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北朝帝业 > 0461 金玉良缘

0461 金玉良缘

0461 金玉良缘 (第1/2页)
  
  独孤信宅中,家奴再来入告迎亲队伍已经抵达,众宾客们才意犹未尽的离开这座射堂,各自返回中堂内坐定下来,及至见到身着簇新吉服的李泰行入堂中,眼神顿时都变得热切起来。
  
  李泰登堂之后,先向丈人见礼,而后又共在堂宾客们逐一礼见。当他视线在这些人身上划过的时候,也不由得感慨自家丈人真是交游广阔。关西诸方势力形势虽然错综复杂,但没有一方是独孤信所不熟悉的。
  
  北镇武人们自不必多说,李虎、侯莫陈兄弟包括跟自己有点不对付的赵贵等等,如今都在堂中分席而坐。元魏宗室、长孙家等勋族也都没有缺席。关西当地的弘农杨氏、京兆韦氏、京兆王氏等也各有族人列席。河东柳虬这种本就独孤信旧属者,当然也都在此。
  
  往常他已经颇感独孤信人脉之强,到了今天这样的日子,感受不免更加的直接,自家这个老丈人可真是一个活脱脱的交际花,给后人积攒下一个堪称丰厚的人脉宝库。
  
  且不说李泰心中的感慨,在堂这些宾客们望着他的目光也多有垂涎,尤其那些有份参观独孤信射堂的宾客们,眼神则就更加的炽热。
  
  西魏的军械供给相当一部分需要靠自筹,哪怕是诸中军督将们,如果想为自己的亲信部曲和精锐部队更换更加优良的武装,也是需要自己想办法。
  
  独孤信家射堂中所陈设的武装种类之繁多、品质之精良,自是有目共睹,任何一件拎出来都可谓是攻防之宝器。
  
  所以当下在众人眼中看来,李泰不只是一个俊美无俦的新郎官儿,更是一个令人垂涎三尺的移动军火库!
  
  若能从他那里访求一批优良的军械武装,即便是不能全军换装,哪怕仅仅只是武装一支精锐的作战小队,投入战斗中想必也能颇收奇效啊!
  
  怀有这样想法的人不是少数,故而当众人在同李泰见礼时,也都少有促狭调笑之态,而是态度端正、客气中又透露出几分殷勤热情。
  
  独孤信本就颇有醉意,因见这婿子丰神俊朗、待人接物也都从容得体,心中更觉喜爱,便自席中站起身来拍手笑语道:“今日诸位亲友齐聚一堂、贺此新喜,新人既已登堂,须得致谢一番,便且歌舞一曲,以愉亲友!”
  
  李泰自知今日前来迎亲,难免是要遭受一番刁难,故而也是有所准备,但却没想到率先起哄的竟是这个对他越来越关怀体贴的丈人。
  
  不过他这里还没来得及回应,本来端坐席中的侯莫陈崇便站起身来,端着酒杯对独孤信笑语道:“今日两家情义喜结,所以群徒闻讯登门来贺。伯山他连日来筹备婚礼、心力用多,好不容易行至今日良辰吉时迎娶新妇,礼程尚未过半,后续仍有诸多繁忙。某等既非登门滋扰的恶客,歌舞自娱即可,不劳新人使力!”
  
  说话间,侯莫陈崇还递给李泰一个浓浓的关切眼神,那含情脉脉的眼神瞧得李泰心中都顿觉恶寒,而侯莫陈崇却已经是一手端着酒杯于席中引吭高歌起来,唱着一支流传在漠南武川、语调欢快的鲜卑牧曲,在场其他宾客也都陆续唱应起来,各自载歌载舞,果真是自娱自乐、悠然自得。
  
  李泰乐得坐在一边旁观,看着群众载歌载舞、偶尔还有人向他抛媚眼,心中自是有些诧异。
  
  他的人脉说好也好,说不好也就那么回事,相熟者多,得罪的也不少,就拿这替他解围的侯莫陈崇来说,之前还因在于家婚礼上侯莫陈崇拿雕阴刘氏来威胁自己而有龃龉,倒是没想到做了独孤信女婿后,这些镇兵们都对他包容且热情起来。
  
