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这个修行世界不太正常 > 第两百五十二章 成名

第两百五十二章 成名

第两百五十二章 成名 (第1/2页)
  
  “这小东西就是神祇的权柄?”吴小冉有些好奇的想要凑上前。此刻他们已经离开景国皇宫,回到了赵无涯的宅邸,而眼前在桌上摆着的这枚小巧铜铃,便是景从云在切磋结束后赠予陆川的赌注。
  
  景从云并没有藏私,坦白地告诉陆川这枚铜铃他最好是不要亲自用,他毕竟修为还只是灵动境,既不通神意,又没有超凡神性,贸然动用很容易伤到本源。
  
  陆川接过铜铃的时候眼睛都直了,铜铃铜币,光看外表就极为相似,只不过他拿着铜铃里外里看了一圈,也没找到上面有像铜币哥一样刻了字。
  
  他不由地想起林玄野猜测陆长生曾经斩杀过神祇,如果真如林玄野所料,那么铜币哥或许就不是什么金手指,而是某个死于陆长生之手的神祇的权柄,同时又是陆长生留给陆川的遗物。
  
  更加耐人寻味的是,当他拿到铜铃的时候,铜币哥表达出了许久未出现的渴望,同时陆川又感知到了非常熟悉的危机感,差点下意识做出了闪避动作。
  
  他不得不怀疑铜币哥是不是精神分裂了,又想吃又害怕的,难道它意思是让它吃上一口,陆川死了也值得?
  
  但不管怎么样,吃是不可能吃的,铜币哥吃东西基本上不可能吐出来,他要是真把悲之权柄吃了,别说景国人,连乌托邦人都会觉得他有问题。
  
  一个用不了不敢吃还有危险的东西,陆川毫不犹豫地交给了焦北川,请大佬代为保管,同时也提醒了对方这个东西可能有危险。
  
  焦北川当时就神情怪异的看着陆川,你把宝贝给我我倒是挺高兴的,但是你为什么不给老余给我呢,合着我就不怕危险是吧?
  
  “对,想哭一场就让别人帮你催动神意摇一摇,效果还挺好的。”程冠学笑道,然后指了指边上泪痕未干的唐晨。
  
  林玄野也对神祇的权柄非常感兴趣,此刻他正在桌边小心翼翼地触碰这铜铃,发出极为细微的轻颤,然后林玄野自己也浑身轻颤了一下,随即一脸嫌弃地退到了远处。
  
  “挺有趣的,刚才试了一下,基本上所有的精神防护都不能有效屏蔽,而且这东西似乎也不会引起任何元气波动,不过现在我们还在人家的地盘上,也不敢做大规模的测试来验证它的能力。话说陆川反正你也用不了,要不然先租给我们军事部玩一段时间如何,报酬肯定让你满意。”金南宙有些惊叹,他马上就想出了无数种在战场上应用这个小东西的方案。
  
  “抱歉了金叔,张部长对悲之权柄也非常感兴趣,我刚答应他回去之后先给他研究一段时间”
  
  “别!你再考虑考虑,老张太喜欢拆东西了,他那个金手指不知道拆了多少宝物装不回去,他还非要说自己没装错。”金南宙毫不留情地拆穿张三问的黑历史,早些时候张三问也得到过不少宝物,为了探究宝物的原理,往往会先把宝物分解了再给装回去,结果装是装回去了,宝物却失去了灵性。
  
  “那也没办法,谁让他是我老板呢。”陆川摊了摊手。
  
  “今天过后,陆川你怕是要名动青鄄了,天下第一剑修亲传,轻取景国天骄,赢下景皇赌注,还得了公主青睐,就刚刚一小会我就收到了许多私联,想跟我打听你的联系方式呢。”
  
  “什么名动青鄄,我估计都是想加我微信然后骂我几句的。”陆川笑道,屋里的众人也都笑了起来。
  
  “打得挺好的,最后那一下也挺好,我还以为你真要用那一剑呢。”余欢拍了拍陆川的肩膀,他对自己这個弟子自然是一万个满意。
  
  陆川今天最后所说的自己的剑并非虚言,他自从醒悟了自己和余欢的不同之后,一直在探寻威力更强的剑式,走出属于自己的剑道,这段时日也和余欢互相讨教了许多。
  
  “咱们这趟是来搞外交的嘛,真把景国人碾压了我们自然是痛快,焦叔那边的工作就难做了,不值当。”陆川一句话打开了格局,焦北川自然是对他赞口不绝。
  
  只有唐晨一脸的疑惑,你们的脑子都是怎么长的,就打个架而已,又是藏招又是故意恶心人,连怎么赢都要想那么多的吗?
  
  陆川确实是一战成名,不过比他剑术名气更大的却是他那张破嘴。这张嘴一是能骂,二是能模仿别人的声音,此战能轻易取胜,陆川的嘴占个一半功劳应该不为过。
  
  现场的记者们将陆川边打边骂的台词发到了群里,乌托邦的小伙伴们将自己代入到楚山海的视角,纷纷表示如果是自己的话心态肯定已经被骂崩溃了,惊呼原来之前在军事部切磋对战的陆川并不是完全体。
  
  陆川和景雨虹的绯闻,陆川击败景国天骄楚山海,陆川获得神祇的权柄,整个群里都是和陆川有关的消息。
  
  大家在闲聊之余难免会聊到一个话题,陆川的金手指到底是什么,以至于景从云愿意拿神祇的权柄来做对等的赌约。
  
  之前流传的陆川金手指是回溯场景,这样的能力显然只是个幌子,而陆川的金手指保密级别如此之高,甚至官方都放出假消息来配合掩盖,这就让事情变得更加有意思了。
  
  不过大家也都能猜得到,陆川的金手指肯定是跟天选之殇有关,大多数人虽然好奇,但也都知道好奇心害死猫的道理,明摆着陆川和乌托邦都不想公开还非要打探,那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嘛。
  
  刘明江收到金南宙消息的时候同样感到诧异,军事部可能遭到景国渗透的消息很不可思议,但即便是刘明江也不可否认,这种可能性确实是存在的。
  
  然而没过多久,金南宙便又发来了消息,将这个可能性划成了确定。陆川给出了明确的答复,景从云在今天切磋之前就知晓了陆川的战斗风格。
  
  这样的答案更是让这位乌托邦的军事部长心生忧虑,景从云既然有办法知道陆川的战斗风格,那他便极有可能也知道了乌托邦想要进攻耀国的计划。
  
  然而从最近收到的情报来看,景国和耀国却都没有太多的动静,不知道是情报还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妻子的欲望 妻子的秘密 火车上的激情 妻子的私密生活 黑色丝袜 邓丽君再来 妈妈喊你回家吃饭 黑丝袜 红色大导演 穿越到崩坏3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