃地问:“你以为呢?”
  
  “我以为的多了。”他不咸不淡地笑了笑,“比如......”
  
  “闭嘴!”
  
  已经猜出了他的下文,没等他说完,她就打断道:“傅雨辰,你这个样子哪里像个总裁?”
  
  简直就是童心未泯!
  
  “那总裁应该是什么样子?”他眯了眯眼,一脸疑惑地问道。
  
  有种被他强撩的感觉,她愤愤地说道:“至少不是你现在这个样子。”
  
  像个登徒浪子,更像个无赖!
  
  “我倒不这么认为。”
  
  说着,他款款坐下,就坐在她旁边,“商人也是人啊。”
  
  如果在亲近的人面前还不能卸下所有的伪装,那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侧过身,不经意对上他的目光,叶润秋突然有点不知所措。
  
  只觉脸有些发烫,她本能地别过头,移开视线,嘟囔道:“要说话就好好说话,有什么好看的!”
  
  “好看!”
  
  傅雨辰随口应了一句,眼见她脸红到了脖根,又打趣道:“别误会,我说这树上的花开的好看。”
  
  “我没你那么自恋!”
  
  她撇撇嘴,一脸鄙视地说道:“你还说不说了,不说我可走了!”
  
  作势要起身,傅雨辰却伸手拉住了她,她连忙甩开,顺带着往旁边挪了挪,“松开,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
  
  说话间,还有意无意地往四周打量一眼,看不出开心还是抵触!
  
  傅雨辰被她逗乐了,眉眼弯了弯,随手递来了一根棒棒糖,“喏。”
  
  见她不接,傅雨辰直接塞她手里,“还怕有毒?”
  
  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有这个,叶润秋没好气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妻子的欲望 妻子的秘密 火车上的激情 妻子的私密生活 黑色丝袜 邓丽君再来 妈妈喊你回家吃饭 黑丝袜 红色大导演 穿越到崩坏3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