  此间堂内载歌载舞、宾主尽欢,但后堂那里催妆请行的场面则就有点混乱不堪。
  
  原本下午时李泰遣员告知傧相中临时增加两员身份特殊者,独孤信家里也及时调整了此间的布置,撤走原本安排的许多家奴仆妇,并且有鉴于之前李礼成婚礼的教训,不让太多宾客家奴进入内堂范围,保证此间不会有太多阻滞变数。
  
  但家奴们可以限制进入,总不能将那些宾客家眷们一并逐出。尤其今日贺客众多,京中人家多有登门,以至于城郊上巳节春游的风光都大有失色,故而留于后堂观礼的女宾们数量也是非常的多。
  
  初时这些女宾们还算安静,各自聚坐在阁楼廊厦之间,谈论着今天这一场婚事并闲话日常。但是随着时间渐近傍晚,迎亲时刻将近,气氛便也渐渐热闹起来。
  
  等到迎亲队伍入门,傧相们被引至此间门外,原本是几请几却旋即便入内催妆的流程,但是见到内院里居然没有安排什么阻却的家奴阵仗,宾客们还以为是主人家忙中出错的疏忽,女宾中便不乏活泼好动的女子持着锦杖去助阵阻却。
  
  有人带头做出表率之后,局势很快便一纵难收,越来越多少女宾客加入进来,各自嬉笑着持杖阻拦傧相进入。等到庭院内外人察觉有不妥,这门户之见已经聚集起了百数名年轻女子,莺莺燕燕好不热闹。
  
  这些少女宾客们本非寻常奴婢,都是京中时流诸家的女公子们,各自彩裙精饰、秀丽可观,这么多人围堵在门户之中,一眼望去也称得上是一副美观动人的画面。
  
  而她们各自手中挥舞着的锦杖,也都是彩帛匹练缠裹起来的软杖,而非那种兜头敲下能把人砸的脑浆迸射的铜环铁杖,纵然击打在身上,也只是欢趣多却并不疼痛。
  
  最开始诸傧相们对这道防线也是不以为意,元廓和宇文毓身份特殊,自是不方便冲锋在前,若干凤则当仁不让的站起身来,拍着胸口大声道:“阿兄他教养我多时,正当用在此日!凭这些柔弱女子,岂能阻我阿兄迎娶新妇?诸位稍待片刻,让我冲破阵仗!”
  
  作此一番宣言后,他便跺脚大吼一声,两臂曲起护住头脸,两腿发力便向对面冲去。待入近前,便有数根锦杖向他砸来,但这些轻飘飘的软杖自然乏甚威力,完全没能阻住若干凤前行的步伐。
  
  那些女子们当然也不能真的以身体做藩篱,眼见若干凤这么楞头直撞过来,当即便都抽身推开。
  
  门外其他几名傧相眼见若干凤就这么直不楞登的冲进脂粉阵仗中,不免嬉笑着拍掌喝彩,也都各自大生意动之色,各自青春年少,谁又不慕少艾?
  
  正当他们也自打算冲进那脂粉阵中时,便听到人群里若干凤忽的惊呼一声,竟被一少女撩起腿来踢翻在地。他这里失手跌倒,方待挣扎起身,数不清的粉拳秀腿便疾风骤雨般劈头盖脸砸落下来。
  
  阵仗外少年郑权已经冲到了半途,眼见若干凤身影瞬间没在涌动的衫裙彩帔之间,当即便收住冲势,讪讪向后退去。
  
  而那刚刚才受此氛围感染而流露笑容的皇子元廓更是惊得直抽一口凉气,望向左右同伴惊声道:“这些女子竟然这般凶恶,这怎么能冲得过?”
  
  过了好一会儿,若干凤才又从人群里挤了出来,衣饰都颇显凌乱,哼哧哼哧一脸气急败坏状,回望那些拦路女子们哼哼道:“这番败绩不只寡不敌众,我亦不惯向女子使威,但使你等父兄在此,哼……”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妻子的欲望 妻子的秘密 黑丝袜 哥哥妹妹大乱战 黑色丝袜 火车上的激情 妻子的私密生活 邓丽君再来 妈妈喊你回家吃饭 不科学御兽